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五十四章 指望

    汽笛声中,刘文静看向舷窗外江面,只见一艘客船从长江驶入汉口(汉水入江口),进入汉水,j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而自己乘坐的船只则正好相反,从汉水顺流而下,经汉口进入长江。

    汉口处繁忙的航运,使得各船的航速都快不起来,加上春风吹得旌旗招展,所以刘文静可以清楚看到对面那客船上,打出的是谁家旗号。

    坐在另一侧的刘文起,看了看那旗号,饶有趣味的说“原来是李观察家的迎亲队伍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据传是皇后亲自说的媒,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刘文静说完继续看书,忽然想起了什么,交代弟弟“你在外不要议论这事,没必要,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

    刘文起说完,继续打量着外面李家迎亲的客船,船上应该有新娘及其随员,还有嫁妆,以及随行护送的护卫们。

    观察使李三九,其子迎娶岳州刺史全有之女全氏,这件事去年年底就定了,如今开春,李家迎亲的队伍应该是到黄州接了新娘,然后送新娘返回长安完婚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一件事,如今火轮船越来越多,所以大户人家出行、迎亲,走水路的话都会包下一艘或者多艘火轮船,但刘文起知道,观察使李三九给儿子娶亲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李三九是阉人,当然不可能有亲生儿子,一般讲究门当户对的官宦人家,不太会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宦官的养子,因为这有损清誉。

    但这位李观察,是天子潜邸时的管家,地位非同一般,据说早在大象年间就跟随天子,是潜邸旧人之中,心腹中的心腹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按说也不需要皇后来做媒,因为给宦官说媒,对皇后的名声有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但事情却发生了,那么,这位李观察有什么资本,值得皇后如此拉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刘文起觉得兄长一定知道答案,但刘文静不说,也不会说,刘文起自己倒是琢磨出一二。

    皇后因为娘家的事情,承受着巨大非议,但皇帝对此态度坚决,皇后地位稳固,所以谁也不敢说废后,以免招来皇帝的怒火。

    那么皇后本人,还特意讨好皇帝的亲信,就不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而是为了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表现不错,但庶出的大皇子燕王同样惹眼,在幽州总管任上政绩突出,而三皇子魏王也是如此,在并州总管任上做的不错。

    太子被兄弟前后包夹,皇后当然不敢掉以轻心,尽一切可能拉拢皇帝身边亲信之人,争取更多的人给太子说好话。

    或者,至少不要说太子的坏话。

    此事涉及皇位之争,寻常臣子谁掺和谁就容易倒霉,刘文起当然不敢掺和这种事,他身为工部小官,也没资格掺和这种事。

    却不妨碍刘文起猜想,猜想这位观察使李三九,到底为天子管着什么事。

    同样是观察使,观察使李三九“观察”的目标,明显和观察使刘文静“观察”的目标不一样。

    新任淮南道观察使刘文静,奉旨前往淮南,“观察”(主持)淮南各州郡大索貌阅、输籍定样,刘文起顺道搭便船去鄂州,而观察使李三九,却没有什么具体“观察地点”。

    李三九是作为天子的耳目在“观察”,其观察使司看起来都在忙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所以使司的设置更像是个幌子,暗地里的“观察工作”,另有其他见不得光的人来办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些见不得光的人,队伍规模有多大,大到皇后都要为太子争取呢?

    刘文静见着弟弟若有所思的模样,大概能猜出对方在想什么,放下书,再次交代“为兄说过许多次,议论时政可以,但话题不要涉及禁中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刘文起插话“更不要涉及太子和皇子兄长放心,我不会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空东想西想,为何不想想本职?夏口江面的浮桥,不修不行,修了又会阻碍航运,如何两全,是件头痛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头痛的事情不想,想那些不该想的事情作甚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文静开始絮絮叨叨“这浮桥该怎么修,众说纷纭,你到了夏口,仔细勘察,若时机合适,不要随大流,单独给出个可行的方案,一旦获得采纳,不就有出头的机会了?”

    “浮桥要耐用,便于维护,而维护成本尽可能低,还得方便‘开口’,让江船从容通过后,又要容易‘合拢’,这许多问题要解决,足够你想得茶饭不思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兄长说的是”

    刘文起敷衍着,兄长要说的道理,他都明白,但他知道自己恐怕在仕途上进展有限,毕竟竞争太激烈,而他以学官入仕,将来肯定比不过科举入仕的新官僚。

    但兄长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刘文静是天子潜邸旧人,前途无量,明德年以来,到南中历练多年,光这份资历就很“硬”,如今又得差遣去淮南“观察”,想来事毕之后,下一步就是大用。

    所以,与其自己努力,还不如在兄长这棵大树下乘凉,日后自己儿子想要有好前途,过了科举考试这关,可都指望“伯伯”了。

    兄弟俩正交谈间,听得外面汽笛声此起彼伏,透过舷窗看去,却见自己乘坐船只已经驶入长江,江面上船只如梭,各自按着航行规则避让,所以汽笛声不断响起,相互间提醒对方注意安全航行。

    江面上的火轮船很多,有南北对进,有东西对进,密密麻麻,如过江之鲫,刘文起看着如此壮观景象,不由得咋舌“我前年来夏口,没见如此多的船啊?”

    “一年跟一年不同,如今的夏口,可不得了。”刘文静说着说着,举了个例子“夏口港的人员、物资吞吐量,自火轮船投入航运到去年年底,已经翻了五倍,所以,不修过江浮桥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火轮船摆渡不过来,实在是需求量太大,靠轮船摆渡,港区对船只的调度数量有上限,不可能无限制增加,所以朝廷还指望修浮桥,连接大江南北,缓解航运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好好表现,即便提不出什么好办法,跟着同僚一起,把这件事情做好,同样是不错的,多积累年资,日后也多一丝升迁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还重点强调“不要老指望兄长给你遮风挡雨!”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