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七十二章 新瓶装旧酒

    雨未停,一直下,将亭台楼阁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之中,让人一眼看去,不由得想起烟雨江南,而在皇宫御苑小戏台上,正在演出的戏剧,其场景正是烟雨风情。

    “西湖美景三月天哪、春雨如酒柳如烟哪...”

    “有缘千里来相会、无缘对面手难牵...”

    “十年修得同船渡、百年修得共枕眠...”

    “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、白首同心在眼前...”

    经典的歌声旋律中,千年蛇精白素贞,其千年前的救命恩人转世化身许仙,在“西阳城外西湖畔石桥”相遇,开始了一段感人肺腑的曲折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台下,皇后尉迟炽繁、后宫诸妃及外命妇们,静静看着台上的表演,十分入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坐在中间靠后位置的宇文温,时不时侧头和旁边的杨济低声交谈,新戏《白蛇传》上演,宇文温和杨济作为“幕后主创”,自然要时刻关注“市场反应”。

    杨济的夫人冼氏如今也在座,所以杨济出现在现场倒也不显得突兀,面对台上那“新瓶装旧酒”的《白蛇传》戏剧,他只能装作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《白蛇传》,据说最初见于明末的《警世通言》,故事背景是南宋绍兴年间,说的是千年蛇妖化作美丽女子,名为白素贞,及其侍女小青,在杭州西湖偶遇书生许仙,同舟避雨后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白蛇逐生欲念,欲与书生缠绵,便嫁与许仙,婚后经历诸多是非,白娘子屡现怪异,许仙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镇江金山寺高僧法海赠许仙一钵盂,令罩其妻,白素贞、小青被钵盂罩住后显露原形,法海遂将钵盂置于雷寺峰前,令人于其上砌成七级宝塔,名曰雷峰,永镇白、青于塔中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后来演变为凄美的爱情故事,故事应该早就有了,所以得益于数百年来无数人对故事的提炼,《白蛇传》故事脍炙人口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世有了个经典的电视连续剧《新白娘子传奇》,让宇文温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每当《千年等一回》、《渡情》等歌曲响起,大家就知道暑假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确实是夏天,眼前表演的戏剧,正是“深度借鉴”《白娘子传奇》故事大纲而得,还有经典的配乐、歌词,基本上都是宇文温弄出来的,杨济则负责改写剧本。

    杨济在那个时代,看过《警世通言》,知道白娘子的故事,所以改编起来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而朝廷如今实行科举,有了“状元”的称号,所以许仙和白素贞之子才能成为“状元”,在雷峰塔前叩拜母亲,孝感天地,让白素贞得以脱困,一家团圆。

    如此,故事得以完整“面世”,并改编成戏剧。

    这是要向全国各地推广的戏剧,所以尽量不用什么高难度的“特效”,以降低演出难度,以便让更多的戏班能够上手,然后在各地进行表演。

    经过戏班的刻苦排练,如今完整的《白蛇传》已经正式公演,今日就是“首演”,地点就在皇宫里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女眷们看戏看得入神,戏台效果不错,台上演员“说唱”的曲调又是自己熟悉的旋律,心中高兴,话就多了起来,和杨济频繁交谈。

    宇文温作为天子,杨济作为十二五大将军之一,两个人居然折腾起戏剧来,如此不务正业,怎么看都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当年”南击后梁、北却契丹、东取河北、西并河中的晋王李存勖,建国称帝、功成名就后沉缅声色,治国乏术,用人无方,纵容皇后干政,重用伶人、宦官,疏忌杀戮功臣,没几年就死于兵变。

    如今,难道宇文温要“重蹈覆辙”?

    当然不是,朝廷有教化百姓之责,作为天子,宇文温当然要想办法更好的教化百姓,那么通俗戏剧就是最好的手段之一,许多大道理用戏剧形式表现出来,百姓较为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若靠照本宣科的训导,大字不识一个的百姓们,听都不一定听得懂,又有谁会往心里去?

    更别说戏剧对于丰富百姓的生活有不可或缺作用,终日为一日两餐奔波的人们,多有不如意的时候,需要有娱乐渠道缓解各种负面情绪,暂时忘记人生的种种不如意。

    那么参军戏(相声雏形)、杂技、戏剧,就是抚慰百姓的一剂良药,所以,宇文温不是自娱自乐、沉迷酒色之中,编戏剧不是玩物丧志,是在履行职责。

    多年的演出编剧经验积累,让西阳锻炼出许多经验丰富的戏班及编剧,实际上需要宇文温亲自动笔的时候越来越少,也许再过几年,就不需要他“深度借鉴”,而是有真正原创的戏剧剧目出现。

    真到那个时候,也许他才真正有机会用心看戏,不然,总是看“新瓶装旧酒”,还得装作看得很入神的样子,真的很累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,因为他看过的影视剧,在有生之年都不会“重现”了,当前科技,和后世的高科技相比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傍晚,独坐书房的宇文温弹起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,弹指之间,千军万马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为了《十面埋伏》编曲而殚心竭虑的郑译,早已去世多年,这位字正义却一点也不正义的琵琶专家,为《十面埋伏》的成曲做出了杰出贡献,不然,以宇文温的水平是无法将其“复原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《十面埋伏》的演奏为独奏,乐曲激烈,震撼人心,表现的是楚霸王项羽被汉军包围时走投无路的场景。

    宇文温弹着《十面埋伏》,想的却是另一个末路英雄,后唐庄宗李存勖。

    李存勖又名李亚子,年轻时骁勇善战,立下战功无数,完成了对父亲、晋王李克用发的三矢之誓,击破契丹,攻灭后梁、前蜀,平定河北,建国称帝。

    却死于兵变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能征善战的皇帝,按说应该和其他王朝的开国皇帝开创一番宏图伟业,怎么就死于兵变了呢?

    这是五代特殊背景下发生的事,对于宇文温来说,道理却不难想明白:皇帝对军队失去了控制力,曾经的常胜主帅,已经压制不住底下的骄兵悍将了。

    “前车之鉴”,让人警醒,琵琶声停,宇文温若有若思,将琵琶放好,转身来到书案前坐下,开始构思适合改编成剧本的故事。

    适合给士兵们看的故事。

    百姓有娱乐需求,将士们也有娱乐需求,朝廷要教化百姓,皇帝同样要教化将士,一定要大头兵们知道,什么是忠君爱国,什么是忠义廉耻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笔杆子不能停,思想的灌输决不能停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