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五十二章 黑水(续)

    燃烧的木棚,渐渐化作火炬,春暖花开的海边,迎来了炽热南风,化作火海的郡利部聚集地,被打着白蔷薇旗帜的“髡兵”占据。

    一头短发的张五郎,见着些全身光溜溜的女子哭喊着从旁边树林里跑出来,又被紧追不舍的男人抓住,往树林里拖,揉了揉太阳穴,看向一旁身着铠甲的男子,用靺鞨语说:

    “你的人,莫非从没见过女人?”

    虞娄部首领乞莫利听了张五郎的话,看着部众拖着郡利部的女人往树林里走,一脸尴尬,正要让随从去制止,却见张五郎摆摆手:“算了,让他们快点办事,一会还要扎营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张都督放心,绝不会误事的!“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,一边向海岸走去,那里已经搭起简易栈桥,有大量小船从停泊在远处的大帆船上转运物资和人员,通过栈桥输送上岸。

    海面上,还有许多浮冰,而不速之客们打着的一面面黑底白蔷薇旗帜迎风招展,仿佛朵朵鲜花在海岸边绽放。

    张五郎看着正在登陆的后续队伍,松了口气,这里是黑水入海口,己方在这里站稳脚跟,局面算是打开了。

    朝廷下令、北洋市舶司督办、北洋贸易公司执行,要在黑水入海口筑城,这个城既是贸易据点,也是军事据点,必须经在今年筑城。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的武装力量将以此为据点,向黑水上游进军,配合从粟末水入黑水的队伍,来个东西对进,扫荡黑水流域,定规矩。

    规矩定好后,盛产毛皮的黑水流域,将会为北洋贸易公司带来滚滚利润,因为无论是貂皮、狐皮、狐皮、熊皮,在中原都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黑水下游(入海口附近)地区,是黑水靺鞨郡利部的地盘,本来,公司是想说服郡利部合作,但对方把使者扒了皮,所以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五郎停下脚步,转身回看已成废墟的聚居地,仿佛在欣赏一个美景。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杀人放火,会不会太血腥了?

    张五郎不觉得,他觉得对付不讲理的野人,动刀比动嘴的效果好很多,有时候朝廷不方便做的事,由公司来做,这不正好?

    公司不杀人放火,哪有我们晋升的机会?

    张五郎本是北洋贸易公司的“髡兵”,靠着军功一步步晋升,到现在的“都督”,可不容易,如果公司真是和气生财的商社,他们这些在家乡连饭都吃不饱的穷鬼又如何有机会当人上人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得了重要差遣的张五郎,全权负责在此筑城,所以丝毫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新城要赶在冬天来临前修筑完毕,并且存储足够的军火和物资,以便驻军能够熬过漫长的冬天,熬到明年春天船队抵达。

    筑城的任务不算难,完成在这里的筑城任务,届时,他就可以返回莱州,和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想到家,就想到那个倔强的女人,张五郎心里不由笑起来:不愿意是吧?你还不是给老子生了几个儿子?

    当年被张五郎抢来的高句丽女子,现在是他的“内当家”,极其能生,生的还全是儿子,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,张五郎对现状很满意,所以,全心全意放在“拼事业”上。

    当年给公司卖命的“髡兵”,只要没死在战场上,基本都有了不错的前途,干得好的,有人当了掌柜,有人当了开拓团负责人,张五郎曾经也想带开拓团去辽东拼家业,不过思来想去,还是选择带兵。

    因为打仗来钱最快。

    张五郎收起思绪,掏出记事本看了看,向跟在身边乞莫利说:“一会审问俘虏,还得你们来做好人,把一些个耳根软的放了,让他们回去说服其他人来投,毕竟,都是靺鞨部落,相互提携,理所当然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张都督说的是,都是靺鞨部落,自然得相互提携...”

    虽然乞莫利口口声声说“靺鞨各部是一家”,心里却不以为然,他可不认为郡利部能和他们相提并论:我们可是朝廷的鹰犬、公司的老朋友,是‘熟靺鞨’,你们这帮‘生靺鞨’算什么!

    自从遥远的南方驶来了大海船,船上下来许多“短毛”,在虞娄部世代居住地的南面海峡边上筑城,称为“海参崴”后,虞娄部的命运就发生了剧烈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们想抢掠这些远道而来的“短毛”,结果被打得稀里哗啦,对方不仅装备精良,还会召唤天雷,根本不是虞娄部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情况不对,虞娄部马上服软,成了这些“短毛”的鹰犬,“短毛”倒也不错,赏罚分明,让卖力干活的虞娄部很快富裕起来。

    原先身着兽皮的虞娄部众,夏天穿布衣,冬天穿棉衣,住上了有火炕的屋子,用上了铁制工具,打猎都用上了铁箭头。

    更别说为短毛的“朝廷”和“公司”办事时,虞娄部的勇士可是头戴兜鍪、身着两重甲,腰挂雪亮钢刀。

    装备精良的虞娄部和其他各部发生冲突时胜算越来越大,实力也越来越强,乞莫利可不觉得诸如郡利部等桀骜不驯的黑水靺鞨部落,能和忠心耿耿的虞娄部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当年,粟末靺鞨各部参与南面的战事(周国和高句丽的战争),结果助战的部落忽然爆发瘟疫,短短时间内就损失大量丁口。

    助战的靺鞨各部是高句丽的盟军,没有捞到好处,反倒损失惨重,所以元气大伤,就在这个时候,北面的黑水靺鞨各部趁火打劫,纷纷南下袭扰,将许多只剩半条命的粟末靺鞨各部打得几乎要灭族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虞娄部可是冲锋在抗击黑水靺鞨各部的第一线,在白山黑水间,和对方爆发过数次恶战,虽然伤亡不小,但收获颇丰:

    “朝廷”不仅有大量赏赐,还特许他们用猎铳。

    有了这玩意,不要说打仗,光说打猎都十分轻松,而乞莫利的梦想,就是让虞娄部成为“朝廷”的一旗,自己成为旗主,和那靺鞨八旗一般,有进一步的特权,更好的为朝廷效忠。

    所以,此次公司要在黑水入海口筑城,虞娄部自然得冲在最前面,不仅为了立大功,也是为了干掉先前就有宿怨的郡利部,顺便抢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很重要,一个部族有了充足的女人,才能繁衍出更多的后代,从虞娄部投靠“短毛”起,到现在十来年,靠着抢女人回来生的儿子,年纪大些的如今都已经可以干粗活了,再过几年,就能披上铠甲上战场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乞莫利浮想联翩:到时候,老子也要在海参崴置办宅院,冬天吹暖气,夏天吹空调,喝着‘狼目酒’,看西阳戏,再买几个波斯胡姬,日夜享受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