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百三十八章 感慨

    傍晚,天上下起下雪,许府,刚从宫里回来的许绍一进后院暖阁,就见着他夫人和儿子许智仁、女儿许芸华交谈,又有一个小家伙正围着旁边的书案打转。

    小家伙的眼睛一直盯着案上玻璃罩里那蒸汽船的模型,看上去就像一只围着米缸打转的老鼠。

    那是许绍的外孙、许芸华的儿子,姓郝名处俊,见着外祖进来,赶紧回到母亲身边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许智仁、许芸华见父亲回来,赶紧起身问安,郝处俊也跟着母亲向外祖问安,时逢年底,许智仁、许芸华兄妹回家探望父母,顺便聊聊家常。

    舅舅、阿娘和外祖说完话,郝处俊老老实实在一旁坐着,目不斜视,仿佛方才是另个一人在围着船模打转。

    许绍见状觉得好笑,开口问小外孙方才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郝处俊听得外祖发问,瞥了一眼母亲,见母亲眼睛一瞪,不敢吭声,便支支吾吾起来。

    许绍明白外孙是看中那船模,却被阿娘“震慑”,只能看不能摸,按说他该让外孙把玩这船模,毕竟船模坏了就坏了,大不了命人重新做一个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船模为御赐之物,弄坏了可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长宽比达到九的“高速客轮”,船身修长优美,无桅杆、风帆,双螺旋桨推进,在长江上逆水航行的时速不低于四十里,其锅炉能够轮换运行,持续十余天不熄火。

    这是设计中的新式蒸汽船,如今只有船模,是天子暂时让许绍拿回家“琢磨”的样本,过一段时间还得还回去,所以。。。。

    见小外孙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,许绍觉得心疼,让人拿来自己书房里的船模摆件,作为替代品给小外孙玩,过过瘾。

    今日儿子、女儿回家探亲,许绍有许多话要和儿女说,夫人带着小外孙到别处去玩船模,他坐下,看着儿子,问:“辽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父亲是知道的,辽东的局面如今总算是打开了,头几批移民,已经在辽东各地生根,各处开辟的田地,现在有了不错的收成,许多村落、城池出现,可不是荒无人烟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得益于报纸和邮政便利,越来越多的中原百姓知道辽东不错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辽东闯一闯,如今。。。”

    许智仁看了一眼那船模,笑道:“就等新式火轮船入海,开辟直达辽口的航线,届时会有更多的河北百姓去闯辽东,再过上几年,辽东各地又会是一番新面貌。”

    “听见了吧,孟娘,辽东那地方,冷是冷了些,可不是什么不毛之地。”

    许绍这么一说,小名“孟娘”的许芸华有些不好意思:“先前是女儿见识浅,让父亲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许绍之子许智仁,现在民部任职,年初领了差遣,到辽东公干,不久前才回来。

    而许绍之女许芸华,因为其夫郝相贵即将到辽东任职,所以觉得夫君去辽东是受罪,又不敢向舅公(公公)郝吴伯求情,就只能央求父亲“帮个忙”。

    许绍当然不会帮这种忙,再说辽东的情况他很熟悉,那地方将来会有一番大变化,女婿到辽东历练,就是积累年资的最好去处。

    历经数年的发展,辽东的情况不错,朝廷为了开发辽东,调集大量人力物力,辽东各地可以说是每年一个新面貌,即便不说开荒,只说商贸,辽东的商业发展很快,再用老眼光去看,只会闹笑话。

    许芸华一开始不知道辽东情况,只担心夫君郝相贵去辽东是去受苦,后来渐渐明白了,也就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许绍见女儿带着外孙回来探亲,当然高兴,却不忘叮嘱女儿平日里要相夫教子、孝敬舅姑(公婆),

    许绍和郝吴伯自幼相善,又是同学,还都是天子的黄州(巴州)元从,如今身居要职,为天子心腹之臣,两家都显赫非常。

    天子之前还有意和他两家联姻,要么给皇子娶亲、要么给公主择佳婿,但许绍和郝吴伯都推辞了天子的联姻好意,结了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身为重臣,拒绝和天子联姻,还相互结成儿女亲家,此举有些犯忌讳。

    但天子当年就知道他俩个给各自儿女定了指腹婚,所以提亲之事不过一提,再无下文,也并不在意两家结为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而现在许绍和郝吴伯结了亲家,也不会因此徇私枉法,或者结党营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主动让自己儿子接受历练。

    郝吴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得到历练,而不是仗着家世滞留京城混日子,所以郝相贵即将去辽东当刺史,为朝廷披荆斩棘。

    许绍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得到历练,所以即便儿子在民部任职,他也求天子恩准,让许智仁外放南中历练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如今炙手可热,趋炎附势的人如过江之鲫,许绍觉得自己若不对儿子从严要求,儿子肯定会被那些溜须拍马之人弄得飘飘然,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。

    待得明年年初,郝相贵和许智仁就要远赴辽东、南中上任,这一去,怕是要三五年才能回来,所以许智仁和许芸华趁着现在有时间,时常抽空回家陪着父母说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儿女,许绍感慨时光流逝,当年年轻气盛的他,也是时常被父亲叮嘱,叮嘱说为官一任要造福一方。

    往事历历在目,而他已成了那个絮絮叨叨的“父亲”,轮到自己的子女聆听教诲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吧?

    但再舍不得,也得让儿子出去历练,不然老是靠着父辈这棵大树遮风挡雨,将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做父亲的,自然要为儿女操碎心,尤其儿子一定要教好,不然将来败家可怎么办?

    许绍可不想自己儿子变成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,郝吴伯同样不希望儿子如此。

    不仅他们两个,就连天子为了培养皇子们成才,也煞费苦心,还把成年的皇子都派出去历练,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为的是将来皇子们不败家。

    不然父辈辛辛苦苦努力数十年才攒下来的家业,不孝子几年就能全败光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绍问许智仁:“蚊香现在的研制进度如何了?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许绍问的蚊香,指的是用除虫菊为原料制作的蚊香,虽然这个“研究项目”和许智仁无关,但他却知道其中详情,听得父亲发问,答道:

    “父亲,用除虫菊制作蚊香的工艺大概摸索出来了,成品也有了,不过如今寒冬腊月,蚊虫销声匿迹,具体效果如何,还有待验证。”

    许绍闻言点点头:“那正好,明年开春你去南中,多带些蚊香去,试试杀蚊虫的效果如何、”

    “还有,多要些种子,带到南中栽种,这东西若真的有显著杀虫效果,大量制成蚊香,那可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