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四十三章 军区和政区

    “陛下所问,其实陛下应该有了答案,微臣不敢班门弄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有朕无所不知、无所不能的念头?”

    “呃..微臣惶恐,那就班门弄斧了。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喝杯茶润喉,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首先,因为时代不一样,所以,周国没必要‘照抄’李唐的行政区划和地方行政制度,文武分途可以提前实现。

    一如他先前建议,将全国的总管府合并、裁撤,争取降到二十个以下,然后这个一级地方行政区划,分制都、布、按三司,分别管理治安、民政和监察职能。

    总管府本身的军政职能,由十六卫大将军府管辖的各地驻军承担,一旦出现大规模叛乱,军府自然会集结府兵迎头痛击,如果还不行,中枢就调兵来平叛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总管府之“总管”就名不副实,所以总管府这个一级地方行政区划要更名,至于更名为行台、道、路、省,其实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每个一级行政区划的都指挥使司负责处理较为严重的治安事件,譬如剿匪、镇压小规模民变等,还承担地方官弹压辖境内豪强大户、强宗著姓的职能。

    都指挥使司直辖的武装力量是武装警察。

    武装警察的人员,可以抽调辖境军府的府兵组成,这也可以算是府兵的“番上”,因为军府和府兵是现有的,所以不存在扩编、大幅增加开支的问题。

    府兵本来就要定期到京城或者总管府治所“番上”,现在无非是“番上”后的服役方式不同。

    反正如今天下无事,这些府兵在治所驻扎也是无所事事,那么承担武装警察的责任,也同样是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布政使司负责处理民政,但在行使职能时,必须有普通警察(刑警、治安警、户籍警等)协助,负责一般的治安工作以及“执法”。

    普通警察队伍不归都指挥使司官,其组建需要新招募人手,所以会产生不小的开支,但为了确保布政使司顺利开展工作,这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提刑按察使司监察地方官,因为有“提刑”二字,所以还负责对地方官的案件审理结果进行“复核”(对司法进行监察),然后将复核意见同地方官的审判结果一起上交刑部。

    所以,提刑按察使司有“提刑”(司法监察)和“按察”(行政监察)职能,刑部和御史台都是其上级,那么主官为“按察”(由御史台任命),副官为“提刑”(由刑部任命),可以解决这个主次问题。

    提刑按察使司在行使职能时,也需要警察协助,那么问题来了:普通警察的直属上级是谁?

    当年参与组建警察队伍的杨济建议,由朝廷直辖的警察总机构对各级地方警察机构进行管理,地方行政区划对应的警察机构,当地主管民政的长官可以全权指挥警察,但警察机构内部人事无权过问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地方分为都、布、按三司佐以警察机构,可以实现军、政分离(文武分途),又能有效维持治安,监察机构也没必要演变为新的行政机构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济开始由衷称赞宇文温构思并实现的警察制度,他作为当事人,是真真切切体会到警察制度的好处。

    对此,宇文温把嘴一撇:“马屁拍得极其生硬,朕听了都觉得尴尬,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杨济干笑:“陛下说得是,微臣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了这么多,朕来挑刺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同样喝了一杯茶润喉,开始挑刺:“首先军府本就自成体系,有个婆婆——十六卫大将军府,你现在给地方军府加个婆婆——都指挥使司,让小媳妇听谁的?”

    “地方治安需要府兵,朝廷召集军队出击也需要府兵,当两者需求出现矛盾,哪个机构来协调?是不是要再加个上级机构?怕不是要叠床架屋?”

    “其次,军务由驻军承担,一旦出现武装警察镇压不了的民变和叛乱,由驻军来解决,那么好,这个‘镇压不了的民变和叛乱’的定义得由谁来下?”

    “某处宗族大规模械斗,双方‘参战’人员近万,男女老少都上阵,都指挥使觉得场面要失控,让驻军出动救急,驻军将领觉得这破事值得老子上大炮?万一事后苦主四处哭诉老子屠杀百姓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婆婆多,小媳妇很难做的!”宇文温边说边敲食案,“你又不是没有政务经验,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杨济有些讷讷:“这不,微臣只是初步构想,先把框架提出来嘛...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作为一个长....呃,朕和你分享一下经验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再喝一杯茶润喉,然后将他的看法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他的见识远超杨济,所以,文武分途该如何实现,实际上对他来说不难,“适度借鉴”就可以。

    以国内而言,原则就是实行新式军区制,当然,具体名字有待商榷。

    军区制,其实在这个时代就有,诸如行台、总管府、都督区实际上也可以称为军区制,无非是军区和政区(行政区划)合一,军区长官兼任政区长官,文武兼备。

    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

    很简单,军区的军事行动,需要调集辖区内的物资,需要征发百姓服兵役、为作战服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辖区内的豪强大族、强宗著姓对于官府而言是刺头,行政官员想要“降服”这些刺头,手中没兵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确保军、政的高效率和降低统治、作战成本,军区长官兼任政区长官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代价就是军区长官容易尾大不掉。

    但新的军区制不一样,军区和政区是分离的,或者说,军区的覆盖范围和政区的范围是不同的,军区长官不会兼任政区长官,反过来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若重新划分政区,可以是宇文温所熟知的河南省、河北省、山东省、山西省、江苏省、江西省等省一级行政区。

    但军区却不需要这么多,一个军区的军事辖境,可以横跨几个政区。

    以周国国内而言,搞不好十个大军区就够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当然不会照搬后世的七大军区,而是引入单纯的军区概念,对周国国内进行军事行政区划的划分,军区长官不管民政,也不管税收,只管军事。

    各级行政区的普通治安管理,由民政机构负责,军区长官的升迁都是在武职官体系里进行,民政长官的升迁,都在文职官体系里进行,两者不会有交集。

    如此,就实现了文武分途。

    此举杜绝了地方官割据自立的可能,但如此一来,掌管军权的军区长官不就有了尾大不掉、割据自立的可能?

    不会,因为朝廷甚至不需要控制粮食供应,只需要控制军械和火药即可。

    当火炮、火铳成为军队的主战装备,当军队实现热兵器化之后,朝廷控制住军械和火药的生产和运输,就能有效掣肘地方驻军。

    各大军区长官,不会有机会染指军器监,各大军器监(包括能制造大炮的少数几个军器监),其管理和守卫都轮不到军区说话。

    军区长官想造反,且不说首先得解决军令、军政分行的限制,就说干掉军中的监察官(监军等)也许很快,击溃地方官的武装警察队伍也许不难,但要攻打城池,就得面对城防火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得攻占最近的军器监以夺取火铳、火药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,中央派出的平叛大军已经乘坐火轮船杀到了。

    即便双方对峙,没有军器监的火药供应,叛军能撑多久?

    即便有火药供应,那么猛炸药呢?能生产猛炸药的军器监很少。

    叛军的火炮只能发射实心弹,官军的火炮能发射装填猛炸药的开花弹,两军对轰,谁先死?

    可以说,随着战争进入热兵器时代,军队对于军械和火药的依赖大幅上升,没了火药,火铳、火炮就是废铁,战斗力瞬间归零。

    而叛军不可能自己招募工匠来制造火炮、火铳、火药。

    火轮船(螺旋桨推进)的出现,让朝廷向各地投送军队的能力大幅增加,而猛炸药的出现,让中央朝廷能够保持对地方军头的技术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,朝廷平叛的能力翻了几倍,而军头造反的难度也翻了几倍。

    那么在此基础上(新式运输工具、武器的巨大技术差距),建立新式军区制度是可行的,而且军区不需要和政区重合,从源头上就断掉军政合一的路子。

    对外的军事行动,依旧是行军制,不需要改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济默默点头,这种军区和政区分离的单纯军区制,确实能有效实现地方官文武分途之目的。

    “至于军区和政区要如何协调,确保驻军日常的粮草供应,当军区展开军事行动能得到政区给予的人员、物资支持,还有双方如何协调,以便高效处置突发的重大治安事件,这需要进一步的制度建设,不是三两句就能说完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摇头笑了笑:“说白了,想要实现不降低效率的文武分途,就得花大钱,对于历代朝廷而言,中央财政入不敷出,那么地方官文武兼备,是高效低成本行政的最优解,所以即便有做大的隐患,也只能硬着头皮实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朝廷要变法,别的不说,先说有没有钱粮,再说钱粮够不够,若财政撑不住,什么变法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钱难挣,但再难朕也得咬牙撑下去。”

    杨济赶紧附和:“陛下生财有道,定然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,生硬,生硬!”

    宇文温做了个“停”的手势:‘朕还没说完,方才朕挑的刺,其实有更好的解决办法,花钱还少,信不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