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五十二章 粪如朝露

    入冬后的第一场雪,让长安城披上银装,雪后街道上,行人和马车来回穿梭,来去匆匆的行人之中,微服出宫的宇文温一边向前走,一边低头看着地面,仿佛是在找掉落地上的铜钱。

    然而,宇文温想找的是马粪。

    他要看看,长安城内街道上,马粪的存留时间大概是多久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经过,在前方店铺旁停下,车主下车,往拉车老马脖子上挂了个竹箩筐,然后转到车厢卸货。

    那老马优哉游哉的吃着箩筐里的干草,不一会愉悦的打了个响鼻,然后开始拉屎。

    虽然屁股后挂着粪兜,但很明显这粪兜兜不住所有的马粪,宇文温眼睁睁看着几坨马粪擦过粪兜落在地上,新鲜至极,还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就站在不远处,看着马车,还有地上那几坨马粪。

    车主忙着卸货,然后和店家算账,看来两人是老相识,还聊起天来,不一会钱货两清,车主笑眯眯的掂了掂钱袋子,将其收入怀中,随后上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冒着热气的马粪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状,默默掏出怀表,看了一下时间,身后,陪伴他出宫的宦官李三九也看了看手中怀表。

    便装护卫们在四周警戒,当做不知道天子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收好怀表后,宇文温开始东张西望,避免过往行人看出他在关注几坨马粪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,洒在宇文温的脸上,他看着明亮的天空,开始想事情。

    天下城池,无论大小,都会面临一个很严峻的卫生问题:人畜随地大小便,使得城内街道臭烘烘。

    虽然像样的城池都会有排水渠,但以这个时代的市容管理水平而言,面对随地大小便,基本上是放而任之。

    到了夏秋季节,高温加降雨,使得腥臭的污水四处蔓延,地面弥漫着屎尿和污秽之物,加上泥泞,使得城内卫生状况很差,很容易引发流行疾病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在近代以前,中外都是如此,无论是浪漫之都巴黎,还是天子脚下的四九城,随地大小便的情况是司空见惯,沿街住户甚至还直接将屎盆子里的黄白之物往街道上倒。

    小地方的城池,卫生状况差,若发生瘟疫,病死的人大概千余,像长安这种数十万人口居住的大都会,一旦发生瘟疫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继位以来,对于长安市容的整治十分用心,还下大力气修筑各种排污渠、下水道,修建“公共厕所”,借助警察制度对市容进行严格管理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长安,不再有人敢当街大小便,或者直接便盆往街上倒屎尿,卫生状况极大改善。

    然而人好管,牲畜却难管,且不说牛羊猪、鸡鸭鹅,每日进出长安的大量马匹都会拉屎,这对于市容管理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    即便强制每匹马都要在屁股边上挂粪兜,却只能缓解,而不能根治。

    若只管人不管牲畜,市容一样糟糕,长安城的马匹数量很多,承担着繁重的代步、拉车工作,还有官车标配——牛车,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粪便,甚至比人粪还多。

    不管的话,卫生问题依旧严重。

    那么,该怎么管理呢?

    管理办法很简单,罚钱,谁的牛、马在街上拉屎就罚钱,罚金还不能低,金额要让牛、马的主人觉得是在割肉。

    这办法不错,但实行起来很麻烦,成本也不低。

    首先,得有类似“城管”的队伍,每天都在各个里坊、街道巡视,发现牛、马随地拉屎就追上去罚钱,这活不能让巡警承担,不然严重干扰警察维护治安的本职工作。

    其次,每个“城管”小队人数不能少,不然面对“刁民”,势单力薄的一两个人怕是压不住,而且多几个人,也多几个监督,免得有人私吞罚金。

    第三,即便“城管”人再多,遇到了特殊人群,同样头痛。

    什么是特殊人群?当然是官宦人家,尤其那些权贵之家,出个门都一大帮人跟着,那么多坐骑当街拉屎,小小“城管”那里有胆量追上去罚钱?

    长安是国都,权贵多如狗,纨绔满地走,小小“城管”在这些人眼中,搞不好连马粪都不如,又如何“执法”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警察巡街,权贵子弟们不敢放肆到当街打人,但卑微的“城管”们哪里敢招惹官宦人家,因为对方事后随便报复一下,他们搞不好就得全家倒霉。

    这是现实,花钱维持规模不小的“城管”队伍来制止牛马当街拉屎,可行性很差。

    于是,有司想了另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快看,这边有,这边有!”

    几个稚嫩的童声,吸引了宇文温的注意,他循声看去,只见前方街道上,闪出几个孩童。

    有男有女,大概六七岁年纪,身上穿着有许多补丁、洗得发白的衣裳,脚上穿着旧布鞋,手中拿着布袋、木片,还人手一根树枝。

    见着地上那几坨新鲜马粪,快步过来,熟练的用树枝将马粪“撩”到当做铲子的木片上,然后将其倒入布袋中。

    布袋鼓囊囊,看来之前已经装有马粪,而几个人各自手中布袋看来“进帐”不少。

    遗落在地上的马粪消失不见,只留下淡淡痕迹,宛若朝露般,诞生没多久消失了。

    粪如朝露,想来就是这么个情况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正想掏出怀表看时间,注意力却放在孩子们的身上,随后动作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孩子脚穿破洞布鞋,还可以看到鞋子前端露出来的脚趾,身上衣裳打着许多补丁,无论男女,面色微微发黄,看来营养不是很足。

    那满是补丁的衣服,看起来有些单薄,如今刚入冬,也许还能熬,但再冷些,恐怕够呛。

    “快,那边又有马拉屎了!!”

    孩子们欢呼着,快步向前方跑去,宇文温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忽然觉得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长安城,天子脚下,都有穿不暖、吃不饱的孩子...

    这是什么盛世啊....

    宇文温想着想着有些出神,一旁的李三九见状,低声问:“陛下?”

    “嗯?何事?”

    “时间是五分三十秒。”

    “嗯?嗯,不错,不错,这办法好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收起思绪,继续向前走,李三九默默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为了有效管理长安市容,解决牛、马等牲畜随地拉屎的问题,有司想出了两个办法,其一,在长安各城门及城内主要路口设“检查岗”检查牛、马。

    每匹牛、马,屁股后面都必须挂着粪兜,不挂,每匹牛、马罚钱一百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可以有效提升牛、马挂粪兜率,而在城门及主要路口设岗查粪兜,一来节省人手,二来会让官宦人家自觉遵守这一规定。

    但这办法治标不治本,所以还得加上另一条。

    官府有偿收购粪便,牛、马、猪、狗、羊粪等等,一斤一文钱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许多人便自发收集街道上遗落的粪便,对于贫困家庭而言,发动孩子去街上拾粪便,也是获得收入的一个途径。

    哪怕一天只挣回来几文钱,也都是赚的。

    对于官府来说,虽然花了钱,却能确保街道上的粪便得到及时清理,总体而言,比维持一支规模庞大的市容管理队伍要划算。

    宇文温今日亲眼见证了几坨马粪的“存活时间”,切实感受到这种有偿收购粪便做法的有效性,但看着那几个衣着破旧的孩子,有些默然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明德年间的所谓“盛世”,只存在于官员的奏章之中,身为天子的宇文温,任重道远。

    盛世,现在只是个形容词,还是比较夸张的那种,而不是事实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,还有孩子缺吃少穿,别处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对此,宇文温当然不会太过自责,因为贫困问题即便是在后世都无法彻底解决,他又何德何能解决?

    但是,他不能也不该沉浸在一片赞美之声中,自我感觉良好,以为如今真的就是“明德盛世”,可以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沉浸在开元盛世之中的唐明皇李隆基,懈怠了,于是尽情享受人生,玩起儿媳,任用佞臣,最后的下场是什么?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眼前街景,长叹一声:“前车之鉴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