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问苍生问鬼神

    午后,皇宫,宇文温与入宫觐见的杨济交谈,杨济之前在河套地区操练军队,忙得不可开交,前日刚回到长安,今天就被宇文温召入皇宫问话。

    “这《西行记》,你何时能修改好?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面露难色:“陛下,微臣军务繁忙,实在是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宇文温堵了回去:“那就加班呗。”

    完全是一副吝啬东主要求掌柜、伙计无偿加班的嘴脸,杨济对此只能表态:“微臣明白,定会在期限前,将初稿修改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抓紧,这本书,明年开春一定要出版,至于版权...算你四成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微臣岂敢与陛下分版权....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反正《西游记》不是朕写的,如今借鉴一二,你出了力,就该有。”

    晚唐诗人李商隐,曾做诗《贾生》,说起汉文帝召见名儒贾谊的事情:

    宣室求贤访逐臣,贾生才调更无伦。

    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

    如今,周天子召见“杨生”,不问苍生问“西游”,让“杨生”觉得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宇文温大概能猜出杨济心中所想,特地强调: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重要,你莫要不当一回事,舆论讲的是潜移默化,不然光靠官府张榜宣传,措辞各种假大空,你觉得百姓能听进去多少?”

    “百姓基本上大字不识一个,看不懂文字,只会听故事,或者看表演,所以朝廷的宣传,要在这两个方面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“戏班的表演,说书人讲故事,那就是最好的宣传方式,《西游记》的故事,一开始也没那么复杂,全靠无数说书人完善,才逐渐成形。”

    “从唐初的《三藏法师传》,到明初的《西游记平话》,再到后面吴承恩的《西游记》,历经数百年的积累、提炼,这样一部名著,受百姓欢迎是显而易见的事,怎么能不好好借鉴一下?”

    “让百姓知道,西域原来有这么多国家,有这么多风土人情,这些国家也很富庶,地域辽阔,有山有水,不是什么去了必死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朝廷经营西域,出征将士还有百姓们才不会畏之如虎,唱什么《无向河中浪死歌》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济一愣:“陛下,莫非要对河中用兵?”

    河中地区很远,在连突厥都没搞定的情况下对河中用兵,那是要出大事的,杨济就怕这位志得意满,飘飘然,不顾一切搞什么“河中之役”。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贪多嚼不烂。”宇文温很淡定的喝了杯茶,“南中、岭南、辽东,都还没有消化,湖广熟都没做到,河中?等你儿子为朕的儿子效命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杨济听了,赶紧认错:“是微臣妄言了....”

    “但提前做宣传,总是没有错,而且,你不要老是把目光放在陆地上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又开始宣传海权无敌:“去波斯,不一定要走陆路,走海路也是一样的,若以做买卖而言,更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三宝太监下西洋,那么大的船队,可以运载多少货物?这些货物若以马队、驼队转运,运得了么?”

    “货物是这般,军队也是如此,一万兵马去波斯,走海路,只需要提前布置沿线港口,备好物资,那么风信起,就可以出行,半年时间就到,若走陆路,你觉得这一万兵马能走到波斯?”

    眼见着宇文温越说越偏题,杨济赶紧点头称是:“陛下说的是,那么,不知陛下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如今朝廷以棉布作为部分俸禄发放,你收到的棉布质量如何?是留着自家用,还是变卖换钱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微臣所得棉布质量上佳,家中不缺钱,不需要将棉布变卖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那你可有耳闻,谁家对这棉布有说法?”

    “陛下,仅以微臣而言,未听到什么抱怨。”

    “你军务繁忙,那好....”宇文温沉吟着,瞥了杨济一眼:“朕与你个差遣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朕给的是何差遣,怎么就领命了?”宇文温忽然笑起来,“朕继位以来,一直未曾严格清查户口、田亩,不是软弱无能,是为了不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时机成熟,政事堂诸公已经达成共识,朝廷是该理一理户籍,查一查田亩,那就是大索貌阅,输籍定样!”

    大索貌阅,输籍定样,概括来说就是清点户籍,核实每户人家的健康、丁口状况,然后根据核查结果定税、征税,目的是将隐户和隐田清点出来,增加国家税收。

    杨济听到这里,神情凝重:“陛下,是仅仅河北一地,还是?”

    “天下都是,大周有多少户籍,有多少丁口、田亩,每年该缴纳多少租庸调,必须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拿出一沓资料,向杨济交代:“工欲善其事、必先利其器,朕花了十来年时间,派人测绘土地,明察暗访收集州郡户籍资料,如今有了较为详细的数据汇总,你们就拿着资料去,仔细梳理清楚。”

    杨济接过资料看起来,宇文温继续说下去,仔细清查户籍、田亩可是一件大事,他准备了这么多年,终于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周国自大象二年开始,动荡不安,一直折腾到宇文温继位,朝野内外才算真正稳定下来,但一系列遗留问题,让清查户籍、田亩的必然举措不得不缓行。

    连年内战,百姓需要修生养息,而各种免租税政策,使得全国范围内的清查户籍、田亩行动变得有些尴尬,所以自明德元年以来,朝廷虽然也有清查户籍、田亩,但进行得不是很彻底。

    现在,随着时机成熟,是该认真梳理一遍,为此,宇文温从继位伊始,就一直在准备,甚至连宣传也都提前进行了。

    编各种鬼神志怪故事,然后改编成戏剧,靠戏班在各地演出,对百姓们做宣传。

    将清查户籍、田亩的好处,巧妙的通过戏剧、说书向观众宣传,以鬼神故事吸引观众,让大家在看戏、听故事的过程中,不知不觉就接受这种宣传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直认为舆论宣传要发威,必须靠潜移默化,他编《无头将军》的故事,就是让观众在看戏的过程中了解辽东,而《西行记》则是让百姓知道西域。

    至于南洋,有《刺马》,而南中,也需要一个配套的故事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,属于《华生探案秘闻录》系列故事,主角就是《无头将军》的主角、“石塔西”探员华生。

    当然,故事依旧得他亲自动笔。

    对于天子的“不务正业”,杨济不知劝还是不劝,因为对方歪理一大堆,说是说不过的。

    见着这位如今神秘兮兮表示南中故事已经有了,还改编为皮影戏,杨济有些好奇:“陛下,不知这故事说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保密,保密。”宇文温笑眯眯的说,“不过名字倒是可以透露...”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透露一二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...《南中虫谷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