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九十五章 憧憬
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当春风吹起的时候,满面春风的李世民,走路都带着风,即便此时是在千秋殿前值守,脸上也带着笑。

    他和杨念云的婚事已经定了,聘礼已经准备好,而良辰吉日也定了,到时候他要骑着高头大马迎亲,青庐交拜,长相厮守,白头到老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队正干咳几声,使得憧憬美好新生活的李世民回过神来,赶紧端正身姿,

    时值初春,冰雪消融,虽然阳光明媚,但依旧有一些寒冷,侍卫们于殿外伫立,身着棉甲,威武又保暖,所以即便寒凉的春风吹拂,也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没有棉甲,李世民也不怕冷,因为他一想到美好的缘分,全身上下就冒热气,哪里会觉得冷。

    缘分,妙不可言,没想到那年在书店的一次邂逅,让他遇到了她。

    书架上有新出版的书,名为《岭南植物志》,头一天,他来书店时就翻阅过,此书介绍了岭南地区常见的植物、草药,还配有“写实度”很高的插图,非常有趣。

    他都岭南的奇花异草很感兴趣,所以想买,但这是一套书,共有二十四册,价格不便宜。

    他买得起,却没带够钱,而一下子买二十四册书回去,似乎太唐突了,所以需要回家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“冷静”了一夜,他下定决心要买,虽然可以让下人跑腿,但他还是决定自己走一趟,顺便逛逛街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书店,来到书架旁,正要去拿书,另外一人却也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那纤纤玉指,不属于男子,果然,对方是一名女子,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和对方对视的瞬间,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是岭南人,时常说起岭南的风土人情,奇花异草、珍禽异兽,所以她对岭南很感兴趣,见他也对岭南很感兴趣,于是就有了共同的话题。

    缘分,就这么有了,书店就成了他们私会的地方,也是唯一的地方。

    渐渐地,相互间了解越来越深,有了越来越多的共同话题,她知道他是唐国公的次子,他知道她是英国公的女儿。

    两情相悦,门当户对,所以,他许下了承诺:我一定要骑着马,到英国公府,把你娶回来!

    而现在,朝思暮想的梦中人,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,哪能让李世民不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侍卫见这位又开始傻笑,赶紧靠过来,低声说:“哎哟李二郎,再笑的话,人家要把你当傻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啊。。。咳咳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干咳几下,收起笑容,端正站姿。

    执勤期间,确实不该走神,再过几日,他就要请假,回家准备婚事,所以最后几天岗可不能出纰漏。

    有宦官匆匆而来,拾级而上,往殿内去,不一会,前方有一群人缓缓走来,渐渐走近。

    李世民定睛一看,原来是吴王来了。

    吴王宇文维行出镇地方,去年年底回京,为的是成婚,而昨日,就是吴王的大喜之日。

    李世民年幼时,时常入宫和诸皇子玩耍,所以认得吴王,现在,陪伴在吴王身边的吴王妃,他也认得。

    就是长孙无忌的妹妹长孙氏,小名观音婢。

    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关系不错,当年长孙晟尚在时,李世民就经常去长孙家找长孙无忌玩耍,那时,他就认得这个如同影子般跟在长孙无忌身边,一口一个“兄长等等我”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转眼数年过去,长孙氏出嫁,成为吴王妃,李世民见着友人小妹近前,也看见了自己,便向对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也只能微微一笑,他现在是侍卫,正在值守,即便遇到了熟人,也不可以打招呼。

    已为人妇的长孙氏,今日随夫君拜见舅姑(公婆),满是羞涩和紧张,忽然见分列两侧的侍卫之中,有自己认识的“李二郎”,紧张的情绪随之缓解些许。

    视线随后转到眼前石阶,她紧紧握着夫君的手,小心迈开步伐,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夫君的手,温暖而有力,昨夜在她身上不住游走,解去衣裳,褪去红裙,十指相扣,然后就是一次次的耕耘,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春天的冰雪,融化在夫君炽热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一夜缠绵让她行动有些不便,若不是今日要拜见舅姑,她真想躺在榻上不起来。

    夫君对她很好,很体贴,长孙氏憧憬着今后的美好生活,面颊泛起幸福的红晕。

    来到殿前,只听宦官高唱:“吴王携吴王妃,拜见皇帝陛下、皇后殿下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侧殿,德妃萧九娘与前来问安的儿子、儿媳交谈。

    她是宇文维行的生母,但皇后是宇文维行的嫡母,所以新婚夫妇拜见舅姑,首先要见的就是皇帝和皇后,之后,才会到她这里问安。

    现在,萧九娘看着娇羞的儿媳、吴王妃长孙氏,是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长孙氏颇有姿色,又知书达理,言谈举止得体,落落大方,确实有大家闺秀风范,和自己儿子在一起,真是郎才女貌。

    新婚燕尔的宇文维行,对自己的王妃很满意,昨夜两人缠绵无限,极尽欢愉。

    如今见着母亲,心情更加不错:“孩儿婚后还会在长安住上数月,每日入宫,侍奉母亲。”

    做娘的,就怕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,然而娶了媳妇却只顾娘也不行,萧九娘闻言摆摆手:“这是什么话,新婚燕尔,要多在一起,入宫陪着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,无甚要事,你们就在王府,说说话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听得“好好休息”,长孙氏的脸更红了,萧九娘见着新妇的模样,不由得想起当年。

    当年,她没有父母之命,就给宇文温做了妾,做妾自然是没有明媒正娶,也不可能从正门入府,但宇文温还是给了她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。

    虽然半途生变,但当晚的春宵一刻,依旧让她刻骨铭心,新婚燕尔的如胶似漆,以及宇文温延续至今的疼爱,让她只觉幸福非常。

    魏王夫妇恩爱异常,她很满意,如今同样希望次子和儿媳,也能如她和宇文温一般,长相厮守,平平安安,白头到老。

    萧九娘知道长孙氏家中情况,所以没有问其长兄如今情况如何,而是问起同母兄长孙无忌的情况:“你兄长如今在备考会试?”

    长孙氏答道:“是的母亲,家兄年后便闭门不出,终日看书、做习题,为的是会试中选,入殿试。”

    “嗯,会试竞争激烈,确实要用功温习,你兄长可曾定有期刊?”

    “订过的,只是不全。”

    萧九娘闻言让侍女提着个木箱上来:“正好,我这里备了这三年来,各家书社所有发行期刊的合集,你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氏见着两名侍女抬过来的木箱分量十足,有些惊诧,随后回过神,谢道:“谢母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