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二十五章 财源广进

    案上摆着一张带着滑轮的弓,宇文温将其拿起,虚拉弓弦,做弯弓搭箭状,瞄准窗外屋檐下挂着的鸟笼,鸟笼实际为开放式,白鹦鹉“一撮毛”正在笼里啄米。

    宇文温“撒放”弓弦,无形之箭凭借意念之力“离弦而去”,准确“命中”白鹦鹉。

    不对,是指挥大军围攻新罗牛鸣山城的高句丽大将“某某某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将滑轮弓收回,轻轻摩挲着弓身,脑海里幻想着万军之中一箭射死敌军主将的那种心奋之情。

    按市舶司探得消息,这位被射杀的高句丽大将,据说武艺了得,当时,为了鼓舞攻城将士的士气,亲临前线指挥。

    为了让将士们能看见他亲临前线,还穿得胡里花哨的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主将,结果被百余步外山城上的新罗神箭手一箭射死。

    一百余步的距离,已近超过寻常弓箭的有效杀伤射程,所以这位大将肯定没想到自己会被射死。

    他这一死,加上新罗援军即将抵达,高句丽军只能撤退,被围的牛鸣山城,终于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牛鸣山之围化解,高句丽的南下攻势无以为继,只能全军徐徐北撤,而没了高句丽军的侧翼牵制,憋足劲向东突击的百济军队,只能拔营后撤,撤入己方国境。

    今年春天突然爆发的高句丽、百济夹击新罗之战,在夏末草草收场,双方(三方)尚未遭受重大损失,战争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不远千里跑到中原告急求援的新罗使者,前两日才刚抵达洛阳,国书都没来得及上呈。

    半岛局势恢复平静,看来至少能维持一两年时间。

    宇文温收回思绪,继续端详着手中的滑轮弓,琢磨着要不要再往新罗多卖个百来张。

    据说,牛鸣山城新罗神箭手狙击高句丽主将时,用的就是来自中原的宝弓(滑轮弓),若传言属实,也不枉费周国往新罗销售这种强弓。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真正的滑轮弓在原本历史里要到“现代”才出现,威力巨大,按照分类,应该是“现代复合弓”,虽然结构看上去简单,却凝聚了许多现代科技的成果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种外行无法在这个时代将真正的滑轮弓“发明”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滑轮弓,与其说是“现代复合弓”的劣质山寨版,还不如说是历史上北宋神臂弓的仿制品。

    北宋的神臂弓可是大名鼎鼎,号称有效射程达到二百余步,别称“偏架弩”。

    但因为没有具体图形流传后世,所以神臂弓到底什么模样,是异形弩还是异形弓,众说纷纭,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相关争论,类似于非洲斑马到底是“白纹黑马”还是“黑纹白马”。

    根据“偏架弩”中“偏架”(不是水平放置)这一形容词,有一种观点认为神臂弓是装有滑轮组甚至箭台的弓。

    无论这种观点正确与否,滑轮组确实可以省力,所以即便宇文温不是什么弓箭专家,也认为往弓上加滑轮,只要设计合理,就能省力。

    同一个人,在力量不变的前提下,借助滑轮能开弓力更强的弓,开弓之后瞄准时,也可以较为省力的维持瞄准状态更长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原理肯定没错,但想要实现却不容易,给弓加滑轮,如果不能确保可靠性和有效降低成本,那就和画蛇添足没区别。

    经过多年摸索,周国的少数几个军器监,可以制作出类似神臂弓效果的滑轮弓,当然,有效射程虽然增加,却达不到二百余步的夸张距离,大概有效射程在一百余步左右。

    东西是做出来了,问题是比寻常弓箭多出数十步射程的优势,实际上在战阵上连锦上添花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临阵不过三(轮)矢”,滑轮弓最多能让弓箭手多射一两轮箭,一张弓的价格却是普通弓的两倍以上,日常携带、收纳、保养却很麻烦。

    造价翻倍,麻烦增多,战斗力却没有翻倍,所以滑轮弓除了少量装备神射手、执行精确狙杀任务,就只能在打猎时炫耀,没有太多用处。

    宇文温为了开发滑轮弓,投入许多人力物力和资金,如今产品沦为鸡肋,必须得把亏空补回来,所以想到了“军售”,靠卖滑轮弓“回本”,而军售的对象,就是新罗。

    按照既定国策,让海东半岛上高句丽、百济、新罗互相牵制,对于周国来说是最佳选择,因为三国忙着混战,周国就可以从容开发辽东。

    设想是不错,但现实却不如意,高句丽和百济已经走到一起,共同对付新罗,而海对面的倭国,本就是百济的盟国,不参合进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现实的情况是新罗要面对西面、北面之敌,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遣使到长安求援,这种时候若周国不作为,半岛平衡很容易被打破。

    若周国直接下场,派兵出击,三国之间的平衡同样维持不下去,所以适当加强新罗的军备,让其能够抗下两国的进攻,倒是个不错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火器是不能卖的,所以卖滑轮弓,让新罗弓箭手在和敌人对射时有优势,守城也能多守几个月。

    滑轮弓的技术难点在滑轮,这滑轮必须用钢来制作,还得加工成奇怪的形状,为此要用上特制工具,所以购买者想仿制,很难低成本做出威力相近的仿制品,还不如买。

    现在,滑轮弓在实战中的表现不错,想来新罗会追加订单,但军售光靠小小的新罗市场可不行,无法为相关产业带来可观利润。

    所以要卖箭镞,争取达到月销售箭镞一百万枚。

    一百万枚箭镞,听起来很夸张,但仅仅洛阳军器监,箭镞的月产量就有十万枚。

    宇文温转出房间,来到隔壁院子,走进机器轰鸣的厂房。

    厂房里,是洛阳军器监新投产的箭镞批量制作机器,造价十万贯,蒸汽动力,五个人操作,全力开动时,日产新式破甲箭镞三千余枚。

    各主要军器监新投产的机器,得先回本才能为朝廷赚取利润,必须接大订单以销售新式箭镞,目标市场为天竺诸邦国。

    这种破甲箭镞的形状是圆柱底座、三棱头(带血槽),短却锐利,为无数次实验优化的结果,专破札甲甲叶,破甲效果很好,射无甲目标杀伤力也不错,又适合用机器批量制作,每枚成本二文。

    出厂价,每枚五文,运抵天竺后,优惠价每枚三十五文(折成铜钱计)。

    在动荡不安、诸侯相互攻伐的天竺,各诸侯领地内铁匠制作箭镞的成本,折合成铜钱计,最低都要五十文,破甲效果还差。

    强烈的价格反差,会让诸侯们明白什么是“造不如买”。

    各诸侯买了南洋贸易公司供应的箭镞,让工匠往箭杆上一装,再粘上箭羽,就能拿来用,抓紧时间超度无数罪孽深重之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箭镞的形状决定了对锁甲类铠甲的破甲能力较弱,南洋贸易公司销售的环锁铠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轰鸣的机器,看着哗啦啦落入簸箕的箭镞,脑补了一段对话:

    “敌兵有环锁铠护身,身中十余箭,却依旧活蹦乱跳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有专破环锁铠的破甲箭镞,客官了解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么,万一敌兵内穿环锁铠、外穿札甲怎么破?”

    “破甲利器滑轮弓,还有专用破箭镞,客官了解一下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眉毛一扬,天竺那边“天下大乱、多国纷争不休”,各诸侯领地又有大量香药、棉花产出,购买力很强,简直是军售最佳市场。

    眼前,箭镞落入簸箕、相互间撞击发出的声音,在他听来仿佛是铜钱之间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厂房外,吃饱喝足的白鹦鹉“一撮毛”,飞入厂房内,落在宇文温肩膀上,听着“叮叮当当”的清脆响声,扯着嗓子喊起来:

    “啊!财源广进,财源广进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