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引光奴

    夜,寝宫,张丽华从噩梦中惊醒,在梦里,她化身“石塔西”探员练红绫,在诡异虫谷之中为掩护上司华生撤退,手持连发火铳以及利刃,孤身和一只怪物周旋,最后失足坠入深渊。

    深渊里,有无数巨大黑影在扭动,见着上方有活物坠落,欢快的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梦太过真实,让她惊出一身冷汗,睁眼一看,原来自己好好躺在榻上,今日所看《南中虫谷》故事太过惊险刺激,以至于让她日有所思、夜有所梦。

    然而喘息声依旧,从耳边传来,她转头看去,借助窗外透入的微弱灯光,看见影影绰绰间,身边两人缠在一起,不停动作着。

    待得云消雨散,张丽华静静等了一会,随即起身,将滑落一旁的薄被拿起,给两位盖上,随后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二郎,妾去端水来。”

    听得背向自己的宇文温“嗯”了一声,张丽华探手往榻边小案摸去,摸到一个纸盒,随即裹着薄被坐在榻边,就着昏暗光线,将纸盒打开,从中拿出一枚“引光奴”。

    “引光奴”实际上是一根细木梗,形如牙签,顶端裹着“药引”,张丽华捏着“引光奴”末端,将其裹着药引的头部往纸盒侧面涂层一划,只听“嚓”的一声过后,什么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又划了几下,一团火光忽然在“引光奴”顶端绽放,随即燃烧起来,照亮张丽华的面庞。

    容颜依旧的美人,小心翼翼拿着“引光奴”,将其靠向榻边小案上烛台,将蜡烛点亮。

    借助烛光,张丽华看清榻边景象,将搭在一旁的睡袍拿起,松开裹在身上的薄被,将睡袍穿上,以免光着身子去拿水时着凉。

    寝殿里开着“空调”,气温微凉,张丽华到外间端来温水,回到卧榻,却见宇文温坐在榻边,看着烛光发呆。

    红晕尚未消退的陈婤,软软的躺在榻上,双眼迷离,仿佛已经失去意识,张丽华快步上前,将薄被披在宇文温身上:“二郎,莫要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温喝完水,看着蜡烛,又看看烛台旁放着的“引光奴”,问道:“方才你划了几下才点燃?”

    “妾记得好像是四下。”

    “四下....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若有所思,打开纸盒,拿出一根“引光奴”,在纸盒侧面划起来。

    就一下,“引光奴”顶端便绽放出火光,随后开始燃烧,宇文温注视着这团跳跃的火光,直到其即将烧到末端才张口吹灭。

    点火成功率忽高忽低,看来质量还不稳定....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搂着张丽华躺下,却没吹灭蜡烛,反倒和怀中人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火柴的销路,感觉不理想,依你所见,原因何在?”

    “二郎,这引光..这火柴好是好,却有些尴尬,寻常人家用不起,也不需要,而用得起的人家,实际上用火镰也行....”

    两人讨论起来,一旁慢慢回过神的陈婤,听着听着,也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引光奴,是一种引火之物,是以硫磺染薄木条制成,陈婤小时候随着母亲在宫里做事时,就经常见人用引光奴引火。

    但引光奴自己不会燃烧,需要靠明火点燃,然后作为小火把,点燃其他易燃之物。

    这就是陈婤知道的引光奴,而现在,有了新式的引光奴,名为“火柴”。

    火柴,据说其前端也裹着硫磺为主要成分的“药引”,而装着火柴的纸盒,其侧壁为薄木片,外侧覆盖着一层药剂,据说其中混杂着玻璃粉,以便“摩擦生热”。

    火柴在用的时候,是用手指捏着尾端,然后将火柴头往纸盒侧壁涂层一划,因为“摩擦生热”使得涂层和火柴头“摩擦生火”,于是火柴自己就燃烧起来,不需要额外的明火。

    这种“摩擦生火”,未必划一次就能成功,所以需要多划几次。

    有时候运气不好,一根火柴划到顶端药引都没了,也不能成功点火,所以需要拿出另一根来划。

    对此,陈婤有使用经验,所以她觉得,既然火柴的点火率飘忽不定,那还不如用火镰,毕竟火镰的价格比一盒火柴要低,还没有失火的危险。

    火柴不安全,一盒火柴放在兜里,人走来走去的时候,这火柴自己就有可能烧起来,也就是自燃。

    陈婤不知道火柴自燃的原因,若让她选择一件引火之物带着出门,她宁愿选火镰,也不愿意要会自燃的火柴。

    这种新式“引光奴”,是不久前才正式销售的,对于陈婤来说她不需要关注如何引火,因为这种事自然有侍女们去忙,所以其销路如何,不需要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听得旁边两人议论,看来火柴的销售前景黯淡。

    黯淡就黯淡,卖这种小玩意又能赚多少钱呢?

    “这不是能赚多少钱的问题。”宇文温对张丽华的疑问做出回应,当然,身边陈婤的想法他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火很重要,煮饭、驱寒、烘烤衣物都需要火,如何在没有明火的情况下便捷、快速生火,是很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火柴不完善,点火率不稳定,这都不要紧,那就继续改进,售价偏高、不如用火镰,那就想办法改进制造工艺,降低成本.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说的没错。”宇文温用力搂了搂张丽华,“火柴对于平民而言,不是必须之物,他们也不会花这冤枉钱去买...“

    “而对于富贵之家来说,郎主不需要关心如何点火,那么负责点火的仆人,没资格要求购买价高的火柴、却不用便宜的火镰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想要推广火柴,必须为其创造强烈的需求,那就是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温坐起,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在没有打火机的时候,他觉得火柴的最大用途之一就是点烟,不然抽烟者想要优雅的点起一支烟,总不能蹲在角落里用火镰点火。

    然而,烟草原产美洲,中原现在是没有烟草的。

    没有烟草,自然就没有香烟,那么有钱人基本上不需要随身携带(或者仆人携带)火柴点烟。

    没了老烟枪,火柴怎么卖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思维发散:

    烟草,辣椒,治疗疟疾的金鸡纳,还有玉米、土豆等,这些好东西全都在美洲,但距离“发现”美洲还遥遥无期,那么是不是要组织船队东征,开启“伟大航路”?

    “二郎,小心莫要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的提醒,让宇文温回过神来,想要躺下,却见食指上有印痕,想来是划火柴时留下的,他把手指在张丽华面前晃了晃:“拿张纸来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睡在外侧,榻边小案上放着“餐巾纸”,宇文温的意思是让张丽华拿纸来擦一下手,未曾料美人坐起身后,直接张口将他手指一含。

    然后一吮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弄得宇文温如同触电般,整个人都精神起来,本来已经熄灭的“火种”,瞬间被“引光奴”张丽华点燃。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妖精,你别想睡觉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