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对劲(续)

    私第,张鱼和登门拜访的李三九交谈,两人都是天子潜邸旧人,熟得不能再熟,所以没有什么场面话,寒暄几句便直接切入主题。

    李三九此来,当然不仅仅是叙旧,张鱼即将陪同皇朝使节前往倭国,肩负天子赋予的特殊使命,天子之前已经仔细交代,今日忽然又有些叮嘱,便让刚好在宫里的李三九代为传达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,国使抵达倭国京城后,对方的厩户王子,必须按事前约定的那样,亲自出迎,拜谢封赏,如果对方病了,那就等病好了再进行相关仪式,决不许对方糊弄过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限呢?”张鱼问。

    “两个月,逾期不候,”李三九说到这里,淡淡一笑:“亲自出迎、拜谢封赏要不了多少力气,若是‘病’得连这点力气都没有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张鱼点点头:“既如此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公事说完说私事,李三九前阵子给儿子(养子)娶亲,他为数不多的友人们纷纷应邀喝喜酒,并送来贺礼,张鱼送的贺礼异常贵重,李三九事后就有回礼。

    此次登门又带着礼物,再次感谢友人当日送给他家那大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嗨,大家都是潜邸旧人,那么客气作什么。”张鱼笑着摆摆手,“那年我儿子娶亲,你也送了大礼,扯平了,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一码归一码。”李三九将带来的礼物取出,原来是一张狮子皮,观其完好程度,可称得上上品。

    他将狮子皮展开,说道:“海上风浪大,产自波斯的狮子皮,给五桅船主当披风,恰到好处!”

    按传统说法,虎乃百兽之王,但又说狮比虎更厉害,一张狮子皮做的披风穿在身上,寓意再明显不过,张鱼是个明白人,知道贵重宝贝的送法有讲究:

    “哎哟,老李,这宝贝可得进献给陛下,我可不敢收。”

    “狮子皮又不止这几张,陛下看不上,太子殿下那是听了就摆手,所以我进献的狮子皮,陛下都赐给了几位大将军做披风,剩下一张,陛下让我自己披着算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上战场,要这威风何用?思来想去,五桅船主纵横两洋,穿个狮子皮披风倒也不错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番推让,张鱼收下礼物,和李三九边喝酒边谈,过了半个多时辰,李三九告辞,张鱼看着这狮子皮,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做人要谨慎、低调,这是张鱼一直提醒自己要注意的事情,几位大将军战功赫赫,披着狮子皮披风,那是应有的威风。

    而他一个跑船的,披这狮子皮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这狮子皮不能留着自己用,不然显得太张扬。

    不如。。就送给倭国权臣苏我马子?

    张鱼如是想,但他觉得对方也不会留着自己用,因为这太张扬了,所以到头来,搞不好就转送给倭王。

    这无所谓,反正他送礼,收礼的人怎么处置礼物,是对方的事。

    张鱼让仆人将狮子皮收好,转到书房,看着报纸,再次沉思。

    突厥(东突厥)的启民可汗去世,其子继位,新可汗会不会老老实实维持两国关系,需要认真观察,所以朝廷未来这几年的精力,都会放到西北面。

    那么,对于东面,就会求稳,避免两面作战,透支国力。

    倭国这边同样要求稳,故而天子以防万一的想法没错,但张鱼依旧认为,倭国不太可能把周国使节回访一事弄砸。

    但李三九特地到他这里传话,张鱼知道自己必须提前出发,赶在使节团抵达倭国前,先和倭国权臣苏我马子再次确认相关事宜,确保此事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想到倭国国内局势,张鱼有些头痛,突厥汗位变动,天子更加没精力理会倭国局势,朝廷也不会为此分心。

    但天子又要确保一向亲近中原的苏我氏一族地位不坠,所以私下里必须对倭国国内局势施加影响。

    具体操作者就是张鱼,所以国使此次回访若真的不顺利,对于朝廷来说没什么损失,但对于张鱼而言,就是一项重大失误。

    事情办砸了,不见得天崩地裂,但之前的一番布局,恐怕就要推倒重来,张鱼可不想己方的一番心血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倭国国内暗流涌动,把持大权的权臣苏我马子,并不能完全压制反对者,这是因为倭国国情不同,苏我马子权力再大,也不能走到受禅称王那一步。

    他即便再怎么掣肘倭王,甚至不惜让其“暴毙”,却总要扶持王族中人继位,这就形成一个巨大的隐患:苏我氏和王族无法决裂,当他去世,新一代苏我氏的家主,还能不能掣肘倭王,压制反对者们?

    所以,倭国国内贵族之中,依旧有立场坚定的“王党”,仗着苏我氏无法赶尽杀绝,在权力斗争规则内与苏我氏对抗。

    那么,在即将到来的周国使节回访一事上,这些“王党”应该不会借机搞事把事情搅黄、让苏我马子到手的大功劳鸡飞蛋打,因为这件事明显对王族更有利。

    征夷大将军这个封号,对于倭国王子(王太子)确实有明显好处,没道理王党会阻挠,而苏我马子不是不清楚这一点,却权衡利弊,选择推动这件事成功。

    倭国国内没有谁希望此事泡汤,所以,天子真的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张鱼觉得这就是关心则乱,因为册封征夷大将军一事,是己方一系列布局的第一步,专门针对倭国国情定下的策略,决不能出错。

    倭国的官制有些特别,文(行政)、武(军队)、祭祀、财政,其对应官职分别由不同的家族世袭,而苏我氏实际上是分管财政的家族,从明面上来说无缘军职。

    军职,之前是物部氏及其追随者的囊中之物,即便后来物部氏族灭、势力集团瓦解,苏我氏的成员也无法将军职夺过来,这就是倭国官制的门道。

    苏我马子控制大权,靠的是尽可能拉拢更多的贵族,形成以其为首的势力集团,但围绕军职(兵权)的争夺,王党因为有倭王及王太子的支持,优势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,前任倭王不是死于宫变,而是死于刺杀,这就和苏我氏无法牢牢把持兵权有关。

    那么,以周国的角度来看,要确保倭国的立场一直是“友善”,就得巩固苏我氏的地位,采取一系列措施,但不能明着来。

    种种布局的第一步,就是册封倭国王子(太子)为征夷大将军,于是,“征夷大将军府”必然出现。

    有了征夷大将军府,那么倭国对虾夷的军事行动,都会归于大将军府来实行。

    贵为王太子的厩户王子,是国家储君,不可能远离京城带兵出征,所以,军事行动自然要由大将军府所属佐官代为效劳。

    因为苏我氏不是军事贵族,所以苏我氏族人无法在军府任要职,作为府主的王太子,必然优先提拔王党成员担任入大将军府内要职。

    可以说,征夷大将军府的出现,对于倭王、王族而言是“利好”,他们可以将苏我氏势力集团的核心成员排挤在大将军府外,将大将军府变成王族直接控制的讨伐虾夷军务官署。

    如今倭国和周国(市舶司、北洋贸易公司)合作,购买兵器铠甲,武装军队,走海路讨伐虾夷,可想而知开疆拓土的机会大增,而加入大将军府的王党成员,必然近水楼台先得月。

    倭王、王太子扶持王党成员在讨伐虾夷的战争中刷军功,然后名正言顺提拔、高升,于是己方实力增加,在和权臣苏我马子的对抗中渐渐扭转劣势。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彻底挤垮苏我氏,但倭王遇刺身亡这种事,应该就不会再发生了。

    苏我马子已经快六十岁,王太子却还年轻,他可以熬到苏我马子去世,而新一代苏我氏家主对朝政的掌控力只会下降,那么从长期来说,对王族十分有利。

    张鱼推演到这里,结果很明显:册封征夷大将军一事,对倭王、王族是一大“利好”,整件事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是么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