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九十一章 微臣不敢!微臣确实不知!

    午后,天空乌云密布,天地昏暗无光,偏殿里点起了煤气灯,火光飘忽,宛若鬼火般摇曳,在这诡异火光之中,宇文温的面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下首,是跪地请罪的英国公杨济。

    面前地上,是一张纸。

    君臣无言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也不知过了多久,宇文温干咳一声:“起来吧,跪着作甚。”

    杨济长跪不起:“微臣管家无方,还请陛下治罪!”

    “什么管家无方,谁敢说英国公管家无方?嗯?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笑起来;“英国公教女有方,远近闻名,所以唐国公遣媒人上门,为次子求亲,正所谓郎才女貌,天作之..”

    “陛下!微臣不敢!微臣确实事前不知情,所以,此事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“别,莫要棒打鸳鸯,老话说得好,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门婚,这婚事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话再度被杨济打断:“陛下,微臣不敢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宇文温巴掌拍到面前书案:“放肆!朕说话,你敢插...”

    “微臣请陛下治罪!”

    说话再三被打断的宇文温,瞪着跪地不起的杨济,良久,说:“好啊,你全家去美洲开荒!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不杀之恩,臣遵....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宇文温一拳将书案捶烂:“想得美!那好地方轮不到你...起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臣不敢,臣有罪!”

    “抗命不遵是吧?坐起来!”

    杨济听着宇文温皮下肉不笑的语调,大汗淋漓,琢磨片刻,硬着头皮起身,然后坐好。

    正所谓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,杨济怎么都没想到,他女儿杨念云尽然会给自己和全家弄出这么大的祸事。

    杨念云是杨济和夫人冼氏所出,明年才刚到嫁人的年纪,冼氏正在为其酝酿婚事,结果有媒人找上门来,说要替唐国公的二郎君向他家求亲。

    杨济一听,当时脑袋一片空白,因为他知道这件事会带来何种后果。

    唐国公李渊,就是历史上的唐高祖,次子李世民,就是历史上的唐太宗,这位可是能征善战的皇帝,虽然历史已经改变,但当今天子宇文温,可是很清楚李家父子的“能耐”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今天子没有对李家做出“先发制人”的措施,杨济认为是天子的胸襟足够宽阔,但他若是和李家联姻,性质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和天子一样,是“不正常人”,所以他明知李家父子的“历史”,却要和对方联姻,在天子看来,是再明显不过的意思:他想造反。

    然而并不是。

    杨济甚至都不知道唐国公怎么就想到和他联姻,所以今日媒人到府,还没走,他什么都顾不上,让冼氏招呼人,自己立刻入宫,向天子请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耳目众多的天子,手中已有了“急报”,知道唐国公府请的媒人,今日到英国公府说媒。

    杨济知道天子多疑,却能以理性压制猜忌,但这不代表对方能时刻保持理性,杨济不在乎荣华富贵,却不想让家人受无妄之灾,无论如何,也得赶紧把话讲清楚。

    首先,这件事他事前真不知道,也没有任何意愿和唐国公联姻。

    其次,不管唐国公基于什么考虑想和他联姻,他都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最后,他愿举家前往澳州或者美洲,甚至海外随便哪个地方,为国戍边,从此再不踏入中原一步。

    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宇文温哼哼着,一边揉着手,一边数落:“你走了,让朕背黑锅?嗯?”

    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没有苦劳也有疲劳的英国公,莫名其妙被天子流放到海外?你想让天下人笑话朕昏庸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?你家女儿是怎么回事?怎么就被李家看上了?”

    杨济苦着脸:“微臣确实不知啊...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宇文温的气消了大半,理性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杨济没道理和李渊联姻,因为这是找死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现在判定也许这纯属意外:李渊为次子李世民找媳妇,但可能的第一人选长孙氏被天家“截胡”了,那么对方自然要另寻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那么,门当户对的人家之中,英国公府入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如果杨济真要有什么想法,也不至于用如此愚蠢的方式(和唐国公联姻)来实现。

    刚才收到“急报”,以为最信任的杨济竟然“跳反”的宇文温气得头都要炸了,现在渐渐冷静下来,揉着手,越想越觉得事情有蹊跷。

    李渊哪来的胆子找杨济求亲?

    谁都知道,杨济是他的心腹之臣,而且一向以孤臣孽子做派行事,如今杨家有女初长成,两位皇子也到了娶亲的年纪,杨家小女有很大几率被天子选为儿媳,李渊吃饱撑了和天家争儿媳。

    他两个儿子,其中之一选了长孙晟之女长孙氏为妃,这叫先下手为强,另一个的王妃,人选还没定。

    虽然宇文温没打算选杨家小女做儿媳,因为对方要到明年,其年纪刚到这时代婚龄的下限,他潜意识里觉得对方年纪太小,不合适,但旁人是不知道这个想法的。

    所以此事纯属意外?

    杨济见宇文温面色好转,试探着说:“陛下,微臣以为,此事有些蹊跷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呃....微臣现在回想....”

    出了一身冷汗的杨济,现在才脑子才稍微清醒一些,所以回忆起媒人的说辞,发现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,他索性将自己的发现向天子汇报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媒人到有女儿待嫁的人家说亲,不会一上来就说“我家郎君”(我家指的是委托方,也就是男方)如何如何,因为这样会显得男方“有求于人”。

    所以,媒人刚开场一般会跟女方家长东拉西扯,然后说什么“令爱待字闺中,不知可有如意郎君”,如果女方家长说有,那好,告辞。

    如果女方家长做愁眉苦脸状,媒人才有继续发挥的余地,说什么“某府郎君英俊多才,苦无佳偶”云云,将男方大概情况说一番。

    当然,这情况总得往好了说,若女方家长有意,或者说“考虑考虑”,媒人才好进一步牵线搭桥或敲边鼓。

    不过,若男方地位比较高,女方相对地位较低,媒人也可能直接点明来意,说“某府郎君看中你家女郎”云云。

    这种就是直接“宣布决定”,而不是和女方家平等的商量婚事。

    结果,今日来的媒人,直接就把话挑明了,说唐国公想为二郎君求亲,娶英国公府里女郎为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唐国公李渊没那地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让媒人来英国公府向杨济“宣布决定”,说我儿子看中你女儿,赶紧同意婚事。

    李渊没那么鲁莽,其夫人窦氏也不会让李渊这么鲁莽。

    “所以...莫非.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沉吟着,他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家女郎,把李二郎的魂给勾去了?”

    这一说,杨济茅塞顿开:莫不是李二郎和自己女儿看对了眼,求着父亲李渊派媒人上门说亲?

    然而这是绝对不行的!

    且不说天子会不会怀疑是他指使女儿“勾”走李二郎的魂,就说这门婚事是绝对不能成的。

    杨济想得明白,赶紧谢罪:“微臣不敢!微臣确实不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