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海捞针

    傍晚,行宫,宇文温赐宴,让豳州刺史安吐罗和兵部职方员外郎王世充在御前用膳,这是莫大的荣耀,两人陪着天子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席间,王世充继续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。

    王世充本姓“支”,祖父是西域胡人,定居关中,其父因为年幼丧父,母亲改嫁王姓人家,于是改姓“王”。

    和许多关中人一样,当年杨逆作乱时,王世充曾经在隋国效力。

    但那时的王世充很年轻,不过是军中一裨将罢了,在动荡的时局中随波逐流,到了明德年初,供职兵部职方司。

    王世充有深目高鼻的样貌特征,加上祖籍西域,所以和关中的粟特胡商多有来往,于是,和粟特商贾出身的安吐罗搭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王世充从安吐罗口中得知天子正在寻找能驱除蚊虫的西域菊花,但谁也没见过这种花,甚至都没听说过这种花产自西域何处。

    西域,是指种中原以西广阔的地区,地域之大,超乎常人想象,想要在如此广袤的天地找到能够“除虫”的菊花,宛若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想要出人头地的王世充,听安吐罗说天子对这种异菊十分感兴趣,决定动身前往西域,为天子寻花。

    他的样貌本就与粟特人类似,而粟特商队的足迹,向西直达罗马国的国都君士坦丁堡(音译),所以,混在粟特商队里西行,不会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安吐罗本身就是粟特人,世代经商,和粟特同胞关系不错,要给王世充安排安排,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安吐罗是在天子面前说得上话,可以提供一些资料给王世充以做参考:朝廷派出人员去极西之地寻找异菊,所以这些人计划要去的地方,王世充不必去,节省时间。

    准备充分的王世充,以粟特人身份,随着粟特商队西行,开始了寻找异菊的漫漫征程。

    他随着粟特商队西行,穿过东西突厥领地,翻越葱岭进入河中,然后继续西行,进入波斯国境。

    波斯国地域广阔,王世充主要是在内陆寻觅异菊,因为沿海地区已有朝廷派出的人在搜寻,他四处打听,又实地勘察,没发现能够驱蚊虫的菊花。

    各地百姓也没有用花制成驱蚊虫药剂的传统。

    王世充还在波斯国都泰西封住了一段时间,在那里,他和天南地北的商人交谈,试图打听出哪里有这样的菊花,听来各种传,真假不知,思来想去,还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他继续西行,穿越撒拉逊沙漠,进入罗马国的阿非利加“总管府”,在那里也住了一段时间,在绘制山川河流走势的同时,也在打听异菊的传闻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王世充在阿非利加的著名海港——亚历山大港(音译)乘船,浮海北上,抵达罗马国都君士坦丁堡。

    在罗马国本土,王世充探查当地风情的同时,不厌其烦的打听哪里有可以驱蚊虫的花朵。

    为此,他曾经乘船西渡,进入罗马国“龙兴之地”罗马故城所在半岛,那里如今为蛮族占据,王世充花了好大一番功夫,收买当地酋帅,才得以在四处巡游,寻找异菊。

    却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王世充又贿赂、讨好罗马国的大官,随着罗马军队北上,抵达王朝北境、蛮族聚集的大森林边缘地区,寻找异菊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亲眼目睹了罗马国的一支边军造反,然后扯旗南下,向着国都进军。

    时间,大概是明德七年末左右。

    罗马国时局动荡,他一个外来者,虽然学了当地话,却几近于语言不通,罗马官府乱成一团,他讨好的那名大官,在变乱中族灭,没了依靠的王世充只能随波逐流。

    颠沛流离之下,王世充甚至沦落为乞丐,沿路乞讨,辗转来到罗马国东北境草原地区,没多久便沦为当地草原部族的奴隶。

    还好他会粟特语,样貌和粟特人差不多,而那里的草原部族,和西突厥多有来往,也和粟特商人打过交道,族里有通晓粟特语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被当做粟特人的王世充,境遇有了改变,因为有从军经历,所以他靠着几次成功的出谋划策,获得部族酋帅信任。

    正如中原王朝饱受草原部族袭扰一般,罗马国也受到这些草原部族的侵袭,恰逢罗马国内乱,老皇帝被弑,弑君者成了伪帝(新君),国内乱成一团,于是边境部族自然要去占便宜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陷入内战的罗马国内贵族,雇佣边境民族骑兵作为打手,参与到内战之中,王世充所在部族亦是其一,所以,他居然成了罗马官军。

    罗马新君得位不正,大贵族们多有怨言,相互间攻伐,东面的波斯国又乘火打劫,波斯的王中王,以遇害罗马皇帝女婿身份,带着出逃的太子,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大敌当前,罗马国内消停了些,各势力的相互攻伐没那么激烈,那么雇佣军就没了存在的意义,外来助战部落纷纷离开,王世充所在部落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世充发现了能够驱蚊虫的菊花。

    当时他所在位置,位于罗马西境的濒海地区,当地农户采摘野地里到处都是的白色野花,晒干了喂牲畜,有这些干花堆积的牲畜栏,牲畜很少受蚊蝇袭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当地人早就知道,自古以来都是如此,但大家都认为是神明响应了自己的祈祷,保佑牲畜平安,所以从没人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罗马国有国教,上至贵族下至贱民都虔诚信奉,所以当大家都认为牲畜平安是神明保佑时,自然就不会对能驱除蚊虫的野花感兴趣。

    如获至宝的王世充,搜集了许多干花,还有许多野花种子,带在身边,随着部族东返回到草原。

    在那里,他试种这种野花成功,而晒出的干花也确实有驱蚊虫的效果,搞烂花瓣、根茎后所得汁液,兑了水,喷在人畜身上,也有驱蚊的效果。

    那时,大概是明德十年左右,身处极西之地大草原的王世充,随着那部族逐水草而居,抽空培育这得来不易的除虫野花。

    随着时光流逝,有了许多种子。

    他孤身一人,无法返回东土,也许这一辈子都回不来了,却依旧在等,等机会。

    机会终于来了,一支来自河中的粟特商队抵达这片草原,王世充赶紧和对方的首领接触。

    这支粟特商队的首领当然不认识王世充,但王世充能说出东西商路上的一些实情,又自称是祖上定居中原的粟特人(同州安氏),于是花钱为他赎身,一起东返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亲友及兵部官员以为王世充客死他乡的时候,十余年后的明德十四年春末(今年春末),王世充回到长安。

    他在大海里捞针,找到能驱除蚊虫的菊花并将其回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宇文温感慨不已,且不论王世充到底是怎样一个人,如此壮举,确实值得他敬佩、

    在异国他乡漂泊十余载,历尽千辛万苦返回中原,光是这份执着和毅力,就说明其人之坚韧。

    王世充带回来的干花,已经交给安吐罗进行实验,实验报告如今就在宇文温手中,而王世充带回来的花种,也已经开始种植。

    待得确定效果显著,这个大功劳,是必须重赏的。

    若现在就赏,万一种出来的花没什么特效,那不是...

    但安吐罗作保,想来此事十拿九稳....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拿定主意,王世充作为兵部官员,只身探索极西之地,将罗马国内情况摸得个大概,比当年的使团要了解得更清楚,此是大功一件,同样要褒奖。

    “员外郎,你勘察极西之地大功一件,又带来驱蚊异菊,利国利民,朝廷自然会按制予以犒赏。”宇文温看着王世充,缓缓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过朕还要额外赏赐...员外郎想要何赏赐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王世充赶紧离席,叩拜:“陛下!微臣为朝廷效命,为陛下分忧,实属份内之事,怎敢以此求赏!”

    安吐罗闻言笑道:“员外郎此言差矣,陛下向来赏罚分明,员外郎立了大功,以此为份内之事不求赏赐,陛下若准了,外人不知道的,还以陛下赏罚不公呢。”

    安吐罗这么一说,王世充诚惶诚恐:“微臣惶恐,未曾想到...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宇文温摆摆手,想了想,说:“朕的赏赐,金千两,银万两,长安大宅一座,御马监内,任员外郎挑选骏马十匹!”

    王世充闻言泣不成声,不住叩拜:“谢陛下赏赐!”

    这位是由心而发还是在演戏,宇文温不在乎,自己只需要做到有功必赏就行。

    他要让天下英才知道,只要有正才实干、立下功劳,那就一定会得天子任用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