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七十六章 意义(续)

    面对质疑,张鱼的回答有些无力,首先,他承认这据点的发展潜力不行,周围没有大平原,不利于屯田,而要想东进,还得翻山越岭,至于山岭东面到底有什么,目前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说贸易,也没什么贸易对象,即便日后和周边部族打好关系,以这些部族那几近于茹毛饮血的生活状态,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拿出来做买卖。

    至于矿产或者特产,不经过至少十来年的勘探,根本就勘探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也许能如吕州地区般,勘探出矿藏丰富的金、银、铜矿,但也许什么也没有,不管是哪种结果,短期内这个据点必然是处于亏损状态。

    那么,维持这样据点的意义何在?

    为了向辽东移民,朝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做宣传及动员,好不容易才有了像样成绩,这还是汉时故地,距离河北不过三、四日海路距离的辽东。

    而两万余里外的新大陆,乘船要在海上不间断走两个多月才能抵达,到了之后也没有什么肥沃平地分给移民,谁愿意去?

    还不如去辽东。

    不要说移民,就是连官吏、将士甚至商贾未必愿意去那鬼地方喝西北风,要知道,南方万里之外的澳州虽然是流放之地,好歹有鳄鱼皮、袋鼠皮可以赚钱,而两万里之外的新大陆,有什么资源、产出可以盈利?

    张鱼说了一通面临的问题,随后话题一转,说起据点的重要意义。

    这个据点当然有意义,因为是中原海船沿着黑潮东进、在茫茫大海上航行数月后抵达新大陆的第一个落脚点。

    疲惫的船队必须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进行补给、休息,也让船员能够上岸休息缓一缓,顺便维修船只。

    张鱼认为,即便这个据点的贸易、采矿、屯田价值很低,甚至无法容纳多少移民,但对于海上航线来说,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中转、补给港。

    中原船队,必须在新大陆有一个可靠的港口落脚,才能对这个可能记载于《山海经》的神秘之地进行有效探索。

    中书令王闻言发问:“《山海经》?莫非,是其中的《东山经》。。。你是说,那极东之地,可能是《东山经》所述区域?”

    张鱼行礼后说道:“下官只是猜测,未有真凭实据,然则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了,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,《山海经》是上古奇书,其中描述的各地山川、河流、飞禽走兽和奇花异草,让人看了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若以中原及周边地区为参考,《山海经》上的许多山川河流的记载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,可若是将眼光放远些,却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譬如《山海经》中的《东山经》,若以中原为参考,中原东部为青齐之地,其山川地势,如何是《东山经》上记载的那般?

    但是,若把“东山”的位置,放到如今刚发现的“新大陆”,那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且不说极东之地的土著是否为殷商遗民,若那地方真是《东山经》所说之处,是否意味着上古时期就有能人异士去过那边,书上所载珍禽异兽、奇花异草是否存在?

    传说中的不老仙药、仙境,会不会就在这广袤的新天地里?

    大家的好奇心被张鱼的回答勾起来,王又问:“那么,探索新大陆的相关费用,谁来承担?朝廷不能为了探索万里之外的荒凉之地,耗费大量民脂民膏。”

    张鱼答道:“下官以为,由北洋贸易公司负责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忽然发话,与会三高官官赶紧端正姿势,做侧耳倾听状。

    得了两个“托”的铺垫,宇文温顺理成章挑起话题:“北洋贸易公司,是专营海贸的商社,不是什么花钱搞探险游戏的会社,没道理让股东们的钱,就这么投到看不到前途的探索中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朕对极东地区很感兴趣,真想看看,绵延群山那边,是何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有没有殷商遗民建立的商国,无论那里有没有奇花异草,珍禽异兽,亦或是长生不老药,朕,都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这几日让张鱼“背台词”,又让让王当“托”,就是要把持续探索新大陆的事情定下来,定个调,免得朝野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如意算盘,是张鱼带着辣椒、玉米、土豆回来,然后要动用舆论工具,譬如推出“探险队及铁血大战异形”故事,将新大陆吹得天上有、地上无,以便说服政事堂诸公支持布局新大陆。

    但张鱼两手空空回来,“剧本”得改。

    宇文温继续说:“不需要朝廷拨钱粮,也不需要北洋贸易公司出资,朕自掏腰包,资助探险队,探索新大陆!”

    连“长生不老药”都说了,在座的高官哪里听不出天子的意思,自古帝王为求长生不老,什么办法都用上了,如今这位若真是要求长生不老药,谁会自找没趣站出来劝谏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一家之财力,恐怕支撑不了几年。”宇文温先定了个调子,然后开始讲道理,免得让大家以为他主张探索新大陆就是为了求长生不老药。

    “所以,朕的意思,是决定委托北洋贸易公司经办此事,最好成立一个分号或会社,负责筹措资金,募集人手,对极东地区进行长期探索。”

    “若发现奇花异草、珍禽异兽,还有矿产资源,开发权,均由这个分号或者会社所有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朝廷财政不需要承担探索新大陆的费用,近期,只需要派员与新大陆可能存在的邦、国进行外交,至于以后是否有驻军、设州县的需求,视情况而定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把话说到这份上,意思已经很明显:

    将新大陆的探索,当成一个赌局来经营,组织民间人士进行一场豪赌,赌中了(新大陆有高价值资源或者植物、动物),出资者发大财。

    赌输了,愿赌服输,即便是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确定天子不需要朝廷承担探索新大陆的费用,而是自掏腰包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但随后心思便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按说,天子花的钱也是民脂民膏,但当今天子不同,生财手段了得,不靠贡赋,不靠垄断专营,只靠正常经营,就已经到了“富可敌国”的程度。

    虽然外间无人知道内帑(皇家私产)有多少,但“有识之士”都能得出一个大概结论:天子只靠经营产业,就已经是天下第一大财主。

    那么,对方总不至于钱多没处花,就往极东地区新大陆扔吧?

    所以,新大陆到底有什么东西,值得天子如此执着?

    是长生不老药?还是。。。。发财的新门路?

    对于三高官官而言,能坐在这里,已经摆脱了逐利市侩的格局,心怀天下事,所以不会一想到有财路,就想着自家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许多人觉得,若探索、开发新大陆有得赚,那么朝廷要不要作为“投资者”,也往里面投资?

    将一部分财政收入用来投资,“钱生钱”,只要确保不亏、每年都有分红,可比发行国债要好,而且还不用加税,不会引得民怨沸腾。

    对于宰执们来说,财政压力小一些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看着淡定的天子,大家心中疑问越来越大:天子擅于货殖(做买卖)是出了名的,想来不会做亏本买卖,那么。。。。

    探索甚至开发新大陆,意义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莫非那地方,真有不得了的东西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