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八十章 太极玄功,逆转电流

    中午十二点二十分,技术展示正式开始,由屏风隔出来的八个隔间内,每个造作员开始向其他隔间发电报,以此验证新式电报技术能否实现“多点同时收发”。

    围在隔间周围的人们,聚精会神看着各个隔间,林有地拿着“技术说明”,一边看,一边盯着隔间。

    看着操作员们有条不紊的发电报,看着发报机旁边的接收机不停在纸带上留下“点”、“划”,心中百味杂陈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项新技术是没问题的,八个隔间,代表着八个电报收发点,在同一时间、同一电路上,一起发电报、收电报,真正地突破了技术难关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,努力了二十多年都无法突破的技术难关,被一个“半道入行”的人突破了。

    关键点,就在于“滤波器”。

    过滤不同频率交流电(电波)的电路装置,专利申请人取名为“滤波器”,名字很贴切,意思就是能够过滤电波的器件。

    这个装置,几个技术小组攻关多年都拿不下来,现在大家看到了实物,顿时恍然大悟:原来如此!

    电学发展了将近三十年,许多知识和理论不断完善,然后众所周知(学术范围内),而许多电路元件也纷纷被研究者发明出来,其中就有逆变器、整流器、变压器,还有电容器、电感器。

    逆变器可以将直流电变成交流电,整流器可以将交流电变成直流电,变压器可以将电压升高或者降低,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而电容器,就是容纳电流(交流电)的“容器”,当电路中的交流电量过多时,电容器就会容纳多余的电;若电路中电流降低,电容器就会将多余的电“放出”,稳定电路电流。

    所以,电容器的作用就像水库,水多蓄水、水少放水。

    至于电感器,是能够把电流转化为磁力而存储起来的元件。

    电感器的结构类似于变压器,但只有一个绕组,具有一定的电感,只阻碍电流的变化。

    如果电感器在没有电流通过的状态下,电路接通时,它会试图阻碍电流流过它;如果电感器在有电流通过的状态下,电路断开时,它将试图维持电流不变,也和水库类似。

    这两个电路元件,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有了,本身就有滤波的特性,只是对于如何利用好这一特性来实现电报通讯,技术人员一直找不到好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看到了“滤波器”的电路图,才知道原来电容器、电感器可以这么用。

    八个隔间里,操作员员发报,其直流电信号经过逆变器,变成八种频率的交流电信号,进入电报线路,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股“混合电信号”,就在电路里“流动”,每到一个隔间的收报端,该收报端的“滤波器”就对“复合电信号”进行过滤。

    “滤波器”将特定频率的电流“拦下”,引入隔间的整流器,变成直流电信号,让隔间收报端的电磁铁工作。

    其他频率的电流,透过“滤波器”,在电报线路里继续流动,抵达下一个隔间的收报端,接受“过滤”。

    因为不同频率的交流电在同一电路里互不干扰,又有能依靠“滤波器”分出特定电流,所以能够实现多点同时用一条电报线进行电报的收发。

    伟大的发明,真了不起!

    林有地如是想,和其他人一样,看向该项技术申请人袁天罡的目光里,除了钦佩还是钦佩。

    这位面颊消瘦、看上去至少有四十岁以上,虽然年纪不小,“改行”学习电学知识不过数年,却取得如此令人震惊的成就,大家作为“从业多年”的技术员,还真是要加一把劲。

    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袁天罡,却盯着眼前隔间高脚桌上的发报机。

    这发报机可不是益州州学实验室用的电键式发报机,其结构复杂了许多,他之前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,仔细观察一阵子后,袁天罡发现这发报机和音乐盒类似,用打孔纸袋进行“奏乐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发报员事先将要发送的电报内容编成四位数的电报码,再在纸带上打孔,将电报码“写”在打孔纸带上,然后将打孔纸带送入发报机。

    摇动摇把,于是发报机就如同音乐盒奏响音乐般,将电报码变成直流电信号发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发报速度立刻提升数倍,而因为打孔纸带可以“留底”,所以发报人在发报前后都可以检查电报内容是否有误。

    ‘果然,朝廷对于电报的研究很深。’

    袁天罡如是想,捻着颌下胡须,默默地点点头,见着将作大匠林有地近前要问问题,拱手后问:“林大匠,不知还有何疑问?”

    林有地笑着摆摆手:“先生何须多礼,先生发明的电报技术,如今只能支持十二个点同时收发电报?”

    “是,鄙人不才,所制逆变器精度不好,所以逆变出来的交流电,其频率误差较大,所以各交流电之间频率其间隔必须大些,否则容易相互重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么,只要用上更精密的电器元件,想来一条线路上同时收发电报的“点”还能大幅增加?”

    袁天罡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话间,实验结束,大获成功,专利局的官员宣布实验结果有效,林有地率先鼓起掌。

    如潮的掌声中,人们后退,让出中间一条路,宇文温笑眯眯的走上前。

    袁天罡见着天子来了,赶紧行礼:‘草民见过陛下!’

    “袁先生的太极玄功,能够逆转电流,朕亲眼所见,只觉精彩异常。”宇文温看着这位历史上著名的预言大师,心里没有丝毫不自在的感觉,全都是喜悦。

    “草民惶恐,这只是雕虫小技,担不得陛下如此盛赞....”

    袁天罡面对天子,不卑不亢,虽然今天是第一次面君,却没有常人那种惶惶然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,担得起,这项技术,利国利民,朝廷,是必须要用、并且付费使用的。”

    袁天罡闻言一愣,赶紧说:“陛下!草民愿将此项专利献给朝廷!”

    “不,子路赎人的故事,朕是知道的,若朝廷白拿先生的发明,那么天下间就不会再有人愿意为自己的发明申请专利了,专利制度也会名存实亡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,看着袁天罡,赞许的点点头,又说:“先生为朕除去一个心病,朕很高兴,先生想要什么,尽管开口!”

    袁天罡日盼夜盼,盼的就是得天子说出这句话,也不矫情,再次行礼后说:“陛下,草民向往西阳五庄观已久,希望能到五庄观,深入研究高压电流!”

    “高压电流?先生的意思,是想有资格调用黄州电源的电力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黄州有“雷电之源”(水电站),这在学术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,所以宇文温不奇怪对方知道这件事,有些好奇的问:

    “朕听专利局官员说,说先生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又通‘风鉴’、相面、占卜之术,奈何仕途不顺,便辞官赋闲在家多年,如今为何不出仕,为国效力?”

    袁天罡答道:“陛下,草民以为,电学玄妙,蕴含天地造化之力,草民悟道多年,却不得其门而入,想来关键之处,就在于电学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蹉跎多年,数年前才得以学习电学,只觉朝闻道、夕可死,愿以风烛残年之躯,入五庄观证道!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颇为感动:连“证道”二字都说出来了!

    且不论这位到底是神棍还是活神仙,只说为了研究电学如此执着,不惜改行也要去五庄观“证道”,宇文温觉得不答应的话,简直是不通人情,于是点头:

    “好,朕准了,不过在那之前,还请先生协助朝廷将新式电报技术完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