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四十三章 土法上马

    午后,长安郊外御苑里,宇文温和家人正进行“夏游”,在溪流边的草地上搭起凉棚,准备“野餐”,而太子宇文维城,此刻带着弟弟妹妹在溪边玩耍。

    身着便服的宇文维城挽着裤腿,和同样装扮的弟弟们在溪中忙碌着,他们所在位置,是溪流中一处小水潭边上(下游出口处)。

    大家捡来石块,在溪中垒起一道“溢流坝”,使得上游溪水渐渐汇集,小水潭面积变大,岸上旁观的人们,可以看到水潭里有鱼儿游动。

    一旁,宇文温将某种植物的枝叶、根茎放到石臼里搞烂,使其汁液流出,因为数量很多,所以宇文温忙得额头都渗出汗珠。

    忙了一会,让儿子们过来,将这些搞烂的枝叶、根茎,以及涮洗石臼的水,一起往水潭里倒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条鱼翻着肚皮浮出水面,没过多久,更多的鱼翻着肚皮浮到水面上,身体微微颤抖,似乎是在挣扎,却如同喝醉般“东倒西歪”。

    “鱼醉了,鱼醉了!!”

    小家伙们欢呼起来,看着被醉鱼草“醉倒”的鱼儿翻肚皮,浮在水面,顺着水流漂到石块垒起的“溢流坝”边,男孩们随后拔腿便往小水坝边跑,要把这些“喝醉”了的鱼抓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维民冲得最快,选中一条最大的鱼,却因为不好抓,忙碌了半天,弄得一身水都没法稳稳抓起,几次让鱼儿滑落水中。

    眼见着其他人都有了收获,抓着鱼往回走,情急之下,索性把整条鱼抱在怀里,兴奋的往岸上跑。

    小女孩们兴奋的看着兄弟们抓鱼,一个个激动不已,宇文温见着儿女们欢呼雀跃的模样,自己也很高兴,看着手中拿着的毒鱼藤,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毒鱼藤含有的汁液,可以把鱼毒翻、无法动弹,但“毒”字太刺耳,于是又称“醉鱼草”。

    毒鱼藤能毒鱼,但被毒鱼藤毒死的鱼,人吃了却没事,所以毒鱼藤的实用性很强,当人们面对野外生存挑战时,若没有工具,也可以靠毒鱼藤来捉鱼。

    毒鱼藤生长在南方,长安是没有的,宇文温特地命人在御苑里种植,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让儿子们能度过有趣的童年,体验不一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鱼抓上来了,接下来要烤,而烤鱼就是午餐,这也得皇子们自己动手,不过杀鱼的场面有些血腥,公主们转到一旁竹林,去看熊猫(食铁兽)。

    这头公熊猫去年差点被“遣返原籍”,最后在长安“落户”,住在这里的竹林,除了没有配偶,过得惬意至极。

    熊猫有名字,是皇子们“投票”选出来的,名为“墨白”。

    因为“墨白”虽然看起来蠢萌,实际上很凶,所以大家只能在围栏外看,不许进入竹林接触,所以小公主们拿着水果往围栏里扔,喂熊猫。

    “墨白”惬意的吃着水果,陪在几个小公主身边的白狗“小小白”,对着那黑白之物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当年陪伴尉迟明月的小白狗“小白”,已经寿终正寝,而“小小白”是其后代,继续陪伴着尉迟明月,以及各位小皇子、小公主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“小小白”,又看着在一旁树上聒噪的白鹦鹉“一撮毛”,忽然冒出个念头:

    据说鹦鹉长寿,那么这鸟儿,莫非能比我活得长?

    收起思绪,宇文温见着妻(妾)儿(女)们其乐融融的场面,很满意,转到庄园另一侧,来到一大片农田边上。

    他看着满目青翠,面色很“阳光”,和阴沉沉的天气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关中地区,传统粮食作物是粟、麦,水稻相对少见,而这座庄园里,不仅种着着粟、麦,也种着水稻。

    粟、麦、稻混杂在一起,这种“混搭”风格,使得这片地区显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但既然这里都是实验田,所以一切都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宇文温今日带着家人出来游玩,实际上也想顺便看看鸟粪石施肥实验的进展如何。

    年初从南洋“大东沙”等小岛采集的鸟粪石,已经送到番禹、龙编、扬州、襄平以及穰城、邺城、洛阳、长安进行实验,要看看施加了不同配比鸟粪石的农田,其增产效果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长安的实验田就在这里,如今是夏天,距离秋天不远,所以宇文温很关心实验情况,现在见着施加了鸟粪石的农田里,庄稼长势不错,心里颇为高兴。

    当然,光看庄稼长势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,因为作为对比的普通农田里,粟、麦、稻同样长得不错。

    即便为时尚早,宇文温对于实验结果依旧有信心,因为“鸟粪石是天然高效肥”这一结论,是经过事实考验的。

    鸟粪石,是海鸟宿便风化后形成的石状物,含磷量很高,在没有化肥工业的时代,是天然的高效肥,如果能大量开采,对于提高粮食产量很有帮助,是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   以宇文温那忘得差不多的外国地理知识,只知道南美国家秘鲁的海岛、南太平洋岛国瑙鲁是著名的鸟粪石产地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时代距离“发现”美洲还遥遥无期,瑙鲁在南太平洋哪个位置也不知道,所以宇文温根本就没惦记鸟粪石。

    但是,南洋诸岛之中,某些岛屿有大量海鸟聚集,以至于千百年积累下来的鸟粪,风化成了石头。

    渔民们对此司空见惯,所以没当回事,故而在市舶司汇总的南洋风情中,诸如“大东沙”等小岛的描述,多以“岛上无人定居,海鸟聚集”的词语描述。

    没特地说“岛上有海鸟宿便”,就像官方公文里不会说长安城平民聚集区地面屎尿横流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长安城,不会有路面屎尿横流的情况,而宇文温是因为去年秋天一次交谈中,说到了“鸟不拉屎”,随后想起海鸟总不能只在瑙鲁这个海岛拉屎,才想起打听南洋诸岛有无鸟粪石。

    于是,诸如“大东沙”这样的海岛,有了重要的经济价值,开采出的鸟粪石,将会作为“土化肥”,用于农业施肥。

    但海岛上的鸟粪石,不可能用在周国那么多农田上,若千里迢迢运到长安或者内地,产生的成本足以抵消增产带来的利润。

    所以,在实际应用时,鸟粪石这种“土化肥”用于沿海地区农业增收比较划算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田边观望,田里有技术员在喷洒农药,防治病虫害,当然,为了确保实验效果,有无施加鸟粪石的农田,都必须喷洒农药。

    这个农药,当然不是化学制品,而是“土农药”:多为蓖麻叶汁液,或者毒鱼藤根茎叶汁液的稀释品。

    随着印刷业快速发展,金属活字印刷术极度依赖油墨,而油墨多以蓖麻油为主要成分,于是各地蓖麻的种植面积很大,那么,以蓖麻叶为原料制备的“土农药”,就成了农业增产增收的利器。

    同理,来自南方的毒鱼藤,在民间就被人用来除虫,效果还是可以的,于是,在朝廷的大力推广下,蓖麻、毒鱼藤,成了大规模种植的经济作物。

    粮食丰收,粮仓充实,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,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增产增收,国家才会稳定。

    所以,“土化肥”鸟粪石,“土农药”蓖麻、毒鱼藤,是宇文温费尽心思找到的宝贝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为了农业增产增收,土法上马又如何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