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二十八章 义务

    上午,多云,洛阳城南,洛水畔聚集着大量人马,楚王、皇子宇文维乾,在此拜别父母及家人,随后南下,经三鸦道入荆襄,再一路南下进入岭南西道。

    游子远行,慈母依依不舍,皇后尉迟炽繁握着儿子的手,千叮咛万嘱咐,宇文温站在一旁连话都插不上,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天,却见一队大雁南飞,如今秋高气爽,正是候鸟南飞过冬的时候,这一去,要到来年春天才北返。

    宇文维乾去年任岭南道观察使,在桂州总管府、容州总管府、邕州总管府地界走了一圈,如今再度南下,这一去却没那快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镇守岭南西道,一去就是许多年。

    做出这个决定的宇文温,面对泪眼婆娑的尉迟炽繁,气势上低了一筹,所以现在就只能在一旁当背景。

    宇文维乾是尉迟炽繁所生嫡次子,按照尉迟炽繁的想法,次子到烟瘴丛生的岭南镇守,形同流放不说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恐怕就此阴阳两隔,所以心中是一百个不乐意。

    但不乐意也得乐意,因为宇文温做决策绝不会受这种干扰,他认为皇子就该肩负重任,为了拱卫皇权,尽义务,出镇边疆。

    现在母子话别,宇文温将视线转到一旁的洛水,看着潺潺流水,思绪飞到数千里之外的南方。

    岭南西道,就是后世的广西地区,如今的岭南西道,朝廷想要进行有效统治是难上加难,因为这里完全没有直接管辖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基础。

    真要有所作为,按正常来说,需要大规模开荒、移民,需要做很多事情,至少持续数十年的投入,才有可能初步做到基本的行政管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生活在这片广阔区域内的俚、僚、峒等众多部落,不会老老实实等着中原朝廷收编为民,可想而知会时不时爆发各种变乱,消耗朝廷大量精力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这问题,可以选择按照“历史进程”来办,设羁縻州,任命当地豪族酋帅做地方官,只要这些人明面上服从朝廷即可。

    然后羁縻制慢慢演化为土司制,朝廷根据实际情况,不断瓦解各地土司的势力,待得时机成熟,便“改土归流”,将世袭的土官变成朝廷任命、定期轮换的流官。

    于是,广西地区终于归入朝廷实控。

    不错的流程,并且是历史证明可行有效的办法,但有个小问题,那就是耗时。

    时间是多久呢?

    一千年。

    宇文温可以选择顺应“历史潮流”,羁縻岭南西道地区,但他觉得既然火炮提前数百年出现,又有了蒸汽机和火轮船等利器,那就没必要浪费大好时光。

    所以,岭南西道的开发,不需要走老路子。

    国力有限,要开发一各地区,前提是开发这个地区后获得的收益为正,那么改换一下思路,开发岭南西道的难度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把岭南西道当做一个特大号的甘蔗种植园来经营,又当做食盐、铁制品、手工业制品的倾销市场来开发,许多问题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装备着火枪、火炮的军队,乘坐火轮船扫荡岭南西道各主要水系沿岸地区,随后而来的开拓团,在新天地安家落户,开辟种植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商贾们乘坐满载货物的火轮船,同样可以“扫荡”各主要水系沿岸地区,和各地愿意合作的酋帅做买卖。

    各地种植园出产的蔗糖,经由水路外运,外加商队经商所得,聚集成让人眼红的利润,刺激更多的人进入岭南西道,开辟更多的种植园或者定居、经商。

    那些不缴纳租税的羁縻州对于朝廷而言是鸡肋,但可以缴纳大量商税的种植园和贸易据点却是下金蛋的鸡。

    贸易据点会发展为城镇,吸引更多的移民定居,而大大小小的种植园发展起来时,对于廉价劳动力的渴求,自然使得生口贸易快速发展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捕奴队,会自发的深入各地扫荡诸蛮,空出来的地方,又可以开辟更多的种植园,或者安置更多的移民。

    这就是以开辟种植园、建立产品倾销市场为目的的新型扩张,完全遵循人类对暴利的追逐本能,辅以坚船利炮,可以将千年的进程大大缩短。

    具体能缩短到什么程度,宇文温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为了这个政策能贯彻下去,他需要派儿子去岭南西道镇守,手握军、政大权,一旦有变,立刻就地调集兵马平乱,省得有人玩养寇自重的把戏。

    这不是分封而是差遣使职,名为“岭南西道布政使”,所以不会有实际的封国,布政使司驻地设在柳州,桂、容、邕三总管听候调遣。

    布政使司配属相应的佐官,佐官们算是得了差遣,在新实行的循资格制度里,到岭南西道任职,是快速刷年资的好机会,而这些官员,在布政使司任职的期限是五年,到期就回长安,不是流放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时间久了,镇守岭南西道的皇子变相割据,其布政使的差遣同样有时间限制,为期八年,时间一到就回长安,同样不是变相流放。

    然后皇子或者宗室轮流上任,尽义务并作为表率,入烟瘴之地为国效命。

    所以,第一任岭南西道布政使的最佳人选,就是身为嫡出皇子的楚王宇文维乾。

    首先,宇文维乾家中排行第四,大郎、燕王宇文维翰任幽州总管,镇守幽燕之地,身负监视河北的重任,当然不能动。

    二郎宇文维城是太子,免谈;三郎、魏王宇文维宁任并州总管,镇守晋阳要地,同样不能动,所以接下来就是四郎宇文维乾。

    其次,宇文维乾去过岭南西道,对那里的情况很了解,回来之后,提出了边境豪族有可能养寇自重的担心。

    儿子有见识,宇文温当然很高兴,而年轻的宇文维乾需要锻炼,所以去岭南西道镇守,就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。

    而且宇文维乾作为兄长,也应该去岭南开荒,为弟弟们将来到岭南“轮值”打好基础,八年时间,足够让宇文维乾做出响当当的政绩,也省得窝在长安混日子,混久了变成废物。

    待得任期一满,宇文维乾就能回长安,靠着实打实的政绩去挑大梁,接受新的任用,届时谁也挑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宇文温的安排,既要让儿子接受锻炼,也照顾到母子俩的感受,不会让儿子娶了边疆,一辈子都不得回来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听得儿子只是去岭南八年,心定了些,好歹没有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现在,母子俩依依不舍的话别,宇文温还是插不上话,又看看左右,看看几个儿子,还有几个侄子,目光最后落在弟弟身上。

    今年春末,侍中(门下省主官)杨素于长安私第病逝,宇文温下令为其风光大葬,追赠相州总管。

    杨素去世,那么故杞王宇文亮生前的遗愿,宇文温现在终于可以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