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三章 没想到

    上午,一身素白的司马令姬,入宫于命妇院拜见皇后尉迟炽繁,与她一同入宫的命妇还有不少,但都身着命妇服饰,所以司马令姬的装束显得格外显眼,又有些失礼。

    但事出有因,所以皇后不会怪罪,其她命妇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去年,司马令姬的舅公(公公)去世,所以吴明、司马令姬夫妇要守丧,为期三年。

    吴明丁忧,为生父刘桃枝守陵,虽然他还是没有改回“刘”姓,但对生父已经没有芥蒂,所以要尽最后的孝道。

    本来司马令姬也该在家守丧,奈何她是当家,家中产业要操持,儿子也得管教,所以不得不“破例”,身着素服成日里内外忙碌。

    吴明是典型的甩手掌柜,在任时只管公务,如今也不管其他事,家中事务全都是司马令姬做主,所以忙得团团转的司马令姬,时不时还得入宫拜见皇后。

    又不能穿红戴绿,只能一身素白。

    若按着其她命妇的性子,总是要私下里说些怪话,不过今日在场的都是“自己人”,所以大家都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所谓“自己人”,当然是指命妇们各自的夫君,都是当年黄州出来的“老人”。

    这些“老人”,有的是天子潜邸故旧,有的是追随天子(潜邸时)征战的将士,反正就是跟着天子一路走来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所以命妇们当年还不是命妇时,在黄州时期就多有来往,相互关系不错,又有“业务来往”,所以哪里会对司马令姬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天竺的长绒棉,纺出来的棉布质量确实不错,针织品更是明显,南司已经和天竺诸侯谈妥了,明年春夏,运抵中原的棉花会增加五成,大家要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天竺各国对纸张的需求很大,稍后南司会发布采购公告,有空的话多关注一下,或者提前备货。”

    “南司正在和骠国接触,如果进展顺利,会派出队伍沿着其国内大河北上,看看是否如古籍所说,真有从骠国入南中的古道可以通行,这件事,一旦确认,南中那边可就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倭国的硫磺矿扩大开采,明年北司的进口额,大概会增加三成,所以不用担心硫磺短缺,导致漂白剂不够。”

    皇后尉迟炽繁,贵妃杨丽华、德妃萧九娘、淑妃尉迟明月,和在座的命妇们议论着当前“商情”,她们口中的“南司”、“北司”,指的是南北两洋贸易公司。

    根据不同事务,现场分为三个“讨论组”,分别以皇后、贵妃、德妃为中心,时不时有“跨组讨论”。

    这一场会见,实际上是例会,可以说是黄州产业主们之间的“商务会谈”。

    如此聚会,是源自多年前的惯例,在皇后(西阳郡公夫人/西阳王妃)尉迟炽繁主持下,各命妇(家中产业掌管者)齐聚皇宫(公府/王府)分享商机,统一共识,共商大计。

    正如宇文温没精力管产业运营,得由尉迟炽繁来管那样,命妇们的夫君都在为朝廷效力,忙得很,家中产业,都是她们来管。

    所以围绕着皇后,有一个特定的小圈子,这个小圈子,涵盖了以黄州为核心的产业集团,小圈子的成员,都是管理着各类产业的外命妇们。

    司马令姬当然也不例外,所以她即便还在守丧期,却不得不入宫参加这个小圈子的例行聚会,因为家中产业需要和许多同行“对接”,协调下一步的经营规划。

    这就是命妇院的特别例会。

    小圈子的规模在扩大,参与的成员(外命妇)越来越多,不止司马令姬等外命妇十分看重这个小圈子,皇后尉迟炽繁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知道,夫君用利益将无数人捆绑在一起,而这些人的夫人们,其中有命妇身份的人,如果管理家中产业,就必然会进入这个小圈子。

    那么她要利用这个小圈子,团结诸位外命妇,以此影响各自的夫君。

    她这么经营,为的是争取更多的人支持宇文维城做太子,将来即位称帝。

    这是尉迟炽繁的战争,为了儿子绝不能输,所以一直很注意维系这个小圈子,学夫君的做法,用利益将外命妇们和自己捆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借此机会,尽可能将其夫君还有儿子们,捆绑在太子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因为产业牵扯太多,贵妃杨丽华、德妃萧九娘都必须出席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所以尉迟炽繁拉来妹妹尉迟明月,姊妹同心,严防死守。

    历经多年的发展,这个小圈子的规模十分惊人,尉迟炽繁看着眼前众多外命妇,只觉有些眼花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夫君口中的“黄州集团”,没想到竟然发展到如此规模了。

    会议进程十分紧凑,容不得尉迟炽繁发呆,不过现在是妹妹尉迟明月主持讨论,所以尉迟炽繁得以想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三娘,你知道么,黄州集团呐,不得了哎!”

    这是前不久某日,宇文温喝得迷迷糊糊时说的话,尉迟炽繁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,听到后面,悚然动容。

    “三娘,黄州。。。啊。。。。。有煤铁复合体,年产铁一千万斤。。。可以制作无数铠甲兵器,可以批量生产各种口径火炮!”

    “有日兴昌做渠道,汇通天下,融资能力一流,富可敌国!”

    “实业众多,能够生产各种产品、物资,小到绣花针,大到火轮船!”

    “有汉沔、洞庭湖、彭蠡湖粮仓,不愁粮食不够吃!”

    “有两洋贸易公司做海贸,有河南、两淮、江南甚至河北做市场,赚回来的钱,比朝廷的租庸调不差多少!”

    “你想想,你想想,谁要敢造反,只要把黄州地区的产业工人组织起来,用大冶出产的铠甲、火铳、火炮武装起来,穿着黄州出产的戎服,吃着汉沔的粮食,乘坐黄州制造的火轮船横扫天下,那是多么壮观的景象!”

    “什么关陇集团,什么河北豪强世家,什么边境豪族,在产业化的黄州集团面前,狗屁都不是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尉迟炽繁不由觉得紧握双拳,她原以为夫君搞产业做贸易纯粹是为了带着大家一起发财、笼络人心,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集团发展起来,居然变成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所以,这也是太子最大的依仗。

    即便再多的人反对她和宇文维城,但只要有了黄州集团出身官员的支持,宇文维城的太子之位就稳了,这一点,尉迟炽繁确认无误。

    将来,宇文温去世,宇文维城即位,要是有奸臣作乱,那么黄州集团,就是最好的“保镖”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一心想着儿子,想要让儿子多亲近一下“故旧们”,但宇文维城如今在陇右,等着收拾吐谷浑,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她没法和儿子细说。

    看看左右,尉迟炽繁觉得与会的人还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是时候让太子妃韦氏参与例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