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五章 宿便

    冬去春来,南洋大海,碧波荡漾,海天一色,由三艘三桅硬帆海船组成的船队,此时正抢风航行,几乎是迎着东南风,向东南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蓝天白云,阳光明媚,海船桅杆上飘扬的旗帜,表明这是一支隶属于南洋贸易公司的船队,而他们前进方向数里外,是一片岛礁。

    数个露出海面的礁盘,环绕着一座小岛,仿佛众星拱月一般。

    岛礁所在海域水位较浅,吃水较深的大海船若过于靠近,会有搁浅的危险,所以三艘海船缓缓放下船帆,使得船速也渐渐放慢。

    担任旗舰的第一艘船上,林成裕收起千里镜,看着船员将甲板上的小船移出船外、缓缓放下,紧了紧背包,翻过船舷,沿着权做梯子的绳网爬下大海船,坐到靠泊在海船边的小船上。

    陆续又有数名船员登上小船,然后一起划着桨,将小船向小岛划去,另两艘大海船也各自放下一艘小船,小船的目标同样是前方海岛。

    海浪此起彼伏,小船有些颠簸,林成裕一手扶着船帮,一手拿起草帽给自己戴上,然后系好帽绳,饶有趣味的看着前方海岛。

    这座岛并不大,却是岛礁群中唯一大岛,对于船员们来说并不陌生,因为这片岛礁处于广州入洋口——屯门海域东偏南数百里的海面上,所以往来南北的海船大多会经过附近海域。

    面前这片岛礁,因为位于屯门海域的东面(偏南),所以别称“东沙”。

    于是东沙岛礁群里唯一的岛,被渔民称为“大东沙”,或者依据其宛若残月的形状,称为“月牙岛”。

    渔民出海打渔一般不会深入大洋,但一不留神走远了,时常靠泊大东沙(月牙岛),因为这岛虽然不大,在上面打井却能够打出淡水来,是渔民们一处重要的淡水补给岛。

    现在,林成裕一行人即将登陆大东沙,却不是来收集淡水的。

    小船距离岛屿越来越近,林成裕靠着肉眼就能看见岛上有茂密的椰子树林,又有大量海鸟在小岛上空盘旋。

    海鸟数量之多,以至于船只上空都有不少鸟儿在上下翻飞。

    时不时“噗嗤”一下,居高临下给船只和船员留下“礼物”。

    那是黄白相间的鸟屎,落在人的衣物上,留下一道道屎痕,船员最烦鸟屎,因为经常弄得船甲板一片狼藉,然后大家就要清洗。

    洗甲板倒也罢了,鸟屎若落在桅杆和帆布上,清理起来很麻烦,如果可以,大家都想捏着鼻子忍,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然而南洋贸易公司的规定很严格,直属船队的所有船只必须随时保持整洁,所以各船船长都会安排船员定期刷甲板搞卫生,那么无处不在的鸟粪就很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不仅商船的船员讨厌鸟粪,出海的渔民也不喜欢鸟粪,因为渔民们都认为被海鸟拉的粪便砸中会带来晦气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种说法,说这可能是海鸟给海怪做的标志,标明猎物:海怪会首先吃身上有鸟粪标记的落水之人。

    因为不喜欢鸟粪,所以渔民们出海时靠泊海岛,即便是阴天,也会带着草帽,挡住从天而降的鸟粪,如今划船靠近大东沙的船员们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随着船只渐渐靠近岛屿,头顶上盘旋的海鸟越来也多,大家所戴的帽子,上面已经“伤痕累累”,林成裕已经能闻到头上传来的淡淡臭味。

    大海之上,许多新罗棋布的礁盘、小岛,都是海鸟的栖息之地和落脚点,大东沙也不例外,林成裕常年在南洋跑船,对此已经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岛屿边沙滩,有一座简易栈桥,船员们将船只靠在简易栈桥,早已等候多时的几名士兵协助船员将船拴住。

    一行人上了岛,来到椰林之间,却见岛上此时已有许多男子挥动铁镐在挖地。

    林成裕作为“观察员”,是登岸小队的领队,他奉公司之命,要对正在试开采的大东沙进行现场观察,看看公司热切关注的“宿便”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头上戴着的草帽,散发着淡淡腥臭味,林成裕顾不得那么多,看着脚下层叠的海鸟宿便,有些迟疑的问:“这么硬,会不会是石头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这是海鸟积年宿便凝结而成的石头,不是珊瑚碎片,也不是一般的石头,”

    大东沙勘探负责人热情介绍着,怕林成裕不相信,从地上敲了一块宛若石头的宿便,弄碎,摊在手心,向林成裕讲解:

    “海鸟吃的是海里小鱼,粪便里必然有鱼刺,还夹杂着羽毛,请看这里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海岛栖息着大量海鸟,每日都会落下大量鸟粪,千百年来,积年宿便早已风化,堆积在一起,凝结成石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虽然风化的宿便看不出鱼刺,但是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那负责人让人拿来几块看上去完全不像鸟粪的碎石,然后当着林成裕的面舔了几下:“既然是宿便,那么总是有一股味道,这味道可不是一般石块有的。”

    见着对方舔海鸟宿便,林成裕不觉得反胃,向着小岛深处走去,看着岛上已经风化的海鸟宿便如此之多,在地上堆积不知道有多厚,有一种身处粪坑的感觉。

    去年秋末,市舶司那边忽然关心起南洋诸岛礁,据说是对海岛上可能存在的海鸟宿便起了兴趣,这让大家觉得纳闷:

    南洋海域岛礁众多,其中一些海岛确实有大量积年海鸟宿便,这是常识,市舶司之前又不是不知道,怎么过了那么多年,忽然关心起来了?

    因为有这层缘由,南洋公司很快组织人手,开始调查南洋海域之中,哪几个海岛上海鸟宿便多,并且适合进行大规模“开采”。

    忙碌了一个冬天,如今刚开春,公司就确定了几处海岛,其中尤以大东沙最为合适,因为这里的海鸟宿便多得很,又靠近广州,所以交通运输相对方便。

    从番禹扬帆起航的海船经由屯门入洋,直接往东(偏南)航行数日,就能抵达大东沙,装满海鸟宿返航,也花不了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市舶司的要求,是找到可以当做矿脉来开采的海岛,以此大量获取海鸟宿便这种“矿石”。

    如此大动干戈,据说是因为这种宿便可以拿来肥田。

    对此,林成裕觉得有有些难以置信,粪便能肥田他知道,但这种早就风化成石头的海鸟宿便,其肥力恐怕早就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用来肥田能有多少效果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