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五十六章 直到世界的尽头(续)

    夜,星汉灿烂,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八艘五桅帆船排成“一”字纵队,乘风破浪,向东航行,船上的灯火飘忽不定,仿佛几只萤火虫在大海上徘徊。

    海面上,是一股强劲的洋流,自西向东流淌,而空中,是一股强劲的西风,将这些帆船的船帆吹得绷起来。

    五桅帆船中,原本是纵帆状态的硬帆,此刻已经转变为横帆状态的“蝴蝶帆”,以便展开最大的兜风面,最大限度的利用风力前进。

    所谓“蝴蝶帆”,是纵帆船(硬帆)展开船帆兜风的一种方式,常见的双桅海船,其硬帆一左一右向两侧“张开”,由纵帆状态变成横帆状态,此时从船只正面(或后面)看去,这张开的两张船帆就如同一对展开的蝴蝶翅膀。

    传统的纵帆船(硬帆),都能做到这一点,新式的五桅帆船(硬帆)同样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除了中间那根桅杆(第三根主桅)上的硬帆依旧不动(纵帆状态),第一、第二桅杆的船帆,以及第四、第五桅杆的船帆相互间就形成了蝴蝶帆,尽可能兜住强劲西风,让船只保持高速前进的状态。

    自倭国本岛东部外海转弯向东而流的黑潮,还有这个季节强劲的西风,让向东而去的五桅帆船船队顺风顺水,只要不在海上遇到风暴,就能一直顺顺利利航行下去。

    张鱼站在甲板上,看着漫天繁星,又看看四周一片漆黑的海面,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涌上心头,随后被他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一旁,有船员在用仪器观测星空,以北极星定位,辅以指南针和计时钟,估算船只的大概纬度和航迹,并记录在航海图上,确保船队的航行方向保持在正东。

    观星定位,总没有白天以太阳定位那么准,但如今是深夜,没有太阳,所以只能用这种办法来确认己方船队的位置以及航向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从倭国外海向东航行,借着黑潮和西风,可以航行到万里之外的极东地区,在那里,不是一望无际的大瀑布,而是一片新天地,只要船队能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不靠岸航行两三个月,就能抵达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船队在出海前,张鱼向所有人陈述的一个事实,但这个事实到底是不是真的,他也没有底,因为从没有人沿着黑潮前往万里之外的新天地还能回来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事实,实际上是天子的一个“梦”,但为了确认这个梦是否真实,张鱼愿意扬帆远航。

    扬帆远航,光靠勇气还不行,在茫茫大海上持续航行数月不靠岸补给,这样的远航会对船员健康和心理造成巨大影响,所以,为了这一次史无前例的远航,朝廷准备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挑选意志坚定、品行优良的熟练船员,进行数月不靠泊港口补给的长距离航海训练,并且研究远航时,该搭载怎样的补给,才能确保船员的健康。

    航海时,船员只能吃干粮,若数月都不靠泊海港进行补给,那么淡水供应就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,与此同时,若船员长期吃不到新鲜蔬菜瓜果,牙龈会流血,然后身上出现溃疡,最后病死。

    这样的病症,被称为“败血症”,正常航行的船只上,船员不会染上这种病,因为航行在南北两洋的船只时不时就能靠岸补给,吃到新鲜蔬菜和瓜果。

    真要长距离无补给航行,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船队规模再大、人再多,也会因为败血症爆发,导致船队消失在大洋之上。

    所幸,经过长期实验,大家发现只要多喝由甘蔗酿造的“狼目酒”,既能解渴,又能确保船员在不吃新鲜蔬菜瓜果的情况下,不会染上败血症。

    木桶装的朗姆酒,没那么容易**,可以在船上长期储存,十分适合作为干净饮用水来源,然后再带上大量腌制酸菜,每天吃一些,避免败血症的效果也不错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五桅帆船自问世后经过不断改进,其航海性能也越来越好,有硬帆、软帆(横帆船)两种帆型,考虑到未知的极东地区海域风向情况不明,所以此次远航,选择能使八面风的硬帆船。

    而出海时机也有讲究,根据多年的勘察,黑潮在倭国东部海域转向东后,其远海海域似乎在夏、秋季节风暴频发,并且冬天时洋流流速会下降,所以,远征船队最佳的出航时机,应该是在春末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出发时间,远征船队去年年底就抵达琉球,在那里做好各种准备。

    多年的精心准备,才有了今年的远航,所以,张鱼和成员们有信心花数月时间,横渡这茫茫大海,到达新天地。

    船队搭载着大量“狼目酒”和干粮,以及各种必备的生活物资和生活工具,还包括常见农作物种子以及鸡、鸭、狗等家禽家畜,随行人员大多是多面手,不仅是水手,还是木匠、樵夫、猎人、厨子等等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有备无患,当船队真的抵达新天地,会首先建立起一个据点,无论船队最后能否平安东返,都会有船员在那定居点留守,开荒种田、蓄养家禽,等下一个船队的到来。

    三个远征船队,每队都有八艘五桅帆船,前后间隔数日陆续出发,所以,即便张鱼所在的第一船队全军覆没,还有第二船队,第三船队继续向东航行,探索那未知的极东地区。

    无论今年的远征船队能否平安抵达极东地区,明年,还会有三个船队共计二十四艘五桅帆船出发,沿着黑潮东进,直到世界的尽头。

    张鱼在甲板上转了一圈,交代值守的船员几句,转身进入位于船尾的船舱,点起蜡烛,认真看起舆图。

    舆图有两份,一份是按照现有勘测资料绘制的海图,在倭国本岛以东,图上是一片空白,只画着几道横线,以此代表纬度。

    此次远航,船队的航行方向,必须保持在北纬四十五度到四十度之间,如此才能确保借助黑潮的流动,更快的向东前进。

    若真的抵达新天地,船队必须在北纬四十度左右的地域登陆并修筑据点,如果地方不合适,就往南寻找合适的地点登陆。

    而后续的船队,也会沿着这个通道东进,平安横渡大海后,在北纬四十度左右的位置寻找据点,若找不到,就南下,这样的做法,就是确保三批船队能够较为容易的“碰头”。

    到了明年,新船队也会沿着这个通道东进,万一头一年的远征队落难,其幸存者还可以在据点等候“援兵”的到来。

    张鱼将这张海图拿开,展开另一张舆图,舆图上,原本是未知区域的极东地区,画着一片广袤的陆地,宛若两根鸡腿上下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上端(北)“鸡腿”,其西侧漫长的海岸线,应该就是船队跨海航行后会看见的大片陆地,张鱼看着这张看过不知多少次的舆图,用炭笔轻轻在其上两道横线之间点了一点。

    这是截止今夜船队走到的位置(估算),万里征程还没走到过一半,日夜航行的船队,前方似乎是永无止境的海水,但对于张鱼而言,船队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,新天地里,是否真有辣得让人喉咙如同火烧的“辣椒”、往树干上割一刀就流淌乳白色汁液的“橡胶树”。。。。

    张鱼放下笔,畅想起来。

    天子让他跨海远航,探索极东之地,首要目标不是为了移民,因为数月的跨洋远航,导致不会有百姓愿意到新天地开荒,人家去个辽东都犹犹豫豫,又怎么会愿意到万里之外的“世界尽头”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张鱼知道,天子是为了派人寻找新天地里的奇花异草,然后把植物或者种子带回来。

    正如汉时张骞出使西域,为中原带来葡萄、胡桃(核桃)、胡瓜(黄瓜)、胡椒等植物一般,张鱼奉命出使“东域”,要为中原带回天子所说辣椒、橡胶、烟草、玉米、可可以及专治疟疾的“金鸡纳”等作物或者种子。

    届时,史书上一定会留下“张鱼通东域”这五个字,流传千古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