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一十九章 洽谈

    倭国,京城,苏我氏邸,权臣苏我马子正与到访的“五桅船主”张鱼交谈,两人是老相识,所以没有什么多余的客套话,直接切入主题,谈起当前现状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入冬,而今年一年,倭国和周国(市舶司、北洋贸易公司)的合作一如既往的非常愉快,双边贸易额比前年增长了五成,前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来自中原的茶叶、丝绸、布帛、香药、蔗糖、纸张、书籍、铁锅,还有各种手工业制品,深受倭国国内各阶层人士欢迎。

    而倭国出产的黄金、白银、各类海产以及硫磺,同样是周国大量需求的货物。

    其中,以硫磺的需求增长最快,因为周国的纺织业、造纸业要用硫磺给纺织品及纸张漂白,所以硫磺用量很大(另一重要用途是火药)。

    对于倭国来说,开采硫磺可比开采、提炼白银方便得多,产量也多得多。

    所以硫磺成了双边贸易中倭国最拿得出手的货物,倭国靠着硫磺,从周国(北洋贸易公司)换回大量日用品。

    而两国合作的一个“大项目”,今年成绩斐然:双方对倭国北方大岛——虾夷地的攻略十分顺利

    大量捕获到的虾夷人(又称毛人),为倭国贵族们的庄园以及矿山增加了不少劳动力,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,所以苏我马子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。

    甚至那些旧贵族们也开始软化立场,在许多不是那么重要的朝政上,不在选择和苏我马子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对此,苏我马子很满意,所以,来年的“捕奴”事务必须加强,他要在今年结束前和说话绝对算数的张鱼谈妥相关内容。

    其次,被虾夷占据的“关东地区”,倭国朝廷必须取得实际性的进展,这需要周国(北洋贸易公司)的帮助。

    倭国本岛,是一个东西走向的狭长型大岛,倭国朝廷实控的地区是西半截,而大岛的东半截为虾夷占据,双方势同水火,不可能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东西交界处,有倭国设立的几个关隘,所以倭国朝廷实控的地区称为“关西”,虾夷占领的地方称为“关东”。

    如何将国土向关东拓展,是历代倭王关心的事情,但关东地区地形复杂,诸虾夷部落人多势众,所以对关东地区的扩张,进展一直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现在,苏我马子决定借助周国(北洋贸易公司)的力量,在接下来对关东地区用兵时,军队走海路,绕过虾夷重重设防的陆地区域,直接在其后背沿海地区登陆。

    在登陆点构筑堡垒,然后以此为据点,对虾夷发动进攻,使其首尾不能相顾。

    这一构想,需要强大的水师作为支撑,倭军的水师难挑大任,所以苏我马子想依靠周国(北洋贸易公司)进行。

    周国的海船,充当运输船,为倭国运送人员及物资,因为虾夷基本上没有像样的战船,所以这件事实际上风险不大,船队只需要提防海上风暴即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倭国需要大量精良的铠甲、兵器武装士兵,以便在和虾夷的作战中获得更大优势,这些铠甲和兵器,希望能从周国购买。

    对此,张鱼表示并无原则上的问题,但具体细则,得由公司相关人员到倭国洽谈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问题,才是最关键的:倭国计划向周国派出使节,相关事宜,需要提前和周国方面沟通,以求做到双方都满意。

    两国交往,实属寻常,之前倭国不是没派过使节前往周国,但现在情况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周国已经统一中原,实力雄厚,那么倭国遣使,要以何种合适身份来进行官方的交流?

    倭国一方,要如何称呼周国皇帝?

    而倭国国王,要如何自称呢?

    若周国遣使入倭国,倭国要如何接待来使?是倭王出迎,跪接周国国书,还是周国使节在京城将国书转交给倭国方面官员即可?

    对于周国而言,倭国就是“撮尔小国”,自然是没资格平起平坐的,这一点倭国方面也明白,不敢奢望什么,只是想以较为体面的方式,得周国一个封号。

    基于国内政治考虑,苏我马子希望使节此次出使长安,能为倭国国王讨回一个过得去的封号,而不会被过度“矮化”。

    毕竟,两国如今处于很默契的沉默期,官方往来全都通过市舶司、北洋贸易公司进行,所以能回避“倭国究竟是不是周国藩属国”这一敏感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是,那就意味着倭王王位的更替,都必须得到周国的认可(册封),就倭国国内的现状而言,谁敢推动这件事,谁就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所以,两国交往时的礼节和国书措辞,就成了关键。

    苏我马子当然不敢激怒周国天子,但也希望周国能够以一个比较体面的方式,给倭国国王一个过得去的“面子”。

    说白了,苏我马子极力主张两国互派使节,为倭王争取一个过得去的封号,此事一旦圆满完成,作为促成者的他,就可以借机刷声望。

    但为了避免政敌找到借口攻击他“让大王受辱”,所以要提前和周国这边沟通,看看口风如何。

    张鱼并不是周国的礼部官员,但作为周天子的心腹,苏我马子知道自己可以借助张鱼和周天子沟通,看看能否得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

    等到双方都谈好细节,倭国才会正式派出使节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不好办,那就维持现状,双方心照不宣,默默地开展双边贸易即可,正式的官方往来,就“以后再说”。

    为此,苏我马子写了一封亲笔信,请张鱼代为转达,上呈周国天子御览。

    这件事,张鱼插不上嘴,只能担任信使居中跑腿,而他此次来倭国,也顺便给苏我马子带来其侄女的家书。

    尉迟皇后的弟弟尉迟嘉德,在倭国博多寓居时,纳苏我马子的侄女苏我氏为妾,苏我氏为尉迟嘉德生下男丁,如今一家人都在中原相州邺城为故蜀王守陵。

    苏我氏的亲笔信,由张鱼转交到苏我马子手中,待张鱼返回中原时,会把苏我氏父亲的回信一并带回去。

    而苏我马子还有一件事,想通过张鱼探个口风,那就是当百济和新罗爆发大规模战争时,周国会持什么态度?

    是居中调停,还是帮其中一方(新罗)?

    作为一个经历多年政治斗争的人,苏我马子当然知道这种问题很难得到正确答案,但还是要问,因为他必须尽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,以便在以后的朝议里占上风。

    百济和倭国关系密切,不要说百济和新罗是仇敌,倭国和新罗也势同水火,一旦百济和新罗爆发战争,倭国必然站在百济这边。

    如果有需要,还会出兵。

    在倭国国内,谁在这个问题做出错误选择,谁就要倒霉,即便势力再大,也会众叛亲离。

    问题是一旦新罗向周国求援,周国的决定,会决定海东局势向何方发展。

    苏我马子看着张鱼,正色道:“张船主,此事事关我国国策,鄙人需要得到一个准确消息,以免为政敌所趁,举族倾覆,再无可挽回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此事非同小可,还请张船主一定给鄙人准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