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七十三章 僵尸

    陡峭的山壁上挂着无数悬棺,看上去密密麻麻,如同苍蝇停在一面墙壁上,虽然杂乱无章,却构成了宛若蜘蛛网的栈道,一直通向峡谷深处。

    “石塔西”探员华生,和同伴们踩着腐朽的棺木,在悬棺栈道里来回跳跃、攀爬,小心翼翼前进,下方是无底深渊,上方是峡谷顶端宛若一线的天空,昏暗无光。

    峡谷幽暗,能见度很差,沿着悬棺栈道前进的人们,个个头戴特制铁盔,盔前镶嵌一颗夜明珠,能将四周十余步范围照亮,大家就靠着夜明珠的光照,在悬崖峭壁间前进。

    峡谷深处传来“呜呜呜”的呼号声,不知是风声,还是什么异兽在咆哮,看不见尽头的峡谷深处,宛若巨兽张开的大口,正等着化生一行人走进去送死。

    狂风之中有哭笑声传来,声音尖锐无比,仿佛有人桀桀怪笑,随后掩面痛哭,影影绰绰间,有些许黑影在峡谷间掠过,随后在华生等人上空盘旋。

    在夜明珠那暗淡的亮光中,一张张怪异人脸在半空中显现,仿佛一个个妖魔鬼怪俯视着悬棺栈道上的不速之客,“喜笑颜开”,即将张开血盆大口扑下来。

    随行的小道士,掏出符纸,随后口中念念有词,将符纸向空中一抛,却见自己烧起来的符纸化作一只只火鸟,呼啸着向怪脸飞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中火光大作,被符火点燃的怪脸纷纷向外飞走,原来是一群人面纹大蝙蝠,想要袭击猎物,却被道法驱散。

    然而人面纹蝙蝠没有飞远,依旧在附近盘旋,不时发出怪叫,似乎是在呼唤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,咯吱咯吱的声音响起,峭壁上的悬棺群里,似乎有悬棺开始躁动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方的华生,看见下方一个悬棺,棺盖忽然缓缓向后挪动,随后露出内中僵尸。

    那僵尸呻吟着,用宛若朽木的双手将棺盖向后(腿的方向)推,推到一半,坐起来,一双空洞的眼洞,定定的“望着”华生,随后咧嘴一“笑”,样貌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吴柳生惊叫一声,挣扎着起来,看看四周,发现自己并不在遍布悬棺的峭壁上,而是在营房大通铺里。

    左右躺着的是同袍,不是悬棺。

    眼前一人,一手提着裤腰带,一脸惊讶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什长,不是什么僵尸。

    上厕所归来的什长,盯着吴柳生问:“小子,你鬼哭狼嚎的作甚?尿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啊?没...没....”吴柳生好一会才回神,知道自己方才是做了个噩梦。

    噩梦,和傍晚听的故事有关。

    “小子,没事不要乱喊,要是把大家都吵醒了,你可就完蛋了。”什长凑过来,拍拍吴柳生的肩膀:“怎么,被那《南中虫谷》的故事吓到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!我就是....做了个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事就赶紧睡,明日一早还得早操。”

    什长回到自己铺位睡觉,吴柳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躺下,扯着薄被盖好肚子。

    现在是夏天,所以天气很热,夜里也是如此,实际上许多人不盖被子都能睡,毕竟睡在营房里不会被夜风直吹,不用担心着凉。

    吴柳生躺着,怎么也睡不着,因为他只要一闭眼,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陡峭山壁,还有密密麻麻的悬棺,以及各种怪物,以及那个对着自己笑的僵尸。

    今日晚饭过后,大家听说书先生讲《南中虫谷》,这个故事是那什么《华生探案异闻录》中的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故事内容十分刺激、惊险,主角华生作为“石塔西”探员,专门去办一些奇奇怪怪的案子,疑凶都不是正常人,要么会法术,要么根本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另一个故事《无头将军》也是如此,吴柳生和许多士兵一样,对这种神怪故事既害怕又想听,听的时候津津有味,事后就会做噩梦。

    被吓醒之后发誓再也不听了,然后晚餐后说书先生继续说的时候,依旧听。

    听完继续害怕。

    故事真的不错,所以才那么吸引人,吴柳生作为府兵,随着军府队伍“番上”(定期轮值),从家乡乘坐火轮船到长安宿卫。

    平日里出营守城门、在城外巡逻,在营里除了操练,就靠着看戏剧、听故事打发时间,戏剧、故事那么精彩,又如何能错过。

    在戏剧、故事里,吴柳生知道了许多事情,懂得了许多道理,知道天子英明,知道朝廷有诸如“石塔西”探员华生这样的能人异士解决各种“疑难杂症”,知道南中、辽东、南洋的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还知道什么叫忠君爱国,什么叫礼义廉耻,虽然故事的开头都会说“本故事纯属虚构、如有雷同、实属巧合”,但大家都觉得无风不起浪,如此精彩的故事,必定是有“故事原型”。

    且不说《华生探案异闻录》这种神鬼故事,就说《三国演义》的故事,便让将士们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这可是后汉末年天下三分的历史,总不能是骗人的吧?

    一想到《三国演义》,吴柳生就就来了精神,据说明日会有戏班来表演《三英战吕布》,那戏很好看,可千万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忽然觉得尿急,尿急就要上厕所,吴柳生爬起来,下了通铺穿好鞋,正要出门,见着外面黑洞洞的,又想起了那幽暗的峡谷。

    虽然他听的是文字故事,但说书先生将现场说得活灵活现,让吴柳生自行想象出华生一行进入的峡谷是什么模样,所以现在,冷汗又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漆黑之中,似乎有无数妖魔鬼怪潜伏,就等着他出去,然后扑上来。

    吴柳生想躺回去,但尿急憋不了太久,他又不可能在营房里解决,所以....

    正纠结间,忽见一旁坐起个人,低声和他说起话,原来对方也想去厕所出恭,正好搭个伴。

    有人作伴,妖魔鬼怪就不那么可怕了,两人出了营房,就着外面道路的灯笼光照,向着厕所而去。

    成排的营房,如今都是黑灯瞎火,一个个黑乎乎的窗户内,仿佛有鬼怪在向外张望。

    军营里,老兵们最喜欢说鬼故事吓唬新兵,吴柳生这一队新兵,就听过不少鬼故事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晚上起夜都要结伴,为此经常被老兵嘲笑,不过据说过一阵子会有夜间操练,也就是“练胆”,大概操练过后大家就不会怕鬼。

    将军说过,军营里杀气重,将士们都是壮小伙,阳气也重,所以是鬼怕军营,军营里绝无可能闹鬼。

    两人不停地给自己壮胆,眼见着厕所就在前面,里面还有灯光,不怕一脚踏空猜到屎坑里,正要快步上前,却见前方道路上,现出一队人影。

    那队人影走在没有灯光的路段,队伍没有打灯笼,走动之余那些人似乎在跳跃,如此诡异的动作,看起来十分渗人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吴柳生和同伴只觉得眼前一花,场景变换,变成自己听过故事里那惊悚的场景:群山峻岭之间,赶夜路的旅人,发现前方道路上,迎面走来个赶尸人。

    赶尸人正赶着一队僵尸走夜路,僵尸走起路来,据说是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“僵....僵....”

    吴柳生话都说不利索了,也不觉得尿急,仿佛那一大泡尿都变成冷汗流出去,两人吓得面色惨白,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故事里的说法,这种时候若是大喊大叫,僵尸闻到了人吐出来的阳气便会“诈尸”,循着阳气就扑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无助的站着,看着僵尸向自己走过来,待得对方走到有光照的路段,发现竟然是巡夜的队伍。

    带队将领见着这两位呆呆的站在路边,不由觉得奇怪:“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此作甚?”

    “僵...将军!我们上厕所!”

    “上厕所就快去!站在这里吹夜风,是怕不会着凉生病?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吴柳生和同伴赶紧向前跑,刚跑了几步被巡夜将领喊住:“跑什么跑!前面有绊马杆,小心着些!”

    吴柳生闻言向前方地面仔细一看,隐约看到有几道绊马杆,有膝盖那么高,随即心中明白:这是为了纺织有人夜袭军营而设的障碍,对方若策马冲进来,必然要在这里被绊倒。

    人要经过这种高度的绊马杆,可以跨过,可以一脚踩着木杆过去,或者直接跳过去,所以远远看着,这队人就是跳着前进。

    和僵尸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柳生松了口气:真是吓死人,我还以为有僵尸过来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