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七十章 黑色金子

    涨海以东南,吕州之南,婆利国,适逢每年一度的“大祭”,所以国都一片欢腾,远道而来的丁正元,作为国王的老朋友,和随从们一起,作为贵宾参与庆典。

    时值十一月,已是入冬时节,婆利国虽然不会下雪,但气候也没那么炎热。

    身着丝绸所制盛装的国王、王后、贵族们,一边喝着玻璃杯里的冰镇“狼目酒”,一边吃着“爆米花”及各类中原式美食,看着盛大的游行队伍,一个个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丁正元就坐在国王身边,见着国王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,适时的举杯祝酒,祝婆利国来年风调雨顺、国库充足,祝国王和王后身体健康,祝王室人丁兴旺。

    对于朝廷来说,南洋小国只要不是“刺头”,愿意和朝廷友好交往,那么就是“友好国家”,而对于南洋贸易公司来说,只要南洋诸国愿意做买卖,那就是必须热情服务的大客户。

    婆利国,或称“婆黎国”为南洋涨海东南大岛“婆罗洲”上的一个国家,这大岛生产香料,沿海地区也有大量海产,却罕与中原来往。

    据说,在刘宋元徽年间,就有婆利国遣使献方物的记载,到了萧梁天监年间,婆利国又遣使抵达建康,所以才在中原文献里留下“婆利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其国没有史书,所以说不清何时立国,自那以后,也没怎么和中原加强往来,但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婆利国虽然是南洋小国,但对于中原海商颇为友好,当今国王是个妙人,识时务,愿意和南洋贸易公司做大买卖,国中大量出产的各类香料和海产,都以优惠价格向南洋贸易公司出售。

    所以,丁正元可得把对方伺候得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婆利国气候炎热,即便是冬天,也冷不到哪里,所以自古未见过冰,国中贵族根本就不知道冰的好处,于是南洋贸易公司大量供应从北方运来的冰。

    让国中权贵和富庶之家,炎炎夏日里有冰消暑,甚至睡觉时旁边都能放上一大块冰降温,至于饮食,各类冰镇饮料五花八门,让这些撮尔小国君臣,享受到了冰的美妙之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中原的丝绸、茶叶、瓷器、玻璃器皿、香皂、美酒等物美价廉的产品,在婆利国大规模倾销,让其国人都享受到所谓的“高品质生活”。

    而南洋贸易公司,通过垄断和婆利国的贸易,为朝廷和公司赚取大量利润,所以即便是看在钱的份上,丁正元都要对国王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即便“大祭”的场面不怎么样,对于丁正元等人来说,和州郡社戏差不多,不过心中的不以为然,绝对不会在面上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主宾把酒言欢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入冬,北风起,朝廷派使节乘船走海路前往罗马和波斯,丁正元随船南下,不久前船队抵达马六甲海峡东端狮城,他在狮城下船,然后浮海东渡抵达婆利国,就是要参加该国的庆典。

    这种喜庆日子,他当然要陪着主人高兴,不能乱说话、煞风景。

    祭奠持续了大半日,临近黄昏、天色渐暗,庆典现场除了点起大量篝火和火把,筵席所在位置还点起大量蜡烛,将现场照得宛若白昼。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,丁正元命人释放早已准备好的“焰火”,夜空中不断绽放的烟花,将庆典推向了**。

    在数年以前,婆利国人世世代代都没见过如此神奇的“焰火表演”,而正是周国船队的到来,让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看着天上绽放的火光,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喝得酩酊大醉的国王,心中异常高兴,踢翻酒案,拉着满面红光的丁正元直接就跳起舞来,丁正元哪知对方的舞蹈该如何跳,索性手舞足蹈,陪着国王跳。

    周围贵族们见着国王高兴得跳起舞,而“丁董事”也在跳舞,立刻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半醉半醒的国王,扯着丁正元,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:“丁,丁!我还要波斯美人,还要!”

    “好!大王喜欢波斯美人,鄙人一定送来,!大王要多少,就有多少!”

    “好好!你给我美人,我也给你黑水。。嗝!”国王打着酒嗝,兴致勃勃:“黑水,你们要多少都行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翌日午后,从宿醉中醒来的丁正元,草草吃了些东西,离开暂住一晚的王宫,往要塞而去。

    要塞,当然是指南洋贸易公司设在婆利国的要塞,要塞有驻军和相关人员,共计上千人,囤积着各类物资和粮食,还装备着火炮,是一处重要的军事据点。

    公司在婆利国设要塞,当然不是为了灭国,婆利国愿意做买卖,那就是互惠互利的“客户”,所以没有动手的必要,要塞及驻军的存在,是为了保护一个很贵重的资源。

    那就是“黑色的金子”石油。

    婆利国所在地区,自古以来就有“黑泉”存在,所谓“黑泉”,就是地里会渗出一些黏糊糊的“黑水”,仿佛一眼泉般。

    这些黑水就是中原所称的“石脂水”,可以点燃当做燃料,据说当年婆利国使者出使萧梁时,就把石脂水当做礼物。

    如今,这“石脂水”有了新名字,叫做“石油”。

    关中延州地区,已经有正式开采的“油田”,工场将石油提炼出“蜡”,制作成蜡烛,产量很大,是一门不错的买卖。

    所以,婆利国的“黑泉”,就成了“钱泉”。

    南洋贸易公司和婆利国做买卖,试着在那些有“黑泉”的地区钻井,果然钻出“油井”。

    油井不算深,不需要费太大力气就能将这些石油抽出来,产量不低,名为“婆罗洲石油”。

    现在,婆利国的“油田”已经正式开采,是南洋贸易公司的摇钱树,必须驻军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这里的石油,“含蜡量”不及延州的石油,但一样可以提取出“蜡”,制作蜡烛,或者提取出一些润滑油,给机器的转动部件润滑。

    而且婆罗洲石油不需要提炼,就能直接作为“猛火油”使用,或者作为灯油大量销售。

    因为婆罗洲石油烧起来残渣少,所以还有另一个重要用处,那就是作为火轮船的“燃料油”。

    南洋贸易公司做过实验,同样船型的明轮船,装载同样重量的燃料,烧婆罗洲石油的明轮船(用的是实验型燃油蒸汽锅炉),比烧煤的明轮船明显走得远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石油燃烧所释放的热量,比同同样重量的煤炭要高得多,油和煤之于火轮船的区别,就如同干饭和稀粥之于人的区别一样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石油黏糊糊,容易堵塞管路和“喷油口”,导致实验型燃油蒸汽锅炉寿命很短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石油要经过初步“精炼”,以获得“精火油”。

    “精火油”不那么粘稠,杂质更少,实验型燃油蒸汽锅炉以其做燃料,寿命很长,耐用很多。

    将来,至少在南洋地区,以螺旋桨为推进装置的火轮船推广后,要进行跨海长距离航行,靠着烧“精火油”就能实现,而“精火油”作为上好灯油,同样也能有巨大销路。

    在巨大的需求量下,靠着薄利多销,婆罗洲石油能让朝廷和公司获得大量利润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些黏糊糊的黑水,说是黑色的金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丁正元来到要塞旁,看着附近椰林里的一座座油井,看着一座座烟囱上摇曳的火焰(油井废气燃烧烟囱),看着忙碌的工人,心中畅快无比,真想高声大呼:

    这可都是喷钱的泉眼啊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