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四十章 卷土重来

    河湟谷地,湟水河畔,绵延数里的大营内热闹非凡,西海道行军元帅行辕在此扎营,使得因为战乱变得人烟稀少的西平故地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大帐内,西海道行军元帅、太子宇文维城正在看舆图,他麾下几位行军总管在西海地区驰骋,已经搅得吐谷浑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各行军都有捷报传来,又俘获大量男女及牲口,此次作战可谓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如今缺的,就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:抓住吐谷浑的可汗慕容伏允。

    押回长安,献俘太庙。。。。

    当然,若活的不行,死的也不错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正畅想间,主簿郑元匆匆入帐,为他带来前方刚传来的战报:行军总管薛世雄、张定和,追击慕容伏允千余里,大破敌军,俘获无算,但还是让慕容伏允溜了。

    “慕容伏允又跑了?跑到何处去了?”宇文维城有些失望的问,郑元回答:“具体踪迹不知,可能是西逃入党项羌的地盘去了。”

    郑元顿了顿,补充:“党项拓跋部和慕容伏允联姻,所以,慕容伏允若逃入党项羌的地盘,必然去找拓跋党项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西逃入党项么?”宇文维城叹了口气,党项羌的地盘太远,以官军如今的后勤供应,根本就无法对党项羌用兵。

    郑元见着太子在沉吟,深怕这位脑子发热,下令官军继续追击,赶紧提醒:“殿下,我军将士千里追击,已是竭尽全力,若再勉强作战,恐怕会为敌所趁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郑主簿,寡人可没说要追击。”宇文维城笑着摆摆手,“一切如战前军议那般,见好就收。”

    郑元闻言放了心,他以鸿胪寺卿本官领了“差遣”,作为行军元帅主簿随军出征,虽然作战谋划是元帅长史来主持,但太子要是乱来,作为佐官无论如何都得劝阻,不然回去难“交差”。

    此次讨伐吐谷浑,太子明摆着是挂元帅职衔刷军功,这是天子最看重的头等大事,要是搞砸了。。。。

    郑元可不想去澳州开荒,见着太子没什么吩咐,赶紧告退去忙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继续看舆图,不一会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西海战事已定,他也差不多要回长安了,一切如战前所料,官军全取河湟谷地,恢复鄯州故地,然后给予吐谷浑惩罚,好好教训对方一顿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不枉费宇文维城在陇右待了半年。

    去年秋,宇文维城巡抚陇右,顺便等吐谷浑可汗慕容伏允遣使谢罪,然后采取进一步措施。

    结果被铁勒薛延陀部偷袭的吐谷浑,硬是不服软,虽然慕容伏允遣使到陇右求援,却不愿过多表态,上门谢罪更是别想。

    于是按照既定计划,宇文维城就地被任命为西海道行军元帅,麾下有行军总管宇文述、薛世雄、张定和、李靖,以及助战的铁勒薛延陀部,要教训一下吐谷浑。

    教训而不是灭国,是这次用兵的主旨,因为要灭吐谷浑不容易,对方的生命力如野草一般顽强,不是打了一两次胜仗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朝廷也不能同时对多个方向用兵,所以此次出征,宇文维城知道自己必须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收复河湟谷地,歼灭对方一部分兵力,然后俘虏一些人口、牲口作为战利品即可,至于攻占没什么用的吐谷浑王城伏俟城,纯粹是为了有个象征,向世人表明周国已经惩罚了吐谷浑。

    现在,各行军总管战绩不错,是时候收兵,待得一切安排妥当,他就可以班师回朝。

    至于吐谷浑。。。。

    对方必然卷土重来,所以西海以西的伏俟城可以放弃,官军接下来只需要守住河湟谷地即可。

    专心经营几年,待得时机成熟,就能再次对西海用兵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想到这里觉得有些遗憾,他的军营体验,以后怕是再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身为太子,本来就不该长期远离京城,而作为国之储君,将来即位是名正言顺,所以实际上不需要军功来额外证明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之后,他已经不需要带兵出征,即便是名义上挂帅也没必要。

    那么此次西海之行,搞不好就是宇文维城军旅生活的绝唱。

    当然,这应该算好事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走出大帐,看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帐篷,觉得颇为不舍,统帅大军的感觉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整座大营,是在湟水边上,围绕西平故城遗址搭建,宇文维城来到遗址旁,看着残垣断壁,看着旁边缓缓流淌的湟水,又看看两侧巍峨群山,忽生沧海桑田之感。

    据说前汉武帝元狩年间,汉军西进河湟谷地,于湟水畔设西平亭,隶属金城郡管辖,自此就有了“西平”的建制。

    后汉建安年间,分金城郡设西平郡,管辖河湟谷地,郡治西平。

    到了晋末天下大乱,西平郡相继为前凉、前秦、后凉、南凉、西秦、北凉、西凉所据(有时名为西都),到了元魏时,西平均为鄯州治所。

    到了元魏孝昌年间,西海地区的吐谷浑强盛,常年袭扰鄯州,故而作为鄯州治所的西平风声鹤唳,于是治所西移至乐都,西平城荒废,渐渐化作废墟。

    现在,身为太子的宇文维城率军驻扎在故西平废墟边,代表着中原朝廷卷土重来,鄯州州治将会回到这里,面貌一新的西平城即将拔地而起,有骁勇善战的军队驻守。

    河湟谷地是西海地区东面门户,只要朝廷牢牢控制西平,就能控制河湟,那么西海地区的吐谷浑就不能轻易袭扰陇右、河西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维城觉得用“西海锁钥”来形容西平再合适不过,待得西平城重建完毕,驻军便可随时出击西海,让吐谷浑各部无法聚集力量东进,以此保得陇右、河西安宁。

    当然,吐谷浑若要袭扰河西,可以走古道翻越天山山脉,不一定走河湟谷地,但只要官军驻扎在西平,对方就不能肆无忌惮出击。

    如何经营西平、经营河湟谷地,不是宇文维城要操心的事情,因为父亲早有安排,但他知道后汉时的羌乱,几乎把当时的朝廷都拖垮了。

    后汉时诸羌生活之地,其中主要一个区域就在河湟至西海间的地区,他在想,数百年过去后,如今的朝廷,能够有效经营河湟,治好吐谷浑这个顽疾么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