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公道

    书房里,一名书僮坐在小书案前,书案上放着模拟试卷,又放着答案集,他逐题对照答案,对模拟试卷进行打分。

    一旁窗前,年轻的长孙无忌定定站着,看向窗外,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,入了神。

    那天,同样下着雪,树上是雪,房顶是雪,地上是雪。

    寒风中,几个仆人背着包裹,搀着母亲在前边走,他也背着包裹,拉着一脸茫然的妹妹,跟在母亲后面,向院门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仆人们站在一旁,一个个垂手而立,就这么看着他们,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“乒乒乓乓”的声音,他没有回头,因为他知道,这是仆人们在他和母亲、妹妹的房里折腾,将一些带不走的用具砸烂,然后扔掉。

    看看四周,是熟悉的场景,有小时候就在玩耍的花园,有捉迷藏时躲过的假山,有捉过知了的树,有追逐打闹时绕来绕去跑的走廊。

    走廊里,挂着白色灯笼,那白色是如此的刺眼,让他的心又裂开。

    父亲走了。

    不像从前,即便出去大半年甚至一年多,总是会回来的,父亲这次“离开”,就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一片惨白,他想起躺在“长木匣”里的父亲,父亲闭着眼,仿佛睡着了,但脸色发白,不像从前那样,脸蛋红润,躺在榻上装睡,等他和妹妹靠近想要往脸上贴纸条时,突然坐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父亲,眼泪止不住往外流,却似乎被寒风冻住,只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他加快步伐跟着母亲向前走,妹妹一个趔趄差点跌倒,手里拿着的包裹落地,里面的零星东西散开,滚到冰冷的雪地里。

    他赶紧把妹妹拉起来,然后弯腰去捡那些东西,包括一些小布偶。

    地上有积雪,布偶和雪掺杂在一起,伸手去拿,很冷。

    这是父亲给妹妹制作的布偶,一个都不能落下,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仆人,有几个想上前帮忙,刚迈开脚却停下,大家就这么看着,看着他兄妹捡东西。

    前方地面,躺着一个布马,那是父亲为妹妹制作的小布马,巴掌大,是妹妹最喜欢的布偶,睡觉时都要放在枕边,可不能弄丢了。

    他正要上前去拿,那布偶却被人一脚踩着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是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那张脸满是鄙夷,冰冷的眼神扫过他和妹妹,随后是刺耳的声音:“怎么磨磨蹭蹭的?赖着不想走是吧!”

    “你踩着妹妹的布偶了!”

    “喔?这破布是布偶么?怎么不早说?脏了我的鞋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喊这么大声做什么?做弟弟的,有这么和兄长说话的?你是什么东西,敢这么和一家之主说话?!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了,不要吵了,兄长不要吵了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走啊!走!还想赖着不成!这里没你们的位置了!”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大门关上,他的童年回忆随后被关上,父亲和他兄妹相处的点点滴滴也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他回家的门,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一步一回头,家越来越远,视线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手成拳,越握越紧,胸膛越来越热,似乎有一股火焰在燃烧,他真想转身回去,踢开大门,揪着那个人,大声质问:

    凭什么,凭什么把我们赶走!那也是我的家!是妹妹的家,是母亲的家!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总有一天,我要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喃喃说着,看着窗外雪景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父亲去世没多久,继承家业的兄长就把他和母亲及妹妹赶出去,离开家时那屈辱的场景,他永远也忘不了。

    异母兄这么做,无非是欺负母亲娘家势微,不然也不会那么狂妄,敢把他和母亲、妹妹赶出家门,毕竟,母亲是父亲明媒正娶的续弦,而不是什么小妾。

    昔日里对他们还算客气的叔伯长辈,这时候一个个不吭声,没见哪个出来主持公道,长孙无忌只觉得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你们是觉得兄长做得对?还是根本就看不起我母亲和我们兄妹?

    总有一天,我要讨回公道!

    想着想着,长孙无忌的手紧握成拳,越握越紧。

    想要讨回公道,就得当官,当大官,做人上人,这样一来,谁也不敢欺上门来!

    长孙无忌要雪耻,但他知道舅舅不容易,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,虽然他没有家族荫庇,没有其他长辈提携,却不要紧,因为想要入仕,还可以靠科举。

    你们以为,把我们赶出去,我们兄妹这一辈子就只能穷困潦倒,一事无成是吧?

    我可以参加科举考试,靠着学问中选当官,一样要出人头地!

    无数个日夜,长孙无忌都在这么激励自己,他为了实现这个目标,守丧期间一直用功读书,所以,今年秋天的乡试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明年春天举办的会试,将是下一关挑战。

    会试的竞争十分激烈,但长孙无忌有信心上榜,竭尽全力进入殿试。

    殿试的竞争更激烈,此次他若进了殿试,也许竞争不过其他考生,但不妨碍长孙无忌以此为目标,日夜用功读书、做习题。

    他还不到二十岁,有的是时间和机会,所以不怕磨练,即便会试不中,也有了宝贵的“实战体验”,下一次,把握会更大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下定决心,要堂堂正正靠科举入仕,而不是仗着妹妹成了吴王妃,就靠着裙带关系当官。

    他正自己给自己鼓劲,评分完毕的书僮说:“郎君,试卷评完分了,九十五分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闻言觉得错愕:“九十五分?扣了五分?是哪几道题错了?”

    他拿过试卷仔细一看,思索片刻,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还不够,题目做得还不够多,所以,该拿到的分没能拿到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如是想,拿出笔记本,将自己做错的题目抄上去,以便时不时看看,加强记忆。

    书僮见着外面金乌西落,已到夕食的时间,结果郎君抄完错题,又开始看书,他想要劝,却不好开口。

    郎君用功读书,不断做习题,昼夜不分,每日如此,持续了数年,仿佛不知疲倦般,一门心思备考科举。

    如今是年底,明年开春就是会试,所以郎君如此用功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但总不能连饭都不吃吧?

    书僮正纠结间,高士廉来看外甥,见着外甥废寝忘食的样子,赶紧劝:“四郎,死读书可不行,张弛有道,张弛有道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知道舅舅关心自己,却舍不得放下书:“舅舅,我就再看一会书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差这一时半会。”高士廉一把将书扯走,然后语重心长的说:“你妹妹就要出嫁了,届时兄妹想要见面可不容易,抽空和妹妹说说话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