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九十七章 明德参军

    夜,左拥右抱的宇文温睡得正香,还做起了梦,一个光怪陆离的梦。

    前年末,他遣使前往波斯和罗马,以高科技武器进行恐吓,又许以重利,软硬兼施调停两国的战争,以便大家一起发财。

    因为道路遥远、任务艰巨,预计使节最快都要到今年夏天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他梦到回来的使节,带来了一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波斯和罗马,宿怨颇深,所以不顾周国使节的调停,依旧大打出手,波斯国的万王之王,恼怒周国向罗马销售神兵利器,弄得波斯大军伤亡惨重,便将周国使节游街示众,然后当众烧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派遣水师拦截周国海船,杀人夺货,中断与周国的贸易,声称若再有周国船只过来,别想有一个活口回去。

    使节带回来的坏消息,让宇文温气得差点爆血管,于是他想出了阴招,那就是向波斯销售鸦片。

    这办法不错,周国的鸦片在波斯深受欢迎,其国内很快就鸦片馆林立,而鸦片贸易的利润,比起之前两国正常海贸的利润高了几十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波斯国的万王之王下令禁烟,将国内所有鸦片馆拆除,又将大量鸦片集中于著名海港“东方之门”当众销毁,是为“东方门销烟”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周国朝野震动,政事堂决议,宇文温批准,朝廷派出蒸汽船舰队,运载兵马五万,远征波斯,是为“鸦片战争”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风高浪急的上午,突破波斯水师拦截、进入波斯湾的周国蒸汽船舰队,对波斯国进行划时代的远距离攻击。

    “黄州鹅”号航母上,牛皮筋动力的螺旋桨轰炸机轰鸣着,经由牛皮筋弹射器弹射、起飞,排成壮观的轰炸机群,满载着“猛炸药”炸弹,飞临波斯国都泰西封上空。

    应征入伍的皇子宇文维新,也驾驶轰炸机参战,并且率先投弹,随后泰西封全城被浓烟和火焰笼罩。

    返航途中,宇文维新的座机出现故障,打着转下坠,宇文温急得大喊,却喊不出声,自己也跟着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耳边传来女声:“二郎!二郎!醒醒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从光怪陆离的梦中醒来,睁开眼,却见眼前是杨丽华,对方正轻轻摇着他并低声喊着,让他“醒醒”。

    “别闹,明日还要上朝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哼哼着,翻了个身,背对着杨丽华,正要继续睡,结果眼前又有人在低声喊着“醒醒”,还轻轻摇他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却是萧九娘。

    今夜宇文温让杨丽华和萧九娘选了御舟船舱“户型”,随后和两位佳丽共赴云雨,尽兴而眠,眼见着这两位又开始摇自己,宇文温索性仰面躺好。

    他有需求,佳丽们当然也有,作为夫君,必须尽义务,再说了,男人不可以说不行,于是宇文温喃喃道:

    “来,坐上来,自己动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丽华见状觉得有些好笑:“二郎说什么呢,是有紧急军情啊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宇文温有些迷糊,听得杨丽华又说了几次“紧急军情”,很快清醒过来:“什么紧急军情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烛光下,睡眼惺忪的宇文温看着“紧急军情”,这军情经由飞鸽传书,从千里之外的沙州抵达长安,然后密文所写内容翻译成明文,送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既然来自沙州,自然和西域局势有关,而宇文温去年在沙州布置了一番,要进一步搅乱西突厥国内局势,所以,这军情必然和西突厥局势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宇文温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去年,他以李靖为行军总管(对外称安抚使)、兵部侍郎韦云起为行军总管长史,率精锐骑兵四千,驻扎沙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脱离西突厥控制、自立铁勒汗国的契苾部、薛延陀部,得周国的武装,开始掺和西突厥内部的纷争。

    西突厥如今的大可汗,是泥撅处罗可汗,因为统治手段过于粗野(残暴),所以其他小可汗们心怀鬼胎,铁勒各部也心怀不满。

    泥撅处罗可汗眼下面对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那就是射匮可汗,射匮可汗为前任西突厥大可汗、达头可汗之孙,获得许多西突厥小可汗的支持,实力非凡。

    从地理角度看,若以泥撅处罗可汗为中心,其东面为周国的安抚使(行军总管)李靖,南面为自立汗国、与其有仇的铁勒契苾部、薛延陀部。

    西面,是实力越来越强的射匮可汗,三方合力,折腾泥撅处罗可汗。

    宇文温交给李靖的任务,就是适当介入西突厥内讧之中(泥撅处罗可汗和射匮可汗内讧),以铁勒契苾部、薛延陀部作为“搅屎棍”,把西突厥国内局势搞得更乱。

    大幅消耗西突厥的国力。

    这一战略的要点,在于周军明面上不要出头,免得激起西突厥国内敌意,以至于放下纷争,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如何用好铁勒契苾部、薛延陀部这根“搅屎棍”,全看李靖的功力。

    差不多一年过去,铁勒契苾部、薛延陀部,趁着泥撅处罗可汗和射匮可汗斗得难分难解之际,狠狠的在泥撅处罗可汗腰部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腹背受敌的泥撅处罗可汗,形势急转直下,眼见着部众人心浮动,射匮可汗得势不饶人,泥撅处罗可汗走投无路之下,率部撤到高昌国。

    然后遣使到沙州,找正在“安抚边境”的周国“李大使”帮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常的“剧本”应该是李靖作为周国代表,站出来说句“公道话”,以“调停”为名,给落败一方也就是泥撅处罗可汗以休养生息的机会,养好伤口,继续和射匮可汗玩命。

    两边不死不休,于是西突厥内讧不止,国力持续消耗,日渐虚弱。

    剧本写得很好,但是“导演”不按剧本来。

    腹背受敌的泥撅处罗可汗,得了李靖的大力帮助,整顿队伍,将追击而来的射匮可汗兵马击退。

    和周军配合默契的铁勒契苾部、薛延陀部,自然也不会趁火打劫,带着之前所得战利品回家去也。

    局势好转,站稳脚跟的泥撅处罗可汗心定许多,然后应李靖之请,到沙州详谈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到了沙州之后,泥撅处罗可汗“忽然有感而发”,觉得很有必要到长安觐见大周天子,以谢出手相助之恩,顺便共叙两国友情。

    于是,放下部众不管,往长安来了。

    紧急军情,说的就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很明显,泥撅处罗可汗是“被自愿”到长安来谢恩,宇文温被“李导演”不按剧本演戏的举措,弄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种擅自做主导致“国际局势恶化”的处事方式,感觉很像。。。很像昭和参谋啊。。。。

    不对,是明德参军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