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七十八章 电驿

    接触电报知识不到两个小时的陈媗,声称有办法改进电报线路,对此,宇文温根本就没当一回事,他不认为陈媗这种科学文盲能想出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想挫伤陈媗的积极性,毕竟自己搞这个小“科普”,就是为了增加夫妻(妾)间的交流,一问一答或者一起探讨某个问题,是增进夫妻(妾)感情的方法之一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为夫洗耳恭听,看看新点子有何妙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笑眯眯的说着,将鄙夷藏在心中,陈媗见着夫君一副鼓励的模样,用力点点头,沉吟片刻,将心中偶然所想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电报模型,可以当做一段完整的电报线路,对吧?”

    宇文温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三个电报模型,就可以当做三段完整的电报线路....然后,把他们首尾相连...就是这样....”

    陈媗将三个模型首尾相连,连成一条直线,然后开始讲解。

    这是模型甲、乙、丙,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模型甲的收报端(电磁铁),紧靠着模型乙的发报端(闸刀开关,即电键),而模型乙的收报端(电磁铁),紧靠着模型丙的发报端(闸刀开关,即电键)。

    按照现有的电报线路接力模式,可以假设有两个电报收发员,位于模型甲和模型乙、模型乙和模型丙的连接处,这里,就是实际上的“电报中转”驿站。

    第一个收发员要做的工作,就是收模型甲(线路甲)电磁铁传来的电报,然后用模型乙(线路乙)的闸刀开关将电报传出去,第二个收发员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宇文温听到这里,点点头,陈媗鼓起勇气,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那么,模型甲的电磁铁(收报端),其上衔铁的动作,其实和模型乙的发报端(闸刀开关)之动作,是一模一样的,无非一个先动,一个后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收报员的职责:收报(记录模型甲电磁铁衔铁出现的动作),然后发报(将动作用模型乙的闸刀开关重现)。

    那么,既然电报的原理就是闸刀开关和电磁铁衔铁同步动作,为什么不能让模型甲的电磁铁衔铁,和模型乙的闸刀开关同步动作呢?

    “譬如,在模型甲和模型乙之间,加个电池电路,将前者的衔铁当做新电路的开关,再给后者,也就是模型乙的闸刀开关加上电磁铁,使其兼任‘衔铁’一职,两边不就能自己同时动作了?”

    “模型甲的开关合上,其电磁铁通电,将衔铁吸下来,那么,这个衔铁作为新电路的开关,也就把新电路连上,于是,加装了电磁铁的模型乙开关,也合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它这么一合,模型乙的电路连通,于是模型乙的电磁铁工作,将衔铁吸住,所以,模型甲的开关,实现了对模型乙电磁铁衔铁的控制,根本就不需要人来重复一遍...“

    “依旧是开关、电磁铁、电池构成的简单电路,就可取代中转接力的收报员了,原理很简单的,对吧?”

    宇文温听到这里,目光一凝,看着三个连在一起的模型,呆了半响。

    陈婤见着宇文温如同入魔一般,目光呆滞,心中有些不安,正要询问,却见宇文温提笔,开始在白纸上画“电路图”。

    画着画着,宇文温把笔一甩,一手扯着头发,一手握拳锤着大腿,低声喊起来:“这么简单的原理,我....我怎么就没想到呢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专利局,专利展示实验室内,实验桌上,一组代表着两京线的串联电路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桌前,站着身穿便装的宇文温和陈媗,又有林有地及专利局的官员恭候两旁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向陈媗,给对方以鼓励的笑容,陈媗深吸一口气,开始介绍她要申报的专利:电驿技术。

    驿站传递公文或者消息,如果距离过长,一匹马肯定承受不了,需要接力传递:要么人马皆换,要么换马不换人。

    同理,若把电报线路当做驿路,那么电报线路上各个“中转站”就等同于驿路上的驿站,于是,承载电报信息的电流就是驿使骑乘的马。

    长距离传送公文,一匹马的马力有限,需要在中途驿站更换,同理,长距离传送电报,因为电线存在电阻,会让电流强度随着距离增加而衰减,所以,也需要在中途“换电”。

    以两京线为例,虽然从整体来看是一条绵延数百里的长线,但实际上是由一段段“短线”连接而成,这些“短线”都有独立电池组供电的电报线路。

    “短线”之间的连接处,就是“中转站”。

    每个中转站里,有收发员值班,将线路一端(譬如长安)传来的电报记下,再将电报内容往另一端(洛阳)发送,一个个“中转站”的接力,才实现了长安到洛阳的电报通信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缘故,电报的传递速度受到影响,若一个中转站里,收发员需要五分钟进行“中转”,那么沿线中转站累加起来的中转时间就不会短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比驿使骑马赶路送消息快得多。

    陈媗要申请的专利,是一个由电流而不是人力控制的开关装置,这个开关取代收发员,“自动”对电报进行“中转”,使其能够继续传递下去,不耽误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其结构很简单,就是一个自带电池的开关、电磁铁电路。

    将该装置接入电报线路,将两端电报线连接后,一旦“上游”电报线路有电信号传来,装置接口处的电磁铁(甲)随之工作,将衔铁(甲)吸住。

    而衔铁(甲)就是装置内部的电路开关,一闭合,就让装置内部电路接通,使得装置出口处的电磁铁(乙)动作,吸住对应衔铁(乙)。

    这个衔铁(乙),对于“下游”电报线路来说,就是个发报电键,于是,“上游”而来的电信号,通过这个自己供电的装置,自动“中转”到下一个电报线路中去。

    这个装置,如同驿站接力般对电报信号进行接力,故而取名“电驿”。

    陈婤讲解完,在宇文温的鼓励下,捏着串联电路的开关,以其为发报电键,开始发报。

    十个串联的“电驿”成功“接力”,顺利将电报信号传递到末端的收报端上,随着电键的起落,收报端的炭笔也同步起落,在转动的纸带上留下“点”和“划”。

    技术原理演示成功,宇文温率先鼓掌,其他人跟着鼓掌,在如潮的掌声中,陈婤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这是别样的荣耀,陈婤激动得不知手该往哪里放,面颊泛起红晕,本就沉鱼落雁的容貌,显得愈发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自己的一次突发奇想,居然成了“专利”,而夫君还让她以自己的名义,申报这个“专利”。

    专利局的官员上前,为这个新专利进行登记,记录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宇文温笑眯眯的对陈婤说:“这专利申请成功,接下来,不止两京线要改造,其他几条电报线也得改,电报的传递速度瞬间实现了同步送达,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要改造,就必须用上你的专利技术,按规定,得付专利使用费,一年年累积下来,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哟。”

    陈婤闻言有些不好意思:“妾、妾不需要这专利费的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,规定就是规定,不然专利制度如何保障发明人的权益?”宇文温说完,向专利局的官员点点头,随后带着陈婤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爱妃有了实用价值很高的“科研成果”,是该申请专利,然后享受发明的好处,虽然皇宫不缺这点钱,但宇文温认为对于陈婤来说,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不该是站着只会低头,躺下只会张腿的漂亮花瓶,他和佳丽们相处,不该只有“啪啪啪”,应该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见着陈婤那激动万分的模样,宇文温就觉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神奇的“电驿”,省去了中转的收发员,解决长距离电报信号的“延迟”问题,提升了电报的通信效率,可喜可贺,但对于电报技术的突破,帮助不大。

    电报,依旧是“独木桥”状态,同一条电报线路,依旧只能一方发报、一方收报,两边不能同时收发,依旧是点对点的“通讯”。

    所以,一切照旧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心中无奈,并没有表现在脸上,因为专利证书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制作完成,所以他不打算在专利局待下去,问陈婤:“今日难得出宫,想去哪里看看?”

    陈婤其实很想去东、西市转转,但皇后说过,尽量不要让天子在市井街头转悠,免得发生意外,于是她摇摇头:‘陛下,还是回宫吧。’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那便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和陈婤登车,起驾回宫,刚走出去不远,林有地却从后面赶上来:‘陛下!陛下!’

    林有地是天子近臣,所以侍卫们没有将跑向御驾的林有地扑倒,只是颇为礼貌的将其与马车隔开一段距离,宇文温听得林有地在喊,便让马车停下,吩咐侍卫让林有地过来。

    拉开窗帘,对已到车边站着的林有地说:“何事如此焦急?”

    “陛下,有、有、有新、专利到、了!是益州、分局上、呈的新专利!”

    宇文温笑道:“是什么方面的专利,让林大匠急得如此模样?”

    林有地因为过度激动导致会说话结巴:“陛...陛下!有、人申、申请了电、报专利!”

    宇文温正想说哪来的山野村夫,把早就公布原理的电报当做专利申请,却听林有地补充:“陛下!是、是新式电报专利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