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二选一

    “有空就要多劝劝,你弟弟那臭脾气,一定得改,不然得罪人而不自知,日后稍有差池,不求有人帮说好话,但求大家莫要落井下石。”

    “是,妾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老是敷衍,那是你弟弟,不是我弟弟,该操心的是你,你这么心软舍不得板脸,以后。。。。。放这里,放这里!!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书房,宇文温正在摆弄模型火车,萧九娘在一旁协助,外面夜色深沉,下着鹅毛大雪,而房内因为开着“暖气”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摆模型一边交谈,说的是萧九娘弟弟萧的事。

    萧如今在吏部任职,因为处事严厉刻板,刚直不阿,经常和同僚因为公务爆发争论,然后演变为吵架,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这种脾气混官场迟早要出事,若是别人,宇文温才懒得理,奈何这是萧九娘的亲弟弟,他怎么都得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今天,萧又在办公时和同僚发生争吵,吵起来旁人劝都劝不住,这事很快为宇文温所知,所以他要提醒一下萧九娘:你知不知道你弟弟当官当得这么‘拉风’?

    宇文温将火车模型放到铁制轨道上,继续说:“真的,你真得劝劝,你弟弟那那火爆脾气,很容易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妾知道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萧九娘说是这么说,心中却很无奈,弟弟萧就是那个脾气,她这做姊姊的说了许多次,萧总是“嗯、嗯、嗯”,事后依旧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还不好多说什么,毕竟明面上弟弟做的没错:刚正不阿,谁能说有错?

    然而者易折,皎皎者易污,在官场,行事过于刚正不阿,真的容易倒霉,萧九娘当然不希望萧倒霉。

    她觉得现在宇文温是皇帝,萧再倒霉也不会倒霉到哪里去,大不了丢官,等避过风头又复出,可弟弟年纪比宇文温小,日后宇文温“崩”了,新君还会不会关照弟弟这个“前朝老臣”可说不准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!又放错了!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喊声让萧九娘回过神来,赶紧按着宇文温的指示,将“火车车厢”小心放到铁轨上。

    模型火车所用铁轨,不过三指宽,而这一列模型火车,“火车头”和车厢串联在一起,也不过手臂长、手腕粗,其实就是个玩具。

    萧九娘协助宇文温将模型火车布置好,看着宇文温给“火车头”点火,片刻后,只见火车“呼啸”着动起来,沿着圆形的铁轨不断绕圈。

    这“火车”真的很神奇,在萧九娘看来,和那螺旋桨推进的蒸汽船不相上下,同样是借助“蒸汽动力”实现移动,区别只是一个在水里走,一个在地上跑。

    螺旋桨船只模型和火车模型是同时出现的,宇文温还未称帝时就做出来了,萧九娘还记得宇文温在王府摆弄这两种模型的场景。

    然而十几年过去,螺旋桨推进的火轮船终于造出来,火车却迟迟未见下文。

    面对萧九娘的疑惑,宇文温答道:“研制火车,技术难题一点也不少,别看模型跑得欢,那是两码事,研制难度太大了,所以近、中期发展还不划算,必然选择火轮船做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模型铁轨,问:“你可知,若要铺设一里铁路,其铁轨有多重?”

    萧九娘哪里知道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重,而动辄数百、上千里的铁路,其耗铁量很大,以当前各地铁冶的铁产量,根本就支撑不起大规模铁路建设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鄂州修大冶至夏口的铁路、黄州修光黄铁路,因为其上跑的是有轨马车,不算重,所以铁轨单薄些还不要紧,若要修建能跑火车的铁路,每条铁轨的分量至少要增加三成。”

    “铁路的修建十分耗铁,也耗钱,若蒸汽火车真的实用了,想要靠火车运输人员、物资,就得先修铁路,动辄上千里的铁路,要多少年才修得完?”

    “铁路修完了,还得养护,这费用不会低,而且还得安排人手护路,不然上千里长的铁路,只要中间有一段铁轨被偷铁的人扒走,整条线就瘫痪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尽可能用简单明了的词汇,向萧九娘科普他的选择:若火轮船(明轮、螺旋桨)和火车能同时制造出来,推广火轮船比推广火车要方便成本也低很多。

    因为火轮船造出来后就能在江河里航行,只要水位允许,火轮船可以去任何一条河流。

    而火车造好后,还得铺设铁路,以国家目前的财政及炼铁能力而言,无法大规模修建铁路。

    长江、黄河横贯东西,跨度超过四千里,火轮船可以直接在江河里航行,运送人员和物资。

    那么火车呢?朝廷根本就没有财力和足够的铁产量,来修建一条东西跨度超过四千里的铁路,更别说修两条。

    再说,永济渠、通济渠这两条运河,加起来的长度也有四千里,修建时只需要挖土,不需要炼铁、铺设铁路,事后的维护费用,也比维护铁路低很多。

    还有,一条河流,只要够宽,对向航行的两艘船可以互不干扰、交错而行,但火车不行:一条铁路就像一座独木桥,对向前进的火车,其中一列必须避让。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火车车次调度,同样会增加不菲的成本。

    所以,推广火轮船的成本,比推广火车的成本低很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是技术问题。

    要想依靠“蒸汽动力”来实现交通运输方式的突破,必须要有新式的蒸汽动力交通工具,这种交通工具想要“走”得快,内部必须能产生足够的蒸汽,才能确保足够的动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蒸汽锅炉要大、蒸汽机汽缸直径也要大(或者缸体数量多)。

    加上各种传动装置,必然导致动力装置的重量急剧增加,于是问题来了:动力装置增加的重量,会抵消一部分其自身提供的动力。

    如果是船,因为船壳可以做得很大,加上水有浮力,还可借助风帆,所以即便船用蒸汽动力装置重量大、体积大,这个问题都不是很明显,但火车就不行。

    火车要想移动,全靠自身产生的动力,火车用的蒸汽锅炉和汽缸,重量和体积都有限制,不然其自重会将自己产生的“动力”消耗大半,即便能动起来,其移动速度也会很慢。

    火车对蒸汽锅炉和蒸汽机的重量、体积要求更苛刻,技术难点更多,所以权衡利弊之下,宇文温当年规划的技术突破方向,二选一的结果是选择火轮船。

    先实现明轮推进,再实现螺旋桨推进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个选择没错,不然若当年选择火车作为技术突破口,很可能到现在连一台时速达到四十里的火车头都造不出来。

    更别说修数千里长的铁路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萧九娘明白了,而宇文温说着说着,话题又转到萧那边:“你弟弟刚正不阿当然没错,但当官不是这么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公务,和同僚意见不合,没必要吹胡子瞪眼,有话好好说,吵什么吵嘛!”

    萧九娘闻言有些讷讷:“他也不是吵,就是性子急,调门不知不觉就上来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有理不在声高,就算是辩论,也得靠论据,而不是大嗓门,有些事,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二选一,许多事情的处置,不是说是谁对了,另一个人就错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有时候说起话来滔滔不绝,别人越顶嘴话越多,这一点萧九娘可是心知肚明,于是如鸡啄米般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小火车在铁轨上转圈,耗尽燃料后停下来,而宇文温的讲话依旧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他看着萧九娘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,忽然问:“你都听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。。”萧九娘下意识回答,答完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“好,为夫方才说的,你重复一遍。”宇文温盯着萧九娘,板着脸:“说个大概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。”这下萧九娘尴尬了,宇文温说了那么多,她觉得是嗦,本来就没用心听,哪里记得住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呐,你姊弟二人还真是一个娘胎出来的是吧?你和你弟弟说话,他也是这般心不在焉的是吧?”

    萧九娘闻言急起来:“没、没,二郎,妾一直很用心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就重复一遍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