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五十三章 窟悦

    冰封的海面,在日益升高的气温中渐渐消融,曾经厚实的冰面四处开裂,在宛若蜘蛛网般的裂纹里,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浮冰,浮冰随着海水荡漾,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岸上是一座规模不小的聚落,这是窟悦部的聚落,部民正在忙碌,忙着修补晾在海滩上的渔船,忙着修补自己居住的木屋,忙着喂养圈养的猪羊,忙着砍柴,忙着各处理各种杂务。

    一大树上,坐着一个男子,他和其他男子一样,编发、嘴唇穿(穿过嘴唇)着兽牙,头上插着野鸡尾,却什么也不做,就坐在高高的树上,呆呆望着海面。

    如今是上午,多云、微风,海面上没有雾,所以肉眼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海面上动静。

    男子就这么望着西面,宛若一个父亲,眼巴巴看着海面,盼着出海的儿子平安回来。

    靺鞨窟悦部,居住在海上大岛“窟悦”北部,和黑水入海口算是隔海相望。

    “窟悦”大岛北部有半年时间都处于冰天雪地之中,只有到了夏天和秋天,海面才会恢复正常,而在冬天、春天,海面冰封。

    现在是春末,海面上的冰逐渐消融,所以,短毛们也该来了。

    男子如是想,定定的看着海面,希望能看到大帆船的影子。

    每年的春夏之际,会有大帆船从南面的大海出现,抵达这里,乘船而来的“短毛”们,为居住在“窟悦”大岛上的窟悦部带来大量宝贵的生活物资和宝贝。

    而窟悦部也用了半年时间,准备好了大量的毛皮和海产,用来从“短毛”手中换取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对于窟悦部的部民而言,他们世世代代穿的是兽皮衣,打猎用的是大多是骨制箭镞,剥兽皮用的是祖辈传下来的铁刀,煮东西用的是自制的陶罐,缝衣服用的是骨针,日子过得很艰苦,但祖祖辈辈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当“短毛”出现后,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,大家靠着大量貂皮、鹿皮等毛皮,从对方手中换得暖和的棉衣,精致的布匹,换得斧头、铲子、锤子、剪刀、缝衣针、锥子、鱼钩、钉子等铁制工具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短毛们手里还有漂亮的玻璃珠,玻璃器皿,有分量十足的铁锅,精美的瓷器,喝过之后让人无法忘怀的美酒,以及大量铁箭镞。

    “窟悦”大岛上有大量貂、狐、兔,所以擅长捕捉这些猎物的窟悦部,有足够的毛皮换取短毛们手中的宝贝,搭起更牢固的住所,砍伐更多的木材,有更暖的御寒衣物,帮助他们度过漫漫寒冬。

    各种铁制工具,为窟悦部部民的生活带来许多便利,祖传多年的铁刀再也排不上用场,而铁箭镞也让窟悦部猎人能更快的射杀各种猎物,增加狩猎所得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船而来的“长毛”医生,还会带着草药在聚落常驻(夏秋之际),平日里给部民看病,许多巫医治不了的病,这些“长毛”医生却能够治,又有“稳婆”,可以给孕妇接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交易,这样的好处,持续了数年,所以每当春天来临、冰封海面开始解冻时,窟悦部的男女老少就开始期盼短毛的到来。

    瞭望者们,每天轮流在高处眺望海面,期盼着那飘扬着白色花朵旗帜的大海船出现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太阳升到头顶,眺望海面的男子忽然揉了揉眼睛,随后瞪着眼,望向海面:海面上出现了几个白点。

    那是大帆船,只有短毛才会驾驭的大帆船!

    男子激动万分,正要起身却差点因为抓不住树枝而掉下来,他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海螺,拼命吹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”的海螺号角声,让忙碌的男女老少们停下,一个个抬头看向海面,面露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数艘大海船停在浮冰区外沿,放下几艘小船,船上船员划着桨,让船只在裂缝之中穿梭,小心避开浮冰,尽可能向海岸靠近。

    岸上传来狗叫声,那是窟悦部部民坐着狗拉雪橇自岸边出发,疾驰在冰面上。

    拉着雪橇的狗儿,在驭者的指挥下,灵活的绕开一个个裂缝、冰堆,向航行在裂缝中的船只靠近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渐渐接近,两边的人同时欢呼起来,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重逢。

    岸边出发的狗拉雪橇越来越多,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找到一条可以安全靠近近岸的航道,也为远道而来的铁锅、布匹、棉衣、玻璃珠、美酒、五花八门的手工制品、还有制作精良的各类铁制工具找到登陆的通道。

    一艘小船上,掌柜赵迎春看着冰面上热情欢呼的窟悦部民,笑着向对方挥舞手臂,此情此景,让他想起了两年前,自己造访黑水入海口处郡利部的情景。

    郡利部的部民,同样欢呼着欢迎商队的到来,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,几乎要喜极而泣,然而当公司提出要在郡利部聚落附近修建贸易据点(堡垒)时,对方首领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种要求确实有些不妥,因为那里是郡利部的地盘,没有人喜欢自己睡觉的地方,多了个外来者在那里蹲着,这会让人睡不安。

    但再不妥,堡垒也得修,因为北洋贸易公司要开辟新的皮毛贸易区,黑水流域就是最肥的一块贸易区,只要控制了黑水流域,那里每年的皮毛产出,会给公司带来大量利润。

    位于黑水入海口处的贸易据点,可以成为毛皮的集散地,黑水流域出产的毛皮,可以在这里聚集,借助海船运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作为补偿,公司愿意每年给予郡利部一定的免费货物,譬如铁锅、棉衣、铁制工具等,然而谈判谈崩了。

    公司的使者遇害,所以接下来没什么好说的,现在的黑水入海口,已经换了主人,当装备火炮的堡垒修起来、并慢慢散布上游沿岸地区,黑水流域的新规矩,那就算是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和郡利部隔海对望的窟悦部,却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,极力要求公司在“窟悦”岛上设贸易据点,以方便双方做买卖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北洋贸易公司来说,这个冰封期近半年的大岛,暂时没有设立贸易据点的意义,商队每年定期来这里收购毛皮即可。

    所以你们再热情,也是留不住咱们的呀!

    朝廷知道你们真心交好,所以把“窟悦”改称“库页”,窟悦部改称库页部,窟悦岛改称库页岛,新名字多好听。

    赵迎春如是想,木船靠上厚实的冰面,他在窟悦部民的帮助下登上冰面,坐上对方的狗拉雪橇,向着岸边聚落而去。

    远道而来的商人,带着沉甸甸的货物,向库页岛上的极品黑貂皮问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