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二十四章 造不如买(续)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脆响过后,一支羽箭落地,候在一旁的士兵跑上来将其捡起,只见箭头微卷,再看看那稻草人“穿”的铠甲,看到箭矢命中出的甲叶只是留下白点。

    这一箭射中甲叶,不要说破口,连明显的凹痕都没有。

    七十步外,一名样貌英俊、身着锦衣的年轻人缓缓走上前,片刻后在一道横线边上停住,此时他距离稻草人大概五十步远。

    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头沾着白灰的羽箭,年轻人弯弓搭箭,瞄准稻草人,很快便撒放弓弦。

    羽箭射中稻草人的“左前胸”处铠甲,箭头一凝,箭尾却向前一“翻”,连带着整支箭都“翻”过稻草人。

    士兵上前查看,发现箭矢命中处,铠甲甲叶有凹陷,看得出甲叶变形,却没有破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继续向前走,从五十步距离来到三十步距离,射出一箭,这一箭终于“钉”在铠甲上,但士兵仔细检查了一下,发现箭矢只是刺透甲叶些许。

    年轻人再向前走,来到二十步距离,射出的箭成功刺穿稻草人身上的铠甲,但箭头依旧未能深入太多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在实战中,身着这铠甲的士兵,在混乱战场上即便被流矢射成刺猬,只要没有被射中诸如眼睛等要害,就不会丧失继续作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若这名士兵先穿上一件环锁铠,再穿上一领这样的铠甲(札甲),冲阵时存活的几率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在一旁观看射箭的新罗王金百净,看向旁边侍立的年轻人们,问道:“如何,这是中原皇帝赠送的宝甲。”

    这些名为“花郎”或“花郎徒“的年轻人躬身答道:“陛下,这宝甲果然坚固异常,胜我国铠甲多矣。”

    金百净点点头,有些无奈的说:“但我国工匠就是做不出如此坚固的铠甲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,你们再看看,中原皇帝赠送的宝弓,有何种威力。”

    金百净说完拍了拍手,那名射箭的年轻人走回最开始的地方——七十步距离处横线,从士兵手里接过一把造型略微怪异的弓。

    这张弓,远远看去和其他弓没什么区别,但仔细一看,就能发现在这弓的两侧弓梢处,各有一个转轮,而弓弦在这两个转轮之间绕来绕去,不是简单的连接弓梢两头而已。

    那名年轻人抽出一支羽箭,搭在弓上一根弓弦处,拉弓、瞄准,随后撒放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过后,羽箭直接射中稻草人前胸、钉在上面,士兵上来检查,发现箭头已经刺穿甲叶些许。

    在五十步距离上,年轻人用这弓再射一箭,羽箭直接射透铠甲,不要说箭头,就连前端箭杆都没入稻草人躯体内寸余。

    这张弓的威力之大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花郎们见着大王示意他们去试一下这中原宝弓,纷纷围了上去,拿起旁边摆着的另外几张弓,开始试射。

    花郎,是新罗贵族中的青少年武装团体,其成员称“花郎”或者“花郎徒”,首领则称为“花主”,或者“风月主”。

    贵族青少年加入花郎组织后,会聚在一起习武,还要学习作诗、作画、音乐,必要时奉命出征,或者在重大仪式上演奏乐器、进行才艺表演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仪式上承担这种职责的花郎,必须样貌俊美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对于新罗王来说,花郎组织是巩固王权的重要工具,吸收贵族青少年入花郎进行培养,也是拉拢贵族人心的一个手段。

    当然,花郎们可不是徒有虚表的花瓶,真要上了战场,是一支可靠的精锐战力,金白净为了提防西贼(百济)、北贼(高句丽)联手入寇,在积极备战的同时,也注意加强花郎们的操练。

    今日能够在金白净身边侍奉的花郎徒,都是花郎之中的佼佼者,个个善骑射,所以拿了中原宝弓一试,很快发现宝弓的不同之处:

    弓弦拉开之后,想要维持引而不发的状态,不需要费太多力气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一张弓的弓力越强,射箭者开弓所需要的力气就会越大,而开弓之后瞄准目标时,为了维持引而不发的姿势,要消耗大量臂力。

    如此来,瞄准不能持续太久,以一来会白白浪费力气,二来手臂会发抖,影响射箭的准头。

    但现在,给如此强弓开弓所需力气比想象中小,开弓之后瞄准目标,可以多瞄准一会,因为维持瞄准的姿态,对于拉弓弦之手(右手)不是太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特性的弓,花郎们刚上手时还有些不习惯,但射了几箭就能适应,因为维持开弓状态不会太费力,所以能够从容瞄准目标,保证命中率。

    那么,在两端弓梢各加一个转轮,就能有如此神奇效果?

    花郎们惊叹之余,仔细端详弓上的转轮,发现这些宽度有拳头大的转轮并不是实心轮,而是宛若车轮的镂空轮。

    金白净见着花郎们很快便适应了宝弓,心里十分高兴,让大家近前,示意随从讲述这中原“滚轮弓”的相关。

    之前,新罗使者出使周国,周国皇帝赠了十领宝甲和十张宝弓,让使者带回新罗,这宝弓的威力惊人,让人看过试射之后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如此威力巨大的弓,若能大量装备军队,那么官军在和西、北二贼交战时,获胜几率必然大增,所以必须能够自己制造。

    这种弓的结构很简单,无非就是在弓梢末端各加一个滚轮,再把弓弦于其中绕一绕,想来制作起来不会太难。

    所以,金白净让能工巧匠照着周国赠与的宝弓进行仿制,原以为不费吹灰之力,结果折腾了一段时间后,虽然制作出仿制品,但仿制品威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,似乎出在滚轮上。

    周国宝弓上的滚轮,实际上不是端正的圆形,而且其圆心有些偏,是为“偏心轮”,工匠们照着模样锻造出来的滚轮,用不了多久就会崩裂。

    这种滚轮材质应该是精铁甚至是钢,所以能在镂空状态下保持足够的强度,新罗工匠试图用实心铁轮替代,却发现威力相较于一般的弓没有多大提升。

    所以,这种“滚轮弓”看上去结构简单,但很难制作,即便制作出替代品(实心滚轮),威力也不如预期。

    如此战阵利器,想用却造不出来,如何是好?

    没关系,造不出来,可以买。

    向周国(北洋贸易公司)买,只要新罗付得起货款,想买多少,对方就能卖多少。

    金白净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们,忽然插话:“然而这种弓价格不菲,朝廷置办不起许多,只能优先装备给花郎!”

    “尔等是朕的锐士,是高贵的骨品武人,应该用上最好的弓,为朕和朝廷,击退一切来犯之敌!”

    “朝廷向周国订购的三百张宝弓,不日就要运抵京城,尔等要勤加训练,磨砺射术,日后二贼入寇,尔等定要在万军之中,一箭取敌将性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