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八章 震惊!

    岐州洛邑以西,渭水峡谷,走马上任的渭州刺史王世充,看着依山开道的渭水峡道惊叹不已:以前,渭水峡道可都是窄窄的栈道,车马通行不易。

    现在这条宽阔的官道,可以让两辆马车相对而行还绰绰有余,全长四百余里,沿着渭水峡谷一直向西,直达陇右秦州州治上封,于去年才全线贯通。

    沿途破山裂石,逢水搭桥,骑马轻装赶路走完全程,只需四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传递紧急公文和军情的驿使,昼夜兼程赶路,只需一日便能从峡谷西端的上封赶到东端洛邑。

    如此宽阔的道路,可以让兵马调动起来更加方便,一旦陇右秦州有变,那么朝廷大军从关中西进,就不必走原先的陇山道。

    不需要绕一个“几”字走远路入陇右,而是截弯取直,经渭水峡谷直达上封。

    这条崭新的官道,许多路段可以说是在陡峭山壁上直接开凿出来的,但王世充难以想象仅凭人力,要如何在坚硬的石壁里开凿出如此之深的路宽。

    感慨之余,他问随行吏员:“朝廷修这条峡道,用了猛炸药吧?”

    “回使君,确实如此,若无猛炸药,仅凭人力,根本就无法在峡谷两岸陡壁开凿出如此道路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吏员讨好的介绍着,还扯上了另一条道路:“使君,从洛邑西南入蜀的散关道,也都是靠着猛炸药扩宽,千年栈道如今大部都是坦途,走起来可是方便得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。。。”王世充看着这条道路,看着路上绵延不绝的马车、旅人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秦州上封即古之天水,岐州洛邑即古之陈仓,当年崎岖难行的关中入陇右渭水峡道、关中入蜀地散关道,如今都已变成坦途,天下真的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王世充离开中原十余载,再回来时,竟有沧海桑田之感。

    首先,他跟随粟特商队穿越草原抵达阴山山脉后,发现官军已经牢牢控制了阴山一线,将整个河套地区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经由白道进入山脉南麓丰州地区,州治绥远商业之繁荣、规模之庞大让他不敢相信,而到了港口,看见冒烟的火轮船和起重机,王世充直接就震惊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两种吃煤且力大无穷的机器,让他想起了神话里的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随后乘坐火轮船南下,一路上他一直睡不好,不光是因为吵,还因为被所见所闻震惊。

    黄河大瀑布处那水陆转运铁路,瀑布下游黄河河道上繁忙的火轮船船队,以及渭口转运港那密密麻麻的港区起重机、堆积如山的货物、煤炭,让王世充只觉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就像个第一次进城的乡下农民,见着车水马龙,高楼广厦,震惊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。

    长安城还是那个长安城,却和他出发前的长安城有了明显变化,变得愈发繁华、热闹以及“奇怪”。

    不止长安城,前日路过的岐州洛邑,城池规模比以前大了许多,也繁华了许多,身处渭水峡道、散关道汇聚的洛邑,商队接踵摩肩,沿街邸店鳞次栉比,让以前来过洛邑的王世充甚至产生了错觉:

    这是洛邑?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

    显而易见,当今天子即位以来,励精图治,国力蒸蒸日上,又有奇人异士相助,才能有如此之多的奇技淫巧改变人间,不然无法解释这十余年来关中发生的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王世充边走边想,看着穿行在山壁间的峡道,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威力巨大的猛炸药,拿来开山修路都有如此效果,若用在战场上,谁能挡得住?

    连山都可炸开的猛炸药,岂是是血肉之躯能抗衡的?

    无论是外敌入寇还是有人造反,装备精良的官军,可以沿着宽阔的官道,或者乘坐火轮船走水路出击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朝廷兴科举,笼络天下学子,又兴海贸,财源广进,交通便利,物产丰饶,正如一轮朝日,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天子年富力强,掌握着这一切,为臣子者想要荣华富贵,最便捷的办法,果然还是得讨好天子才行!

    王世充如是想,他当然想要荣华富贵,妻妾成群,也不枉费自己到世上走一朝,但该如何讨好天子,确实得仔细琢磨一番。

    男人,当然少不了美人相伴,那么送绝色美人?

    王世充听说后妃们个个貌若天仙,甚至连皇后都是绝色美人,想来这套行不通,他就怕好不容易搜罗来的美人,天子都看不上,还白白惹来皇后记恨。

    天子不缺美人,但要消受美人风情,怕是会心有余而力不足,那么就献西域奇药“强身”、助兴?

    王世充回想了一下那日觐见天子时所见,天子面色红润,说话中气十足,没有什么被酒色掏空的样子,想来不需要什么奇药“强身”、助兴。

    要不送奇珍异宝,或者各种奇异装置?

    王世充觉得比起火轮船、起重机,夏天的“空调”、冬天的“暖气”,天下怕是没有什么奇珍异宝、奇异装置能引起天子的兴趣。

    或者弄什么祥瑞?

    感觉天子不好糊弄,搞不好弄巧成拙。。。

    王世充琢磨着,心事重重,忽然听得水声大作,仿佛走入河中,不由得抬起头看去,发现自己骑马走上一座大桥。

    横跨渭水的大桥。

    随行吏员见着王世充惊讶的模样,赶紧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新修的渭水峡道,大部分路段位于峡谷南岸,沿着渭水河道前行,但在此处,河道忽然急转,宛若一个倒过来的“几”字,且拐弯处南岸山壁陡峭,于是修路时截弯取直,直接靠两座大桥让峡道穿过这个急弯。

    两座桥梁,均为砖石所筑,又用“水泥”粘合,牢固异常。

    虽然两座横跨河面,却不会影响航道,因为渭水上游河道多浅滩,根本就不能行船,无所谓架桥影响船只通行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吏员指着前方热闹的城池说到:“使君,这两座桥梁之间、河流急弯内的突出山坡,如今已是热闹市镇,有驿馆,有官军堡寨,还有邸店、客栈,热闹非凡呐!”

    王世充看看天色,见着日上中天,临近午时,知道一会定要在这处驿馆吃个便饭,于是继续策马前行。

    穿过热闹的路边集市,看着往来旅人、商贾熙熙攘攘,只觉有些吵。

    忽然,在一片喧嚣声中,他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喊:“卖报,卖报,秦州快报!上封城郊棉田出异状,真相令人震惊!”

    棉田出异状?莫非不是杀人抛尸?或者令人发指的罪行?不然怎么会有令人震惊的真相?

    王世充如是想,他想知道“令人震惊的真相”是什么,便示意随从去寻那报童买一份报纸,随行吏员想要劝阻已是晚了。

    见着王世充满怀期待的接过报纸,吏员心中一叹:唉,天杀的报社,成日里“震惊、震惊”,标题不要那么吓人行不行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