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六十一章 异类

    夜,寝宫内鼾声大作,榻上,仰卧的宇文温打着鼾,被其揽在身边的尉迟炽繁苦着脸,听着耳边传来的如雷鼾声,根本无法入睡,想挣脱却不行,只能苦熬。

    宇文温很少打鼾,一般是在很累的情况下,睡着后才会打鼾,而不巧的是,宇文温方才熬夜写东西,也不知在写些什么,似乎十分费脑,所以许久之后才上榻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醒来的尉迟炽繁,正要履行侍寝职责,结果宇文温搂着没多久就睡着了,睡着没多久便打鼾,让尉迟炽繁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行,得想办法。

    然而尉迟炽繁挣扎数次,都无法“惊醒”宇文温,想要捂对方的嘴,却怕宇文温以为“遇刺”导致出事:且不说会不会吓出毛病,届时宇文温为了自卫,乱打、乱抓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直坚持锻炼,所以强壮有力,又经常教尉迟炽繁一些极其血腥的防身术,譬如踢裆、扣(插)眼等招数,故而尉迟炽繁不确定对方急起来会不会“一招毙命”。

    可鼾声不停,她就根本无法睡觉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摸摸宇文温颌下小胡须,有节奏的轻轻扯,扯了一会,果然宇文温哼哼唧唧起来,松开揽着她的右臂,用右手去摸下巴,随后翻了个身,侧睡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鼾声如雷,但尉迟炽繁得了解脱,赶紧起身去找堵耳朵的东西。

    堵耳朵最好用棉花,但现在急切间找不到,尉迟炽繁点起蜡烛来到书案处,打算扯些“餐巾纸”堵耳朵,却见书案上摆着文稿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知道朝廷如今在酝酿“变法”,其中之一就有“改制”,要对行政区划进行调整,还要进行“文武分途”,将政区和“军区”分开。

    由此,会进行一系列的调整,尉迟炽繁觉得宇文温方才熬夜写东西,写的内容应该和改制有关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宇文温写的文稿、画的草图,如果没让她看,她绝不会去主动翻看,以免引得宇文温不快。

    所以,这文稿不能看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探手去拿案上放着的餐巾纸盒子,不经意间借着烛光光照,看清了文稿的标题:

    设定:抱脸虫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凌晨,宇文温已停止打鼾,用餐巾纸堵着耳朵的尉迟炽繁也进入梦乡,但却睡不好,因为她做起了梦。

    做梦的原因,自然是因为之前看的那个“设定”,于是睡着睡着,就变成了“我”。

    我,是一个商人,在番禹港做买卖时,遇见一个贩卖古物的老渔民,这古物是他在海上捞起的一个木箱里发现的,形状像个蛋。

    这个蛋大概有食盒大小,似乎是巨大飞禽的蛋,外壳坚硬,但当老渔民用沾着淡水的布擦拭蛋壳之后,蛋壳渐渐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我,站在路边,仔细端详着这个蛋,心中十分激动,因为这个蛋可能是“活的”,那就意味着可以孵化出雏鸟。

    那么,这鸟儿,会是传说中的鲲鹏,还是玄鸟?或者是什么海外珍禽?

    如果顺利孵化,将这珍禽当做祥瑞献给天子,那可是不错的买卖。

    就在我端详异蛋的时候,又有人过来询问,为防万一,我直接用几粒极品黑珍珠将这异蛋买下,然后捧在手里。

    就在我再次端详异蛋的时候,忽然看见蛋体颤抖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。

    我赶紧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再次将异蛋捧在手里,等着雏鸟的破壳而出、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异蛋顶端破裂,一个东西窜出,向着我扑来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我看清这东西的模样:像一只蝎子,尾巴极长,其扁平如蒲扇的腹部有开口,仿佛是一个嘴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那东西抱住了我的脸,整个腹部就像一张湿漉漉的面巾,将我的脸捂住,使我开始喘不过气,而那尾巴缠绕着我的脖子,越缠越紧。

    奋力挣扎却无法摆脱的我,渐渐窒息,拼命张嘴想喊却喊不出声,那东西便往我大张的嘴里注入东西。。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挣扎着,拼命想要将“抱脸虫”扯开,避免对方将蛋吐到自己口中,接着进入肚子里,最后孵化出一个“异形”,然后从她的胸膛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不。。唔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挣扎着,手臂奋力挥舞,“啪”的一声打中旁边,随后听得听得“哎哟!”一声传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清晨,朝会,睡眠不足的宇文温端坐御座,看着阶下两侧朝臣,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,努力端正坐姿。

    他昨晚熬夜写故事,写完异形抱脸虫的设定后,没来得及收拾便去睡觉,结果尉迟炽繁看到了异形抱脸虫的设定内容,于是做了噩梦,一手肘把他给打了。

    还好,打中的是后背,不是面颊,否则堂堂天子鼻青脸肿上朝,让大家看见,脸可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但朝会上、众目睽睽之下,他可不能哈欠连天,否则会被人劝谏莫要沉迷酒色、荒废朝政,所以再怎么困也得忍。

    今日朝会因为内容较多,所以距离散朝还有很长时间,宇文温强打精神,对朝臣们启奏的各项事务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朝臣们时不时在笏板上写字,记录他的说话要点。

    笏板的作用类似于记事本,只是由于礼制规定,朝臣们不可能人手一个小本本做记录,所以必须拿着长长的笏板,然后根据品级不同,这笏板的材质也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议题开始,是关于政区的调整,这是“改制”,是“变法”的一部分,所以朝廷允许一定级别的大臣上书言事,并且多次在朝会对这一议题进行讨论,今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既然是讨论,那就意味着大家的讨论实际上是说给天子听的,所以此刻,端坐御座的宇文温,不需要发表什么长篇大论,只需要听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记录,当然有相关官员代为效劳。

    经过数月的酝酿,一个新的政区规划方案已经有了雏形,如果一切顺利,明年就会正式实行。

    方案内容大致如下:对“总管府”进行适当裁撤、合并,然后取消“总管府”这一建制,以“道”取代,与此同时将政区和军区分开。

    政区长官只管民政,不担任军职,不管军务;军区长官不担任文职,只管军务,不管民政、税收,此即“文武分途”。

    原有行政区划,为总管府、州、郡、县四级,拟取消郡一级,为道、州、县三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刀阔斧的改革,文武分途,意味着延续数百年的地方政区结构,会出现根本性的变化,地方长官不再治军,坐镇一方的将领不再治民,可以说这样的改制是“异类”。

    如果做得不好,就会贻笑大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