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六十六章 公道话

    宇文温提的问题,史万岁和杨济哪里知道答案,在此之前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罗马国的使节已经抵达长安,宇文温见两位摇头,便将一张地图摆在案上。

    开始讲一个“很久很久以前”的故事。

    故事地点,在万里外的极西之地,故事主角,一个是罗马,一个是波斯。

    两个国家的恩怨已经持续数百年,不死不休,为了弄死对方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数百年的纷争,双方轮流占上风,打着打着打累了,就坐下来和谈,和平时光维持了几年,双方觉得自己又有力气了,于是撕破和约,继续打。

    正面战场打得头破血流,盘外招也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罗马国的北面和西面都是蛮族,于是波斯国花钱撺掇这些蛮族的王和可汗,从后背对罗马捅刀子。

    罗马国为了专心对付波斯国,不得不花钱买平安,波斯国给这些蛮族多少钱,他们就双倍送给对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罗马国也以牙还牙,同样收买波斯国北面和东北面的蛮族,让其从后背捅波斯国。

    波斯国自然也得花双倍的价钱买平安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冤家不仅为了从正面击败对方花了大量军费,也为了请人捅刀子或者避免被人捅刀子而花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两国交界处,那大片富庶的地区,是双方死都不肯放弃的肥肉,却因为战火连天弄得百业凋零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就是两头猛虎在争夺一头肥牛,但谁也无法安安心心从肥牛身上吃肉,不仅如此,自己的体力也被无休止的撕咬弄得骨瘦如柴,而那头肥牛,同样也瘦得皮包骨。

    两头猛虎在不停撕咬,周边围了一群狼,各种占便宜,反倒吃的脑满肠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头猛虎应该休战,好歹休养生息个几十年,以便恢复元气,然而数百年的恩怨,哪里是说放下就放下的?

    但机会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二十多年前,中原这时是尉迟惇作乱的时候,波斯国的万王之王,被手下大将发动的叛乱赶下台,其子逃往宿敌——罗马国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这个逃亡的王子,得罗马国的皇帝看中,不仅将公主嫁给他,还派出大军送女婿回国,击败逆贼,成功复位。

    至此,两国关系由仇人变成翁婿,总算是安稳下来了。

    好景不长,差不多十年后,罗马国发生叛乱,叛军将领弑君,于是波斯女婿有了复仇的大义,两国战事再起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打下去,你们觉得会如何?“

    “自然是鹤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史万岁如是说,这是很明显的事,他看着这画着罗马和波斯疆域的草图,很容易就看到这两个国家的后背,都有恶狼在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要么是两头占便宜,要么是乘着其中一个国家倒霉,然后来个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已经持续数百年,诚如天子所说,原本两头精壮的猛虎,此时已经被沉重的战争负担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杨济点头赞同,却不说什么,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两位点头,继续说下去:“那么,对于皇朝来说,这两个国家,谁胜谁败,有关系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万里之外的事情,与皇朝有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做买卖的商家,想要赚大钱,就不能让两个大客户斗得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波斯国和罗马国交战,波斯国断了罗马国往东的海路,这对于皇朝而言,就是少了一个大客户,本来可以赚两份钱,现在不要说一份,连半份都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波斯国为了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灭掉宿敌,已经穷兵黩武,没那么多资金来和皇朝做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什么?朝廷最大的收入来源——海贸,利润增加不如预期,若是以往倒无所谓,可如今变法在即,财政开支大增,过上几年,如果海贸不能提供更多的利润,财政是吃不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两个国家不能再打了,必须要有个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,大家握手言和,一起做买卖,休养生息,不好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史万岁有些疑惑:“陛下,万里之遥,鞭长莫及,官军是不可能远征的,即便。。譬如即便能攻入波斯国国都,可要守住那地方,代价太大,大到朝廷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若想劝架,人家又怎会听?“

    “没错,光靠喊,哪里能劝架,不过如果。。。。”宇文温说着说着,笑起来:“如果,劝架的人背着一筐猛炸药,说谁敢不听公道话就会被他炸死。。。”

    史万岁听到这里,心中一惊,和杨济不约而同脱口而出:“猛炸药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猛炸药,你们看这里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指着地图上两国交界处的“黎凡特地区”、其西北部沿海位置一个点:“这里,是他们的兵家必争之地,音译为‘安条克’,其地位十分重要,类似于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类似于徐州彭城,‘安条克’一旦易主,攻守之势亦随之变动。”

    “安条克,是罗马国东方防线的核心,类似徐州彭城之于南朝淮水防线,所以,波斯国要击溃罗马国的东方防线,就得拿下‘安条克’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,波斯大军围困‘安条克’,志在必得,而内忧外患的罗马国,只能靠新君御驾亲征,带着所剩无几的野战主力来救。”

    “两军在安条克城外爆发决战,一如当年萧梁攻打元魏,爆发了寒山之战那般。”

    “据南司(南洋贸易公司)所探消息,那一战双方打得昏天黑地,罗马军渐渐不支,眼见着波斯铁骑突破拦截从侧翼迂回而来,罗马将士军心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,罗马新君让亲军投入作战,以猛炸药将对方的冲锋打退,然后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罗马将士在猛炸药的帮助下,瞬间将波斯军打崩,然后乘势掩杀,那场面。。。。啧啧。。。”

    猛炸药的威力,史万岁和杨济自然是知道的,所以虽然宇文温没有具体描述那场大战的情景,他们也能想象这一战里波斯大军有多惨。

    难怪两国遣使来中原,原来。。。。

    杨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:“陛下,莫非先前就暗中将猛炸药送与罗马国?”

    “送?”宇文温又笑起来:“如此神兵利器,得花钱买!还得是金币!”

    “罗马国风雨飘摇,内忧外患之下,新君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,南司卖给他的猛炸药轰天雷,比一万精兵都厉害,要不是有猛炸药,他的大军在‘安条克’就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他打了这一场大胜仗,在国内的声望瞬间暴涨,人人都说新君有神通,连一直冷嘲热讽的某些大贵族、大将军都不敢吭声,低眉顺眼,你说这买卖划算不划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罗马新君遣使携带大量黄金东渡,就是来求购轰天雷,带回去救国救命。”

    “波斯国不知其中奥秘,之所以遣使来朝,就想求皇朝拖住西突厥,不想让西突厥有机会趁火打劫,因为波斯国此战大败的损失倒是其次,军心大乱才让那万王之王坐立不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战,许多波斯将士亲眼看见罗马军队召唤九天神雷杀敌,瞬间就把己方大军打崩,你想想,波斯君主要安抚军心、说服大家相信那只是意外,会有多难?”

    “万王之王,敢拍着胸脯向贵族、将领保证,保证下一次交战,罗马军不会再来一次?他不敢保证,那么将士们又如何有信心打胜仗?”

    “在接下来的战争里,双方会很尴尬,为什么?因为罗马将士盼着新君再次施展神通,获得新一次的决战胜利,而波斯将士害怕罗马军队施展神通,所以士气低落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罗马的新君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知道轰天雷已近用得差不多,若是在新的决战里,他施展不出神通,无法击败敌人,好不容易得来的好局面就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麻杆打狼两头怕,先前嗷嗷叫着要灭国的波斯军队,攻势瞬间停止,而嗷嗷叫着要趁着神灵保佑去收复失地的罗马军队,也开始‘静待时机’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南司的汇报,自安条克之战后,两国主力很快脱离接触,没了决战的心思,只有零零星星的小规模接战。。。”

    史万岁和杨济听到这里,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:天子居然把军国利器猛炸药卖给罗马国,强行给罗马国续国祚,这也太。。。。

    据说猛炸药的配方十分复杂,所以根本就不会怕对方仿制,而有了那什么“安条克之战”的实战效果,交战双方对于这个武器(神通)的威力都很清楚,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所以,能够大量(相对而言)出售猛炸药的周国,其态度会决定波斯、罗马战争的结果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猛炸药居然能起到这样作用,真是。。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史万岁和杨济不约而同想到这点,只觉天子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宇文温懒得自夸,继续说下去:“所以,有了这个前提,朕再出来说句公道话,让双方握手言和,然后和皇朝一起做买卖,谁敢不听?”

    “罗马国不听,好,朕就明明白白告诉他们,下一次,就轮到波斯兵马对着罗马军队放九天神雷了!”

    “波斯国不听,好,朕可以保证,罗马军会一路‘轰隆隆’,一直轰到泰西封,然后破城而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