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叶知秋

    “客人,这是鄙店的菜品,还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包厢内,店伙计推来一辆推车,其上展示着各种佳肴,宇文温瞥了一眼,发现这些蜡制食物模型做工精良,完全可以以假乱真,只是看,就能看得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当年可是五味斋率先推出的“仿真食物模型”,现在已经流行天下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收起感慨,说:“这些菜里,什么最贵?”

    “啊,客人,不如让小人为客人介绍鄙店的招牌菜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客人不问菜肴好吃与否,只问哪个最贵,如此豪客,店伙计可不敢怠慢,开始花样介绍本店招牌菜,当然,必须先介绍最贵的菜肴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海鲜。

    朝廷大兴海贸,加上有火轮船这一运输利器,所以内陆地区也能有大量海鲜供应,当然,海鲜绝大部分都是干货,其价格虽然比起以前要降了很多,但也不是一般人每日都吃得起的。

    譬如鳆鱼(后世所称鲍鱼),一枚普通鲍鱼(干鲍鱼)在内陆大城池也差不多要卖一贯钱。

    店伙计先介绍的却不是鲍鱼,而是燕窝。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,燕窝作为名贵食品本来要到明清之际才流行,但现在随着海贸大兴,产自海外(南洋)的燕窝成了名贵海鲜,是南洋贸易公司的“拳头产品”。

    不过十余年时间,就成为富贵之家炫富的必备食物。

    燕窝的产地有很多,以产自南洋的燕窝为佳(南洋贸易公司的营销结果),实际就是海燕用唾沫构成的窝,根据“吃什么补什么”的原理,利于生津。

    通过成功的市场营销,燕窝是“具有滋阴、润燥和补中益气等功效,药食两用的高档滋补品”这一概念,已经深入人心,所以各大食肆也纷纷推出了燕窝食品,作为名贵菜肴。

    店伙计向客人介绍起自家的冬瓜燕窝,那当然是要吹上天,结果牛皮刚吹起来,宇文温就毫不犹豫点了。

    客人如此豪爽,店伙计笑得眼睛都眯起来,继续介绍名贵菜肴,那就是海参。

    这家店的海参有来头,是产自海参崴的一等大海参,滋补效果一流,同样,产自海参崴的大海蟹,也是名贵海产。

    海参崴在北海之北,距离中原十分遥远,从那里运回来的海参和大海蟹自然是干货,而大海蟹在海参崴被捕捞上来时,要么做成“酿蟹”,要么剥壳取肉制成蟹肉干,在食肆里有不同的做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产自海参崴的熊掌,食肆也有出售,除此之外,当然还有鱼翅,食肆里的鱼翅可是从大洋里的凶猛大鲨鱼身上割下,“滋补”效果自然非常“凶猛”。

    当然,鲨鱼肉(干)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海参和鱼翅,同燕窝一般,本来不该在这个时代流行,却都已经流行起来,作为营销主谋的宇文温,当然毫不犹豫点了这些菜。

    他认为,想要发展航海,必须确保高利润,光靠做海贸还不行,要尽可能增加海鲜产品,尽可能让更多的人获益,而不是仅仅局限于海商。

    那么南洋诸国可以采集燕窝、鱼翅,作为等价物来购买周国的手工业制品,而周国的渔民,可以捕捉鲨鱼打捞海参,获得不菲收入。

    由此,带动国内饮食业(中高端)的发展,那么燕窝、鱼翅、海参频繁出现在长安、洛阳、晋阳的各大食肆也就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店伙计如此卖力介绍店里的名贵招牌菜,宇文温自然是哪样贵点哪样,让店伙计激动得手都在发抖:有些名贵的菜肴,伙计若是能推销出去,那可是有提成的。

    店伙计激动,杨济在一旁看着,也觉得很激动:这一顿下去,十余贯钱就要没了!

    当然,他不可能带着十余贯钱在身上,如今因为洛阳城里各大食肆都认流通券,所以几张薄纸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杨济此次出来,知道肯定躲不过得请天子吃饭,流通券倒是带了,就是这一下子花掉将近二十贯,让他心疼得滴血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完,宇文温看了看那蜡制食物模型,又问:“你们这里,有东海活斑鱼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绝对是活鱼!客人要清蒸还是红烧?”

    店伙计说着说着,忽然瞥见旁边的这位面露难色,很快心中就有了数:看情形,莫非点菜的是贵客,这位是结账的主人?

    愁眉苦脸的模样,怕不是兜里的流通券撑不住了?

    能当店伙计的人,自然脑子灵活,见着面前这位点菜客人一个劲点贵的,有了计较:“客人,这东海活斑鱼,做起来麻烦,就怕等的时间太久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听得伙计这么一说,点点头:“既如此。。。那算了,就这般吧。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杨济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店伙计这么“懂事”,他决定多介绍人来这里消费。

    他不是付不起二十贯钱,也吃得起这种山珍海味,但是平日里粗茶淡饭惯了,一顿饭费不了多少钱,现在一顿吃个差不多二十贯,真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店伙计推着推车离开,督促厨房准备菜肴,宇文温笑眯眯的看向杨济:“朕在宫里,都不怎么吃山珍海味,今日得英国公盛情款待,总算可以大饱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杨济听得这话,哭笑不得,宇文温身为天子,想吃什么会吃不到?

    你自己抠门不舍得吃,现在趁着有人请客就可劲点贵的!

    杨济心中嘀咕,又听宇文温问:“你可带了怀表?”

    他当然带着怀表,听宇文温说让他开始计时,不由得纳闷:“陛下,微臣愚钝,不知为何要计时?”

    宇文温反问:“你平日都不吃山珍海味的?”

    “微臣粗茶淡饭惯了,山珍海味很少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把熊掌做好,做得色香味俱全,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思索起来,他要是吃熊掌,自然是吃得起的,但很少吃,因为他觉得没必要,担心把儿子的口味养刁了,那可不好。

    但熊掌那么厚,煮起来要入味,肯定得花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食肆若有熊掌这种耗时较长的菜肴,食客必须提前预定,食肆才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,确保用文火慢炖使得做出来的菜肴质量有保证。

    否则,有饥肠辘辘的散客到店点了熊掌,却要过得一个多时辰才能吃到,这道菜哪里有销路?

    或者,食肆知道诸如熊掌这种菜需求量大,所以即便没有客人预定,每天都会卖出一定数量,所以会提前准备,让散客点了之后,不需要等多久就能上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济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:“陛下的意思,是洛阳城里的饮食业兴旺,从一个侧面证明工商业兴旺?”

    “大概吧,算是一叶知秋,未必十拿九稳,但不会差太多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把玩着空茶杯,继续说:“你是知道的,富贵人家,决计不会在外面的食肆招待客人,因为这太寒酸,也太失礼。”

    “招待贵客,当然是在自家宴客厅进行,仆人如云服侍,由最好的厨子,做出各类佳肴,佐以各类美酒,然后还有歌伎、舞伎表演助兴,宾主尽欢之后,还要招待客人在客房住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有必要,还会让侍女甚至侍妾陪着客人入睡,这,才是富贵人家宴客的排场,若是到食肆摆酒,会被人嗤笑家道中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因为人家会认为你用不起暖气、空调,养不起好厨子、歌伎、舞伎和许多仆人,烧不起果木木炭,备不起名贵食材。。”

    “置办不了上好的餐具,甚至连像样的宴客厅、客房都没有,没有能力维持体面的排场,只能扣扣索索到食肆宴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常到食肆消费并且经常点山珍海味的人,会是什么人呢?自然多是些南来北往的商贾,加上一些没法在家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,反正不会是升斗小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中高档饮食业的发展,必然伴随着工商业的发展而发展,朕点个熊掌,可不只是为了一饱口福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又说回之前的话题:“要变法,要文武分途,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得有钱粮,没有钱粮,任何变法都维持不下去,然而靠着农税,够么?”

    “加税是不行的,农民活不下去就要造反,所以,必须开源,靠海贸市舶税,靠工商业税。”

    “海贸,一定要继续做大,这可是摇钱树,朝廷必须主导,谁敢在海贸上偷税漏税,谁就必须倒霉!”

    “而国内的工商业必须快速发展,如此一来,朝廷除了农税,还可以收商税、矿税,财政收入连年大量盈余,手里有了钱,哪来那么多破事?”

    这个说法,杨济认同,不过他对通过熊掌的上菜速度来反推工商业兴旺程度有疑问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杨济一脸不信的模样,笑起来:“要不,你也点个耗时长的菜试试?那东海活斑鱼也不算贵,一尾十贯起而已,现杀现做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济听到这里,只觉得心又开始滴血,紧张的连连摆手:“陛下!活斑鱼有甚好吃的?还是莫要点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?鲜活海鲜都吃不起?大周英国公混到如此凄凉地步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微臣,微臣此次出来,带的流通券不多,实在是囊中羞涩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囊中羞涩的意思,是暗示待会结账时,朕也要出点钱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微臣绝无此意,绝无此意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