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四章 适应

    军营,铳声此起彼伏,宇文温在场边看着虎林军火铳兵操练,这支他一手缔造的军队,已经成军近三十年,看着一张张熟悉或者陌生的面孔,宇文温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力量。

    皇权,建立在兵权之上,皇帝的一个本色身份,就是最高军事统帅,即便不能御驾亲征、指挥大军驰骋沙场,也得牢牢把持兵权。

    当皇帝无法控制军队,那么皇族的末日也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牢记这一点,平日里有空就会到军营里转转,而虎林军军营是他必去的地方,这支军队撑起了他的宏图伟业,一起走过将近三十年的风风雨雨,还要继续陪着他走下去。

    以虎林军为模板扩建几只的军队,已经在各地撑起了重任,宇文温看着已是知天命年纪的主将李石磨,有些感慨的问:“老李,你的孙子不打算读书考科举么?”

    李石磨摇了摇头,答道:“回陛下,末将是个粗人,一家子都是粗人,读不了书,只知道骑马射箭,所以那不成器的几个孙子,将来一定要上军校,继续为国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急,先请个先生来开蒙,如果真是读书的苗子,那可得好好培养,苦读十余年,凭本事中选当官,不也是给你脸上添光?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到这里,看着将领们,笑道:“你们呐,儿子一个两个都从军,不去读书考科举,那要让黄州书坊出版的参考书怎么卖?一套黄州州学习题集要卖五六贯钱,乡里乡亲的,不帮衬一下么?”

    诸将闻言笑起来,现场气氛十分轻松,当年的虎林军将士,如今都已高升,要么当将军,要么当刺史、郡守,作为天子元从,都有了不错的发展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了妻儿,有了家业,然而自己的爵位,只能由长子继承,其他儿子、孙子想要有个好前程,就得另外想出路。

    出路,宇文温已经给部下们准备好了,文的出路就是读书考科举,这一条路比较稳、安全,但需要看个人天赋和努力。

    武的出路就是入军校,经过各级学习,毕业后进入军队,继续为国效力。

    上战场,当然有风险,而且风险不小,但这是获取世袭爵位的唯一途径,因为宇文温已经做出了决定:不立军功,不得封爵。

    虽然世袭爵位会逐代降等,连皇子都不例外,但靠着立军功封妻荫子,也是平民改变自身命运的一条途径,这条上升通道必须有,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读书的天分。

    而国家,不可以重文轻武。

    若子孙后代才能平庸,文、武途径都走不通,还可以选择经营产业,或者靠着“投资理财”,获得可观的收入,至少做个富家翁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给予的回馈,让自己的追随者们和子孙过着好日子。

    在火铳的轰鸣声中,话题很快转移到操练上,宇文温看着士兵进行排队射击操练,不是看个大概,而是看其动作。

    火铳兵完成一次射击,需要完成一整套动作,其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错,那就跟不上全队人的节奏,甚至造成火铳射击时哑火,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面对逼近的敌人,火铳兵给火铳装填弹药时,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,所以很容易动作变形、不到位,要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,就只能靠多练。

    把全套动作练成条件反射,那么当士兵身处血腥战场上、脑袋一片空白时,也会下意识的操作火铳,而不是吓得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训练火铳兵需要消耗大量火药,朝廷也舍得投钱,仅以虎林军为例,每个火铳兵,平均每月都要实弹射击一百发,还不算模拟练习。

    道理和练习射箭一样,熟能生巧。

    但光练习单兵操作不行,射击纪律也得练。

    此刻,手持火铳的士兵们列成三横队,在军官的指挥下进行“三段击”,这是火铳兵必须操练的科目,没有下令就射击,或者有人擅自开火自己也跟着开火,这是严重违纪行为,会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没有命令不得射击,是必须严格执行的战场纪律,道理同样和射箭一样:万一敌军还没进入有效射程就放箭(开火),这就意味着浪费了一次宝贵进攻机会。

    弓箭手射箭速度很快,好歹还有补射的机会,但火铳复装填需要时间,所以面对敌军骑兵的冲击,这一轮射空,意味着本队可能扛不住冲击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所以,火铳兵的作战极其强调听号令射击,平日操练,当军官即将发令时,会有人故意用手铳射击,要是有哪个士兵跟着开火,就要倒霉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要操练队形。

    操练内容,包括队形变换,譬如快速组成空心方阵,或者横队变纵队(追击队形),以及纵队变横队(紧急接战队形)。

    队形,本来就是行军布阵要练的内容,但虎林军如今操练的队形,是基于热兵器作战这一前提,当火炮和火铳出现,打仗的方式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无法适应这一新形势的军队,在战场上就别想胜利。

    火铳兵未得命令不得开火,而为了保证命中率,在战场上列队前进的火铳兵,行进期间即便有人倒地,也不得逃跑,或者躲闪。

    走到据离敌人数十步距离内,在军官的指挥下,士兵平端火铳,统一射击,这种僵硬的战术被戏称为“排队枪毙”,是典型的滑膛火铳时代战术。

    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,这种作战方式十分可笑,感觉很容易就能破解,然而事实上,西方列强,就是靠着这种看起来呆板的战术,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国家。

    冒着敌人的远程攻击列队前进,伤亡再大、距离敌军再近,没有命令不得开火,临阵脱逃格杀勿论,这种冷酷的战场纪律,就是西方列强军队获胜的关键。

    一杆滑膛火铳,射击精度不佳,所以需要许多人列成横队齐射,才能保证命中率,为了这个前提,需要严格的军纪,适应不了,同样别想打胜仗

    对此,宇文温比任何人都明白,但如今处于冷热兵器交替的时候,全火器部队,在某些地形的战场上,却未必能够击败手持长矛、弓箭、刀牌的军队。

    譬如下雨,譬如山地战,那么,如今的虎林军以及新军,士兵们操练的内容比较多,既要适应火铳的战斗方式,也要兼顾冷兵器白刃战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所以,弓箭还不能退出战争舞台,而冷、热兵器结合的需求,使得一项战场新技艺出现。

    刺耳哨声响起,军官们的呼喊声起此彼伏:“上刺刀!上刺刀!”

    火铳兵们从腰间拔出环套式刺刀(套筒刺刀),熟练的将其装上火铳前端,随着一声令下,士兵们爆发出如潮的呼喊声,端着上好刺刀的火铳向前突击。

    当年手持长枪迎着敌人突击的虎林军将士,此时手中握着的是“短矛”(上刺刀的火铳),但冲锋气势一如既往让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没有勇气进行白刃战的军队,绝不可能获得胜利,宇文温看着自己的兵,紧握双拳。

    我的军队,已经适应了时代潮流,反贼们,你们适应了么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