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九十三章 没意思

    某酒肆雅间内,宇文温喝着酒,一旁陪坐的杨济眼神涣散,不住的说:“臣教女无方...臣教女无方...”

    眼见着这位从书店出来后就变成了“祥林嫂”,宇文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随后说:“上酒。”

    “臣教女无方...臣教女无方...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宇文温咳了几声,敲着酒案,杨济回过神来,赶紧起身,近前,为宇文温斟酒。

    见着这位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,宇文温本想嘲讽,转念一想,还是不要在人伤口上撒盐,于是微微一笑:

    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令爱和李二郎看来是两情相悦,虽说未经父母许可私下往来是不对,但...”

    杨济听了赶紧谢罪:“臣不敢,这婚事绝对不成!”

    “不成?”宇文温拿起斟满酒的酒杯,晃了晃,又放下,“不成的话,怕是有人要殉情喽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绝对不....陛下恕罪,微臣唐突了...”

    “不敢?也许吧。”宇文温未对杨济忽然大声说话感到不快,这位父亲为女儿“早恋”一事弄得方寸大乱,他能理解。

    但想到方才书店里,隔着书架深情相望的一对男女,他觉得该说的话,还是得说。

    “不敢殉情,嗯,却心如死灰,削发为尼,从此与青灯古佛作伴,做阿耶的,见着自己女儿如此了却残生,很好么?”

    杨济不知道宇文温是在试探自己,还是基于其他原因而这么说,该表的态必须表:“陛下!婚姻大事,自然是父母做主,哪里能由她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也莫要害怕,朕不会多想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,见杨济又要告罪,摆摆手:“时代已经不同了,朕,若还是按着‘历史’来对号入座,那就是刻舟求剑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婚事,同意与否,你自己看着办,不过,朕觉得李二郎若真有将略,将来前途远大,与其做别家权贵女婿,还不如由你替朕看着,总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对此,杨济只是告罪:“臣不敢,此事万万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朕不是在试探你,这点小事,没意思。”宇文温又拿起酒杯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“朕日理万机,若成日里疑神疑鬼,一点小事就如临大敌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得天子这么说,杨济有些错愕,见对方酒杯空了,赶紧将酒杯满上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若是想为君分忧,那好,顺水推舟,安插个耳目到李家,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”杨济闻言觉得为难,天子把话说到这里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宇文温多疑,这点他很清楚,所以不敢真相信对方说“没意思”,便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正所谓疑心生暗鬼,即便现在对方觉得无所谓,可再过几年,疑心病犯了,那对他家来说可不妙。

    所以...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下不了决心?那,朕替你下决心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“就替朕安插个耳目到李家,办得到么?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,杨济还能如何,只能应允:“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苦着脸,为人父母,难道不希望女儿嫁得好?令爱和李二郎私下交往,确实有违礼数,倒也算是门当户对,别碍着自己的脸面,就要棒打鸳鸯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杨济听不听得进去,宇文温无所谓,反正调子已经定下来了,杨家女郎嫁不嫁,那是杨济的家事。

    就权力斗争角度来说,他应该阻止这门婚事,但他仔细想过,觉得没必要。

    就算你们翁婿联手又如何?想改朝换代?做梦!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自己没必要刻舟求剑,他在位多年,苦心经营,培养儿子们挑大梁,架设起来的一整套权力运行体系,还有各种后手,根本就不是一场宫廷政变能推翻的。

    哪怕将来杨济“窝里反”,也不怕。

    他活着时,没人能翻天,他“崩”了,儿子也一定能坐稳江山。

    若儿子实在不争气,被人趁虚而入,那大不了打内战。

    然而,能在内战中笑到最后的,依旧是他的儿子,和“儿子”!

    这样的信心,宇文温还是有的,所以,纠结于一场婚姻,只会显得他心胸狭窄。

    当皇帝,确实要提防有人造反,但一听到点风吹草动就如临大敌,没意思。

    见着杨济一脸愁容,他不再多说什么,起身说道:“时候不早了,结账,走人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傍晚,英国公府,惴惴不安的杨念云来到父母面前,今日她以买书为名,到书店和“梦中人”私会,知道婚事成与不成,就在父母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现在,父母叫她过来,恐怕是要宣布决定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念云的心跳加速,即有期待,又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她就担心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,毕竟自家和李家基本没什么私下往来,父亲好像和唐国公也没什么私交,万一....

    杨济看着低眉顺眼的女儿,想想今日在书店所见,还有天子说的一番话,只觉得头有些痛,竭力稳住情绪,问:“今日你去书店了?”

    做贼心虚的杨念云,听父亲提到‘书店’,说话都差点说不利索:“嗯,女儿..女儿去买书。”

    杨济缓缓说道:“书,让下人去买就行了,京城里纨绔子弟多,你就带着一个侍女出门,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耶,街上都有警察的嘛,再说,还有侍从远远跟着的..”

    杨济见女儿跟自己装聋作哑,觉得头更痛了,坐在一旁的冼氏,见着父女交谈,感觉情况有些不对,心中纳闷。

    女儿平日也会偶尔出门散散心,有侍女陪伴左右,还有侍从远远跟着以防万一,所以夫君并不反对女儿出去,怎么今日忽然纠结起这件事了?

    见着谈话有些偏题,她干咳一声,杨济听了,心里叹了口气,揉了揉太阳穴,开口说:“前几日,唐国公,托媒人上门,为他家二郎君求亲,这件事,想来你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心如鹿撞的杨念云,低着头,期期艾艾的说:“是..女儿听阿娘说了...”

    “那媒人把李二郎说得是天上有、地上无,为父和你母亲又找人打听,打听那李二郎的情况,觉得还行,人呢,样貌端正,身体健康,也没听说有什么恶行,如今在宫里做侍卫,表现,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杨济说完顿了顿,再说:“这门亲事,也算是门当户对,为父与你阿娘商量过了,觉得还行,现在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杨念云听到这里,差点脱口而出“女儿愿意”,好歹把话“吞”回去,稳住心神后说:“女儿..女儿都听阿耶、阿娘的...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,看看冼氏,见夫人点点头,又看看低头不语的女儿,百感交集,话到嘴边,徘徊许久,却说出不来。

    唉,女大不中留,这门婚事是福是祸,全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他如是想,又揉了揉太阳穴,说道:“既如此,这门亲事,为父,就应承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