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二十九章 棘手

    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御书房,宇文温和堂弟(弟弟)宇文皛交谈着,宇文皛即将以淮南道观察使的身份外出,借着此次公干之机接受锻炼,为将来接受进一步任用做准备。

    未满二十岁的宇文皛还很稚嫩,许多事情可能会因为没有经验而处置不当,所以宇文温特地向弟弟交代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观察淮南,自有佐官负责具体事务,而宇文温向宇文皛交代的事情,是经过黄州西阳、登门拜访逊帝时,有哪些礼仪需要注意。

    逊帝年纪和宇文皛相仿,在西阳过得很好,但因为身份敏感,所以处于“大隐隐于市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作为受禅者,宇文温要尽可能让逊帝淡出朝野视线,让逊帝处于软禁状态,确保不会被任何人利用,但又要每年遣使去探望对方,以便让朝野内外知道逊帝还活着,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自宋、晋交替后,历代禅让帝位的皇帝都不得好死,但宇文温不想为难自己的“前任”,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处置。

    逊帝虽然不是皇帝,但上书天子(宇文温)时不称为表,宇文温回复时也不称诏,所以宇文皛以观察使的公职身份、宗室藩王身份去拜访对方时,不能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一点,虽然观察使司佐官同样会提醒,但宇文温还是要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宇文皛是故杞王宇文亮的幼子,宇文亮生前的遗愿,是将宇文皛过继给邵国公宇文胄为嗣子,延续邵惠公宇文颢的香火,这个遗愿,直到前不久,宇文温才达成。

    他登基十二年,拖了这么久才办,不是因为不上心,是因为此事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大象二年时,因为天元皇帝宇文赟去世,大权为外戚杨坚把持,周国随后爆发内战,时任荧州刺史的邵国公宇文胄相应蜀国公尉迟迥的号召,被前来“平叛”的长安朝廷军击败。

    兵败之际,被杨素追斩。

    杨素后来成了隋臣,还率领轻骑袭击过先帝宇文乾铿的车队,被护驾的宇文温击退。

    后来隋国灭亡,先帝宇文乾铿和权臣尉迟惇决裂,南逃时得杨素父子大力协助,所以杨素摇身一变,成了救驾功臣,地位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宇文温受禅称帝后,想要完成生父意愿,把堂弟(弟弟)宇文皛过继给故邵国公宇文胄为嗣子,就会出现一个棘手的局面:

    宇文皛要不要报父仇,不报仇,那就是畜生不如的东西。

    要报仇,那就把杨素砍了?

    宇文皛不杀杨素是为不孝,杀了杨素,那么又引发另一个问题:杨素是救护先帝的功臣,先帝都不追究杨素的以往,现在杨素被人砍了,宇文温不管,那就是不把先帝当回事。

    要是管,怎么处置宇文皛?无论怎么处置,只要不是杀头,采取什么措施,都会被人诟病高举轻放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很棘手,所以宇文温在等,等杨素去世,那么一切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现在杨素去世,一切水到渠成,所以前不久,在楚王宇文维乾离开洛阳之后,宇文温以宗长的身份,将宇文皛正式过继给已故的宇文胄做嗣子。

    故杞王宇文亮和宇文胄是堂兄弟关系,所以此举很合礼制,而宇文温以皇帝的身份,将为国捐躯的宇文胄追封为邵烈王,那么宇文皛自然就成了邵王。

    此事已毕,足以告慰故杞王的在天之灵,宇文温也算是完成了一项大事。

    两人又交谈了一会,宇文皛告退,宇文温起身在房里转了转,看向窗外景色,看着看着入了神。

    宇文宗室的人丁开始恢复,算是从灭族的危机中缓过来,当初差点被杀绝,如今总算有了开枝散叶的势头,这对于巩固皇权而言,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皇权需要宗室来帮忙巩固,所以宇文温的三个侄子,除宇文瑑尚在国子监读书,宇文理(现任杞王)、宇文珪已有任用,而邵王宇文皛也将得到任用。

    这几位只要不作死,那就可以作为清贵的宗室贵族,舒舒服服过完一生,至少宇文温在位期间是如此,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底线,不为其他,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

    所以,弟弟和侄子们,这辈子也只能是个清贵却无太多实权的宗室贵族。

    因为宇文温有儿子,儿子还很多,没道理扶持侄子而不用儿子。

    燕王宇文维翰、魏王宇文维宁、楚王宇文维乾,现在都开始挑大梁,过几年。陆陆续续还有其他皇子成年,所以宇文温可不缺帮手,毕竟上阵父子兵。

    燕王宇文维翰坐镇幽州,一旦河北出事,幽州军可以和朝廷平叛大军呼应,沿着永济渠南北对进,平定叛乱。

    魏王宇文维宁坐镇并州,镇守晋阳重地,和关中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楚王宇文维乾,在岭南西道历练,顺便震慑岭南豪族,一旦有事,可以就地平叛,或者顺流而下,支援下游的广州总管府。

    当然,宇文维乾任满回来后,这一职责会由其他皇子承担,而宇文温想清楚了,等宇文维乾回来,就要在朝中任职。

    宗室在外镇守,防的是当地豪族坐大或者方镇大员尾大不掉,宗室在京为官、掌权,防的是京城权贵搞政变,所以宇文温仗着儿子多,两方面都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随着儿子们陆续成年,他的布局会越来越稳,所以不需要靠侄子和弟弟,靠自己的儿子们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,看上去局面稳得很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布局在他去世后,大概率会崩盘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自己的儿子充满了信任,但不代表新君会对自己的兄弟或者叔伯信任有加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宇文温扶持儿子们巩固皇权,万一玩脱了,某个儿子拱掉太子上位,日后逢年过节,宇文温的牌位前,照样有儿子、孙子上香,供奉冷猪肉。

    若太子被兄弟拱掉,或者继位后被推翻,自己父子被斩草除根,逢年过节哪里有冷猪肉吃?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布的局,只适合他自己,不适合即位后的太子。

    父亲在世时,兄友弟恭,一片和谐;等老头子嗝屁了,兄弟几个抄家伙就上,打得脑浆都溅出来。

    民间寻常人家,兄弟几个争家产都能变成仇人,皇族兄弟争帝位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至于内讧结局会是西汉的七国之乱、西晋的八王之乱、侯景之乱后萧梁宗室互相倾轧,还是杨隋的兄弟相残、李唐的玄武门之变、明初燕王靖难,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扶持宗室,宗室势必尾大不掉,威胁皇权,最后内讧。

    不扶持宗室,皇权孤立无援,为门阀世家、武勋或外戚所夺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发生的种种事件,使得如何任用宗室成为一件棘手的事情,现在,这个问题就摆在宇文温面前,轮到他头痛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