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以紫乱朱

    礼部,会议室,一场讨论正在进行,与会人员里,有身着官服的官员,也有身着常服的平民,如此违和的场景下,大家关注的却不是官、民混坐,而是一副巨大的舆图。

    舆图画的是极西之地波斯国周边的形势,讨论的内容,就是朝廷要如何与波斯国打交道,以便南洋贸易公司能更好地在极西之地赚钱。

    南洋贸易公司董事丁正元,此刻作为讲解人,将南洋贸易公司的“诉求”,向在座的礼部官员进行汇报。

    若朝廷促成波斯国和罗马国停战、并与这两个国家缔结贸易合约,南洋贸易公司未来的业务量和利润,会出现爆发性增长。

    “诚如舆图所绘,波斯国国都泰西封东南数百里外,就是一道狭长的海湾,此湾为西北-东南走向,目前被兵部命名为‘波斯湾’。”

    “波斯湾西南,是一块广袤的沙漠地区,名为‘撒拉逊沙漠’,撒拉逊沙漠三面环海,大家请看其西南部...”

    “这里也有一道狭长的海湾,走向同波斯湾一般,这海湾兵部命名为***,其西北段尽头,以及西面陆地,为罗马国的阿非利加总管府。”

    “***的东南方向海口,北面陆地是撒拉逊沙漠的南段,这片南端地区,音译为‘也门’,如今是波斯国管辖。”

    “与也门隔海对望的西南面陆地,是‘阿克苏姆国’的国土,这阿克苏姆国疆域辽阔、历史悠久,北面陆地国境和罗马国的阿非利加总管府接壤,数十年前,也门为其国土,后来为波斯所夺。”

    “阿克苏姆国为罗马国盟邦,却因为国力相对较弱,无法收复也门失地。”

    “自波斯和罗马交恶以来,也门的波斯水师封锁红海海湾出口,所以罗马国和天竺乃至皇朝的海贸中断,阿克苏姆国水师羸弱,对此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若此次朝廷能够劝和两国,并与之缔结贸易条合约,那么,请看这里....”

    “公司的述求,就是在也门租借一片港区,作为公司专营的贸易港,即租界,租界事务及人员由公司管辖,如果有别处犯事、逃入租界者,波斯官府要捉拿,也得租界方协助,不得擅入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船队抵达也门,波斯官府只能按船收税,不得登船检查,不得干扰船只进出,而船队是到红海末端的罗马国做买卖,还是到海对岸的阿克苏姆国做买卖,都和波斯国官府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波斯国不同意,那么公司就会到也门对岸、阿克苏姆国的海岸地区设贸易中转港及租界,相关费用和市舶税,自然就和波斯国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与此同时,也门东南外海有一大岛,荒无人烟,并无官府,却有淡水河流,此岛正好扼守海湾进出口航道,所以多有海寇盘踞,波斯水师多次清剿,却治标不治本。”

    “此岛必须由朝廷控制,然后建立要塞、港口、船场,以便公司驻泊船队,防备不测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不测?自然一是海寇,二是防备波斯国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“波斯国若有变,公司在也门的人员及货物,好歹能撤往这大岛避难,而公司的武装人员及船只,也可以驻泊此岛,随时护卫商船,却不需要驻泊也门,引来各种麻烦。”

    丁正元洋洋洒洒说了一通,将南洋贸易公司对“西洋”地区的贸易布局一一道来,简而言之,就是不光要在“西洋”地区有几个贸易据点,还得几个武装力量据点。

    随时可以打击海寇,或者作为紧急避难地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所谓“西洋”,目前指的是东起南洋马六甲海峡西端,西至阿克苏姆国以东的广袤海域。

    而丁正元此刻所说“西洋地区”,是指诸天竺以西、波斯以南、阿克苏姆国以东的海域,为西洋的西半截,在这里,周国可以和波斯、西天竺、阿克苏姆以及罗马国等国家开展海贸。

    周国的茶叶、瓷器、丝绸、生丝、纺织品、纸张、各类手工业品还有南洋香料,都可以在西洋大规模销售,然后从各国购入特产,运回中原。

    波斯、罗马、西天竺且不说,就说阿克苏姆国,这个国家数百年来就是贸易大国,盛产黄金、象牙、香料、犀角和玳瑁,而中原的特产也能深受该国欢迎,双方进一步开展贸易,所得利润不会低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增加朝廷的财政收入,必须大力发展西洋贸易,那么建立一个完善的贸易体系就很重要,但若没有武装力量的保护,这一切,不过是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西洋地区,自古以来就有繁荣海贸,周国船队来这里做买卖,属于外来户,之前,贸易额还不算大,所以没什么,但日后周国海商大规模进入西洋做买卖,就是在抢别人的饭碗。

    断人财路,如同杀人父母,原本就在做海贸的各国海商,以及那些亦商亦寇的海寇,还有各国水师,看着满载大量货物的周国船只,必然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西洋海域的主要航线就那么几条,所以,保不齐一路上有许多扮作海寇的不明身份船只“守株待兔”,等着周国船队送上门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有可靠的武装船队驻扎西洋,才能确保商船的安全,这就需要朝廷出面,和西洋各国谈好条件,以便让武装船队有落脚点。

    丁正元作为南洋贸易公司董事,在礼部会议室发言,就是代表南洋贸易公司和海商们,将贸易需求向朝廷阐明,以便朝廷使节能够按照他们的需要,和西洋各国谈判。

    这些需求不是请求,而是要求。

    礼部的官员,可以有不同意见,双方可以坐下来讨论、协商,但绝不能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因为今时不同往日,丁正元能坐在这里说话,不是说他多有钱,而是他代表的利益集团,需要他向礼部提要求。

    朝廷大兴海贸,海贸为财政带来巨大收入,与此同时,满朝文武和各地大族、豪商也多多少少参与到海贸中来,无数人聚集成一个个利益集团,迫切需要海贸为朝廷和自己带来更多的利润。

    西洋距离中原有万里之遥,那里发生什么事,罗马国和波斯国打成什么样,本来和朝廷一点关系都没有,但现在不同了,朝廷费尽心思要在西洋布局,为的就是多赚钱,填补越来越大的财政开支。

    所以,礼部官员可以看不起“丁正元”这个商人,私下里嘲讽商人参与国事是“以紫乱朱”,但没有一个礼部官员敢不给南洋贸易公司董事面子,没有谁敢把南洋贸易公司提出的谈判要求当做耳边风。

    丁正元结束发言,听着其他人发表讲话,看着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官员,心中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以紫乱朱,指的是小人冒充君子,现在很多官员说商贾参与制定国策(指的是和西洋各国谈判要提什么要求),就是一群小人扮作君子,和君子们在一起议事。

    这种私下里的讽刺,丁正元听到了风声,当然心中不快,不过不要紧,时代不同了:我们能给朝廷赚大钱,你们能么?

    你们是官又如何?当官有什么了不起,老子钱多,请最好的老师,买多多的习题集,培养儿子、族人读书,什么都不用管,只管备考科举,再过个二三十年,老子一样是官宦人家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