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三十章 分家

    傍晚,用膳时间到,但会议尚在进行中,皇后尉迟炽繁主持召开的“季度会”,丝毫没见结束的征兆,后宫诸妃带着大量账本、资料与会,轮流发言,聆听皇后的训导,恐怕会还得开上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皇宫的产业有很多,每个产业的规模都不小,作为正室的皇后,当然总揽皇家名下所有产业,但因为实在忙不过来,所以按照规矩,各产业由其她女眷分管。

    作为皇后和妃嫔,女眷们当然不需要亲临一线,她们要做的就是管账、核账对人事任免把关,然后每季度都要开会,协调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到了年终,就得协助皇后编制“财务报告”,以便尉迟炽繁向宇文温汇报。

    这就是如今大周后宫的别样体制,被宇文温美其名曰“制度化管理、企业化经营”,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们太闲,因为女人一但闲下来,心思就会全用到勾心斗角上。

    此刻,百无聊赖的宇文温坐在隔壁,听着尉迟明月发言,只觉得小姨子的言谈举止,渐渐有了女强人那种行事雷厉风行的影子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作为后宫之主,最可靠的左臂右膀当然就是妹妹尉迟明月,姊妹俩严防死守、分工协作,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,把财权紧紧攥在手里。

    尉迟明月自己分管一部分产业,又负责查账,因为有姊姊撑腰,所以查起帐来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“对手们”也不是好相与的,各自管的产业,虽然账目繁杂,但基本上每季度账簿内容都是滴水不漏,不是说做假账,而是递交上来的账簿都经过多次核算,绝对不会有把柄被人抓住。

    就连“后进”陈婤,不知道是被谁指点过,分管产业的账目也做得井井有条,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记得每次开季度会,都是以“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,一次团结的大会”之类的结果落幕,场面和谐得很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后宫真的和谐么?

    不是,

    虽然不至于出现相互投毒、下堕胎药等极端情况,但后妃之间是肯定不会“情同姊妹”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双眼空洞,看着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的阳光,忽然觉得心中悲凉。

    他不会负了尉迟炽繁,所以绝不会换皇后,也不会冷落其她佳丽,所以当他在世时,后宫没问题,但当自己去世后,这个大家庭大概就会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他死了而尉迟炽繁还活着,尉迟炽繁就会把其她后妃虐杀(尉迟明月除外),是尉迟炽繁必然收拢财权,把产业收回来交给儿子,再传给孙子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的未亡人们虽然会以“太妃”的身份住在皇宫里,衣食无忧,但除了重大场合,大概平日就不怎么往来,各自过日子。

    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宇文温不想怪谁,毕竟天下间无不散之筵席,但该提前做的布局,就得做。

    那就是分家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伴侣有七位,除了张丽华,其她人都为他生下儿子,包括陈婤,所以,各人现在分管的产业,实际上就是宇文温先交到伴侣手中,以便日后转交给各自的儿子(女儿)。

    所以为什么诸位佳丽这么用心?因为大家都知道,这都是宇文温要分给她们所出儿女的家产。

    然后,宇文温还做了安排,给每个伴侣都额外准备了南北洋贸易公司的股份(仅限于分红),确保她们每年都能获得可观的收入。

    而她们有了这个股份,以后就不需要看着儿女或者儿媳妇的脸色过日子。

    宇文温正值壮年,身体健康,觉得再活个三四十年没问题,但不妨碍他提前布置,为伴侣安排好后路,即便是未能生下儿子的张丽华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张丽华分管煤炭产业,这可是等同于摇钱树的“朝阳产业”,正是因为她没有儿子,所以尉迟炽繁才没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为了维持大家庭的和和气气,宇文温已经竭尽所能,争取做到方方面面都照顾到,他辛辛苦苦创下的产业,大头当然是由尉迟炽繁管,日后传给太子,现在不仅给伴侣们提前做了安排,还得安排儿子。

    儿子多是好事,但等儿子成年后成家立业,作为父亲必须给予必要的支持。

    宇文温没有什么嫡贵庶贱的想法,但考虑到太子的感受,也为了日后兄弟之间能够平安相处,他即便想要重用其他儿子,也得拿捏好分寸。

    这就涉及到一个权力平衡的问题:宗室该怎么用?

    周国经历了几次政治动荡,全都和宗室有关:晋王宇文护连废二帝(堂弟),武帝宇文邕反杀堂兄,武帝亲弟卫王宇文直叛乱,天元皇帝宇文赟杀皇叔、齐王宇文宪,并驱逐五位皇叔结果江山差点完蛋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政治事件,使得周国的宗室问题格外突出。

    重用宗室,后果就是出了晋王宇文护;排挤宗室,就是外戚夺权,差点族灭;能力突出的宗室不得好死,齐王宇文宪被杀就是最好的先例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多血淋淋的事实,皇帝和宗室相互猜忌,已经没有了政治上的信任可言。

    宗室和皇帝之间不再有信任,心理上有了严重隔阂,这就是周国在政治上的致命伤,是“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”,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治愈,但随时都有可能发病。

    然后引发整个国家崩溃,江山易主。

    如今周国发展迅速,国力蒸蒸日上,看上去形势一片大好,但宇文温知道若这个致命问题解决不好,等他去世,兄弟间猜忌渐深,手足相残的悲剧大概率上演。

    手足相残,还会连累到各自的姊妹甚至生母,到时候杀得血流成河,失败者被当做逆贼,连同家眷一起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敢想象,他的未亡人们因为遭到儿子牵连,被人扯着头发拖出去乱棍打死的惨状。

    所以,周国这个“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”,必须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宇文温当然不会重用自己的侄子和弟弟,因为这样做对大家都好,他要头痛的是如何安排好自己的儿子们。

    老头子嗝屁了,如何分家产才不伤和气,最好由老头子生前布置好,不留下什么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所以距离成为“老头子”还早的宇文温,开始为此事费神。

    此刻,想着想着,他想到了一个套路,一个喜闻乐见的套路,那就是宗室分封海外。

    把儿子们、侄子们都封到诸如澳州、吕州等海外去做实封藩王,或者干脆“发现”美洲,把儿子们封到美洲,宛若姬周天子分封诸侯那样。

    分封海外,即能确保宗亲相容、并且为国开疆拓土,又能拱卫皇权,看起来好像很不错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