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五十三章 真好啊!

    “陛下今日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陛下去了东西市,走走看看,体察民情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陪着陛下出去,一定要仔细着些,莫要让什么人惊了圣驾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放心,大家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明白就好。。。对了,这是那人家的资料,你仔细看看,看看那家的娘子,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暖殿,皇后尉迟炽繁一边看账本,一边和李三九交谈,而李三九是坐着的。

    宫里那么多宦官,也就只有李三九能够坐着和皇后说话。

    或者说,即便李三九已经不在宫里任职,但他的身份和地位,不是其他宦官能够比的。

    今日宇文温微服出宫,在长安城里转了半日,李三九全程跟随,虽然尉迟炽繁知道夫君不会出去拈花惹草,但还是放心不下,担心有什么市井无赖惊扰圣驾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人口众多,什么身份的人都有,尉迟炽繁总怕有什么外地来的无赖当街行凶,伤了天子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多次听宇文温说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”,结果宇文温自己却会偶尔微服出宫,到城里转转,体察民情,亲眼看看市井小民的生活现状。

    所以尉迟炽繁不知该怎么劝,只能吩咐李三九等人,护卫天子时多用点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觉得夫君没必要出去,长安城里百姓的生活如何,只要找李三九问问就行了。

    李三九虽然是宦官,却跟了她夫妇许多年,当年护着她从皇宫出来,随后当了管家,一直兢兢业业,忠诚可靠,值得信赖。

    虽然李三九如今明面上只是个没有宫内职务的宦官,但实际上管着一支队伍,是天子的耳目,知道许多事情,所以尉迟炽繁觉得宇文温没必要亲自去体察民情。

    但她拦不住,只能叮嘱身边人多用心。

    李三九因为有官职,还时不时领差遣出京办事,所以在宫外有自己的府邸,不再如当年那样,随时在帝、后面前听令,所以今日趁着对方在宫里,尉迟炽繁自然要多交代一些事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下婚事,当然,新郎不是李三九,而是其子。

    李三九自幼贫苦,家里养活不了,只能净身入宫混口饭吃,亲人是死是活,早已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见着李三九为了自家辛苦那么多年,担心对方老了无依无靠,便让李三九挑了两个孤儿,收为养子,延续香火,将来为李三九养老送终。

    生怕李三九不会照顾孩子,尉迟炽繁还派了一名年长侍女,作为“奶娘”的替代者,为李三九照顾两个年幼的儿子,教导这两个孩子读书、嘘寒问暖,承担母亲的责任。

    还为李三九备下家业,安排管家、仆人,让李三九有一家之主的模样,使其宦官的身份渐渐淡化。

    如今是明德十四年冬,李三九的养子,最大的已有十四岁,可以开始考虑婚事了,但李三九却不急,或者说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李三九作为宦官,没有人生伴侣,也不打算误了谁家好女子终身,所以未有养子前,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个人过,

    又因为作为王府管家、宇文温和尉迟炽繁的心腹,李三九还掌管着一支秘密队伍,所以他不会也不能与任何人交往过密,以至于虽然熟人很多,但没有任何人称得上是他的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更别说,他是一个宦官,那些讲究门当户对的人家,大概不会愿意自家女儿嫁给一个宦官的养子。

    当然这不是说没人愿意和李三九联姻。

    以李三九的特殊地位,当然有人会为了别样目的和他联姻,但这样动机不纯的联姻,不是李三九想要的。

    他只想儿子能有个好媳妇,但无法确认潜在的亲家们,其联姻动机如何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儿子的婚姻大事,李三九真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知道李三九的难处,便操起这份心,她知道以李三九的身份,可能官宦之家未必愿意嫁女儿,但再怎么样,也得给李三九说个好儿媳。

    关中、关东的官宦人家看不上李三九,没关系,那就从山南或者黄州出身的官员里找。

    不求什么高官,只要家境好,亲家人品好就行。

    李三九作为当年的王府管家,和许多黄州出身的官员都很熟,这些官员至少不会像别人那么歧视李三九,所以尉迟炽繁决定做媒,从中撮合。

    初步的人选已经有了,尉迟炽繁今日就是把人选告诉李三九,还找好媒婆及相应人员,协助李三九给儿子办喜事。

    亲家翁,是李三九的熟人,那就是现任岳州刺史全有。

    全有,是当年宇文温就任巴州(后来的黄州)刺史时的一个小小州兵,可以说是潜邸旧人,为人忠厚老实,妻子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全使君如今家有儿女,给两个儿子娶的媳妇,都是寻常人家女子,没有什么攀高枝或者发达了看不起昔日街坊的做派。

    其小女正好到了出嫁年纪,尉迟炽繁与其夫人一提,对方觉得也合适,事情就这么初步定了,如今就看李三九这边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三九对全有一家很熟,首先他和全有打过多年交道,知道对方为人,毕竟全有也曾担任过王府侍卫。

    其次,李三九统辖的秘密队伍,专门监视百官,所以他对全有一家的情况很熟悉。

    甚至不需要看尉迟炽繁递来的资料,全有夫妇的情况,以及他两个儿子亲家的情况,全都在李三九脑海里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天子自潜邸时起编制的一张大网,李三九掌管了一部分,所以,文武百官的基本情况他门清,这点小事对他来说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全有夫妇,确实是好亲家,李三九离座,向皇后叩拜:“奴婢何德何能,得殿下如此关怀,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尉迟炽繁笑道,“若无疑问,那就和亲家谈好,定个良辰吉日,把婚事办了!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三九陪着皇后说了一会儿话,见皇后身边堆着的账簿很多,没敢打扰太久,很快告退。

    走在回廊间,想着儿子的婚事有了着落,李三九那习惯性板着的脸,现出些许笑容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几名宫女,前方一人是“总管”柳叶,两人碰面,点点头,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柳叶作为贵妃自幼伴当,和皇后自幼伴当翠云一般,迄今未嫁,谢绝了各自女郎的牵线搭桥,一心一意陪伴在女郎身边。

    这是个人的选择,李三九管不着,而他一个宦官,已经有家了。

    有儿子,儿子要娶亲,还会有后代,等他老了,能享受到含饴弄孙的温馨生活。

    百年之后,逢年过节,他的儿孙会在灵位前焚香祷告,供奉冷猪肉。

    有家的感觉,真好啊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