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六十三章 改制(续)

    兵部,办公室外,等候入内的官员将等候室挤满,办公室内,几乎被卷宗淹没的兵部尚书刘文静,向围在办公桌旁的下属交代着事情。

    朝廷即将调整行政区划,实行政区、军区分离,所以尚书省各部都忙得不可开交,兵部也不例外,因为各总管府取消,取而代之的是都督府,所以相关事务分外繁杂,让刘文静连轴转了大半月。

    不,从开春以来,他就在忙。

    白天忙,晚上忙,大会小会不断开,然后天天都要不停说话,若不是有茶润喉,怕不是要把喉咙都说哑了。

    也亏得刘文静年富力强,加上二十多年的历练,如此强度的忙碌对于他来说,还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交代完毕,几名下属告退,又有官员入内,开始汇报事情,并听候他的交代。

    刘文静喝了几口茶润喉,起身,来到挂着巨大舆图的墙边,指着舆图上的山川走势,说到:“都护府的设置,既要考虑地势,也要考虑相互牵制,而都督府亦是如此....”

    “然而考虑了相互牵制,也得考虑相互协作,否则一旦出现跨境流窜的流寇,各道都指挥使司若协调不好,会让对方有机可乘,这时候,还有都护府来亡羊补牢。”

    “可流寇若流窜于各都护府交界地区,那该如何协作以将其清剿?”

    “都护府相互牵制,就可能出现相互扯皮,所以,相邻都护府的防区,要考虑到流寇问题,一个都护府的设置,尽可能将一些容易被流寇盘踞的地区完整囊括,不要留下隐患...”

    刘文静的考虑并不是多余的,都护府的职责之一,对内说好听点就是保境安民,说直接点就是镇压叛乱或者大规模民变,所以防区的划分,必须考虑如何“高效”完成这一职责。

    政区、军区分离,为道(府)和都护府,基于现实考虑,各都护府的防区必须不同程度的“犬牙交错”,避免某个都护府坐大,以至于有能力割据自立。

    但“犬牙交错”的结果,就是一旦有各道对付不了的流寇在各都护府边界转悠,届时由哪个都护府来“管”,就成了容易扯皮的事情。

    各都护府的军队,原则上不可以跨境作战,必须提前获得朝廷批准,但这样的原则,在清剿跨界流窜的流寇时,就会让官军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都护府内,各都督府交界处,也容易出现“谁都能管,结果谁都不管”的状态,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官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官场常态,刘文静可不敢对官僚们办事的积极性有任何乐观期盼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尽可能减少“谁都能管、谁都不管”的地区,不给流寇以占山为王、蓄养实力的机会,都护府和都督府的防区划分,必须考虑周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旦遇到天灾,导致大量流民出现,虽然“第一责任人”并不是都护府,但为了防止野心勃勃之辈聚众谋反,相应的对策也得有。

    所以,历史上多发灾难的地区,最好不要被两个以上都护府“分割”,若不得不让多个都护府“分割”,那也得提前定好规矩。

    以免日后真的出现流民,几个都护府都不能及时去管,导致流民演变为流寇,那可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改制,听起来简单,但牵一发动全身,相关的变动,影响范围很大,所以刘文静和下属们终日忙碌,就是要为来年行政区的全面实施而努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是傍晚时分,忙了一天的刘文静,看看外面依旧等候入见的官员,无奈的吩咐:“先让大家去食堂用膳,晚上继续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,民部,民部侍郎杜淹,在食堂用完晚膳,走回办公楼,夜幕下的民部大院灯火通明,办公楼也不例外,这座三层建筑自从投入使用以来,各间办公室就没空过。

    而杜淹的办公室位置,也从一楼升到二楼,然后升到三楼。

    再过几年,也许又会回到一楼,因为六部尚书的办公室,都是在一楼的(独立院子里)。

    杜淹如是想,慢慢向办公楼走去。

    他作为民部侍郎,可以让食堂将饭菜送来办公室,不需要亲自去食堂用餐,但在办公室坐了一天,是该起来走走,活动一下筋骨,顺便透透气,让脑袋清醒些。

    朝廷改制,政区和军区分离,而政区的行政机构又分为承宣布政使司、都指挥使司、提刑按察使司,三使司分立,所以相应的变动不少。

    变动于明年元月定型,所以六部官员要为此忙碌上大半年,各种大会、小会接连不断,各部之间还得相互协调、沟通,工作强度翻了几倍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各部尚书反倒相对清闲一点,最忙的就是作为副官的侍郎们,也亏得杜淹年富力强,又历练了将近二十年,所以处理其堆积如山的公文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忙归忙,却也是展现能力的时候,他已经是侍郎,距离尚书一步之遥,只要再加把劲,就能到一楼办公,再过几年,说不定就能入政事堂了。

    只有三高官官才能入政事堂议事,所以,能否入政事堂,代表着一个官员是否跻身宰执之列。

    天底下的官员,谁不想成为宰执?

    当官就要当大官,杜淹不通兵事,也没能力驰骋沙场,想要讨好天子也不得其门而入,所以想要向上爬,就得靠政绩,要让天子看到他的能力。

    天子重实务,耳目遍及朝野内外,所以杜淹觉得自己只需要努力表现,就一定会有回报,如果贸然去阿谀奉承,搞不好画蛇添足。

    近二十年来,他的仕途经历就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杜淹停下脚步,看着一处灯火通明的小院,那里,就是民部尚书的办公室所在地。

    能当到尚书级别的官员,大多年纪都上来了,所以成日里上下楼多有不便,所以办公室还是在地面为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各种配套设施,以及舒适的住处,而各司官员,如果晚上在官署加班,休息的时候就只能挤宿舍楼。

    虽然作为侍郎,肯定有专门的宿舍,配套设施齐全,但彰显级别的特别待遇,谁不想要呢?

    杜淹走进办公大楼,来到三楼,沿着走廊向自己办公室走去时,见着旁边各办公室里的官员已经陆续吃完饭,便吩咐随从:

    “通知各司正副长官,于十分钟后,七点半,在三楼会议室开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