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八十二章 老了,不中用了

    私第,书房里,王頍就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看资料,他年纪大了,眼睛也有些不好使,所以看公文、书籍时,需要借助放大镜,或者戴上“老花镜”。

    配一副老花镜,花不了多少钱,但王頍不习惯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更喜欢用放大镜来看书,但现在,手中有放大镜也没用,因为资料上的内容,他真的看不太懂。

    电报实现了技术突破,由“直流电报”变成“交流电报”,可以实现“一线多(报)路”,具备了大规模推广的技术条件。

    作为宰执,王頍知道这意味着朝廷拥有了千里眼、顺风耳的能力,通过一条条电报线,可以有效控制各地的军、政,行政能力倍增。

    譬如,一旦电报线路拉好,即便位于长安,也能对数千里之外交州龙编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,龙编城里哪栋房屋倒塌,身在长安的官员,当天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神奇的通信工具,足以克服皇朝疆域过大导致中枢难以控制地方的老大难问题,是千百年来无数帝王梦寐以求的能力,如今实现了。

    那么作为宰执,王頍觉得自己也必须尽快适应这种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,新式电报的原理到底是什么?电报线路维护起来,哪些钱该花、哪些钱该多花?

    王頍年纪大了,精力有限,无法像年轻时那样用功读书,当年他花三两年就能熟读经史子集,现在面对这完全陌生的“电学”,即便抽空看教材,也只是看懂大概,无法理解新式电报的原理。

    也不清楚电报线路的维护成本之中,哪些合理,哪些必须注意。

    前几日在政事堂,他听将作大匠林有地讲解新式电报机“迅雷”的诸般好处,倒是听得懂,但涉及到技术原理,以及拉电报线的种种技术难点,基本上听得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在新技术面前,不服老的王頍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,不中用了。

    所以,需要年轻人的帮忙。

    王頍的儿子们都在外地任职,不在身边,所以,来帮忙的“年轻人”,是他的侄儿王珪。

    王珪此时就在一旁,一边看着资料,一边向叔叔做讲解。

    王珪在黄州州学求学时,接触了许多新知识,电学就是其一,虽然后来他以学政入仕,已经不再做学问,但好歹有底子。

    虽然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却能够一边看资料,一边给叔叔讲解电报原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有了资料做详细介绍,那么新式电报的原理其实很简单,当然,这可不能当着叔叔的面说,不然就等同于讽刺叔叔“老了,不中用了。”

    王珪花了一个多小时,才勉强让叔叔了解新式电报的原理,但这还没完,他必须给叔叔介绍电报使用时的各种成本之中,哪些合理,哪些不合理。

    “叔叔,电报虽好,前提是要有电报线连通,所以,电报线的架设和维护,会产生许多成本。”

    “架设倒还好,关键是维护,首先电线杆容易被雷劈,其次,电报线容易被人恶意破坏,还有,就是沿途的中转站,必须时常更换电池,如此,才能确保线路有足够的电流,确保信号稳定。”

    王珪慢条斯理的说着,王頍认真的听,电报线路需要维护、防破坏,这点他很清楚,但说“合理消耗”,就有点抓瞎:

    电池、各种电器元件是有“使用寿命”的,所以一条电报线,平日运营时必然产生消耗,如果不弄清楚消耗情况,就很容易被基层小吏糊弄。

    这道理,就如同不历州郡(在基层历练)就当不好宰执一般,若上位者连收租庸调的一些猫腻都不知道,又如何整治贪官污吏?

    王頍有心“求学”,王珪尽可能用相对简单的词汇,向叔叔讲解电报相关技术问题,说着说着,说到了电报线是如何制作的。

    电报线的制作,类似于缆绳,但要考虑“绝缘”,那就得给电线裹上一层“绝缘层”,可以用漆或桐油,但耐不了长期日晒雨淋,所以用的是油布。

    特制的油布。

    具体制作方法,朝廷当然不会公布,但线路的维护要点,却列在资料上,所以王頍知道线路的维护会产生大量成本,但具体怎么维护,太多,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譬如,长长的电话线,被一根根电线杆撑起,这对于鸟儿来说,是不错的落脚点。

    那么,落在电线上休息的鸟儿,若是嘴痒了,这里啄一下,那里啄一下,把电线绝缘层琢坏了可不妙,那么该采取何种措施预防?或者事后修补?

    王珪又说:“还有,***、电闪雷鸣时,突出地面的电线杆和电报线,容易被风吹倒、吹断,或者被雷劈中,所以需要采取相应的防护措施和装置,这些措施和装置,也是要花钱来维护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以电报来传送公文,保密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,电报发送的内容,可以用密文,但是密码本的管理...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,王頍挑灯夜读,不过手中资料并不是电报技术的说明书,而是电报线路的发展规划(草案),在这份规划里,朝廷计划在十年时间内,完成一连串电报线路的架设工作。

    以长安、洛阳为核心,各自建立起一套电报线路网,然后以两京线连接,实现一个大型的电报线“蜘蛛网”,将天下“兜”起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,各道、都护府治所都会有电报线连接,中枢与地方的公文往来,绝大部分可以用电报取代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宏伟的工程,但朝廷财政根本就撑不住,即便发行国债也无法完成,所以需要筹集民间资金,以官民合办的方式来完成这个计划,组建新式电报总局,下辖各分局。

    届时,每一条电报线路上,会有三道电报线,两道为官用,一道为民用,除了头等官报(紧急军情,以及一定品级以上官员所发军务、公务电报)免费,无论官、民,发电报都要按照统一价目收费。

    收取的费用,一部分给大小股东分红,一部分作为补贴,维持电报线的运营。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许多经营方面的问题,这种细节问题不需要宰执们操心,但需要宰执们做决定,决定在这种官民合办模式下,各方占股以及日常管理由谁来主导。

    想要吸引民间资金“投资”,就不能把人当傻瓜,所以该出让的利益和好处不能少,但也不能太多,否则就会喧宾夺主。

    如何把握这个度,是宰执们要考虑的问题,但王頍觉得,即便朝廷稍微吃点亏也是值得的,因为只要电报线路架起来,能够进行“通讯”,对于朝廷来说,就是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各政区(道)、军区(都护府)发生的事情,当天就能传到京城,而中枢做出的决定,当天就能传到政区、军区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行政效率和军事指挥效率的大幅增加,幅员辽阔的皇朝,无论是内地还是边疆,对于中枢来说,都不再有距离上的障碍。

    加上可以日行千里的火轮船,朝廷对地方的控制,以及军队的投送能力,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坐镇边疆的将帅,造反的难度大幅增加,而朝廷维持庞大版图的统治,其行政成本也大幅下降。

    中枢指挥地方达到“如臂使指”的程度,可能不再是做梦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也许再过十几二十年,一个版图空前辽阔的国家,就要出现了。

    那将是自秦汉以来,幅员最辽阔(实际控制地区最大)、军队最强悍、国力最富强、中枢对地方控制力最强的皇朝,其疆域囊括陆地、海岛,而版图还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所以,一直不服老的王頍真想看看,十几二十年后的天下,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