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一十八章 碰面(续)

    大漠,雪白之中掺杂着土黄,黄沙与白雪,代表着炽热和寒冷两个极端,如今融合在一起,看上去有些矛盾,而这种矛盾,正是铁勒薛延陀部也咥可汗乙失钵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之前他派出使者,前往东面周国瓜州探探消息,使者回来时,带来了好消息:

    周国的大官正好在瓜州,会见西域诸国使节以及胡商,鼓动大家多来瓜州做买卖,所以欢迎也咥可汗到访。

    也咥可汗不敢贸然前往,再派使者前去洽谈具体事宜(摸底),然而对方继续“热情相邀”,邀请他本人去瓜州碰面。

    所以,也咥可汗如今在纠结该不该去。

    他就怕落得数年前,百余名铁勒首领在聚会时被屠杀一空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乙失钵为铁勒薛延陀部首领,而铁勒各部臣服于突厥(西突厥),后来实在受不了西突厥的严酷剥削,多有怨言。

    时值西突厥达头可汗败亡,泥厥处罗可汗阿史那·达曼取而代之,泥厥处罗可汗认为铁勒各部有叛乱的倾向,于是借着召集铁勒各部首领议事的机会,将与会的百余名铁勒首领杀害。

    对方如此残暴,让铁勒各部敢怒不敢言,但“敢怒又敢言”的薛延陀部首领乙失钵咽不下这口气,和契苾部的首领歌楞一道率部出逃,自立汗国。

    歌楞自称易勿真莫贺可汗,乙失钵自称也咥可汗,带着薛延陀部在燕末山一带定居。

    为了部族的发展,也咥可汗操碎了心,率领部众四处出击,试图臣服一些小部落,让其归顺自己,以便壮大实力,或者讨要一些好处,稳定部众人心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他曾经率部东进,进攻周国的瓜州地区,结果吃了个大亏,伤亡不小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该服软就得服软,也咥可汗很快派出使者向周国请罪,并表示愿意归顺周国,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是想要些好处,弥补损失。

    周国对此不置可否,没有进一步表态,却也愿意和也咥可汗展开边市,但薛延陀部没太多可以贩卖的货物,所以双方的关系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现在,周国有大官在瓜州,对于也咥可汗来说是一次机会,如果能借此机会从周国捞到一些好处,那再好不过,可万一他去瓜州州治敦煌,被对方抓住一刀砍了。。。。

    敦煌又称“鸣沙”,也咥可汗如今就在距敦煌百余里外的沙漠里扎营,他要去敦煌,策马疾驰一日便到,但犹豫了数日,依旧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现在,看看部众们那期盼的目光,看看寒风中破败的一顶顶帐篷,也咥可汗知道自己必须冒这个风险,否则日子在这么过下去,会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若能以表面臣服,从周国那边弄回来一些好处,对于鼓舞人心是很有帮助的,而也咥可汗意识到西突厥的泥厥处罗可汗之所以放着他不管,是因为还要对付东突厥的意利珍豆启民可汗(启民可汗)。

    再过几年,等泥厥处罗可汗缓过劲来,恐怕不会放过胆敢自立的薛延陀部、契苾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也咥可汗一咬牙,向左右说道:“备马!去敦煌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步迦可汗还活着?在西海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不过‘步迦’这个汗号是僭称,可汗应该称其达头可汗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。。是小汗弄错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可汗既然愿意为皇朝效命,本官自当上奏天子陈情,只是先前多有误会,恐怕天子想要看看也咥可汗是否诚心实意。。。”

    敦煌官署内,奉命西行招抚西域诸国的大使裴世矩,正与到访的铁勒薛延陀部也咥可汗交谈,当然,因为语言不通,双方的交谈通过通事进行。

    也咥可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敦煌后,发现城里有许多国家的使节,还有许多胡商,于是心定了许多,因为周国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了他。

    和这位姓裴的“天使”碰面后,也咥可汗很快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:先前不知所踪的西突厥步迦可汗(达头可汗),竟然躲到天山南麓西海地区的吐谷浑去了。

    面对也咥可汗请求归顺(寻求庇护)的请求,裴世矩的要求很简单,那就是让薛延陀部进攻对周国不敬的吐谷浑,最好抓获大势已去的达头可汗,以具体行动展现诚意。

    当然,若薛延陀部觉得没把握,还可以拉契苾部一起动手。

    吐谷浑的实力,也咥可汗有所了解,他觉得即便自己单干,给吐谷浑的慕容可汗一个“惊喜”应该没问题,而进攻吐谷浑,即便抓不到达头可汗,能够趁机抢掠大量人口牲畜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但为了更有把握些,确实最好拉着易勿真莫贺可汗(歌楞)一起出兵。

    “只是如此以来,总得先有些好处拿到手,不然心不定啊。。。。“

    也咥可汗如是想,却不知如何开口,他见这位姓裴的周国大官面容和善,看上去像是个大好人,而且说话也和气,于是琢磨了片刻,勉强开口:

    “小汗愿意为大周可汗。。。天子效命,只是。。只是现在手头有些紧,眼下又已入冬,若来年春天动手,过了冬要补膘的马儿,总是要多吃些草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反正就是“我愿意出头打吐谷浑,但打仗前能不能给点好处应付一下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此,裴世矩早有预料,天子派他西行,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守株待兔,等也咥可汗自己找上门来接触,然后许以一些好处,驱使对方为周国效命。

    天子决定,以薛延陀部(最好加上契苾部)为奇兵,翻越天山山脉,自北而南向西海地区的吐谷浑发动背后袭击。

    现在,对方期期艾艾的开口要甜头,裴世矩当然不会拒绝,己方早已备下的好处,是也咥可汗无法拒绝的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看着对方,说道:“可汗,三百口铁锅,六百领铁甲,一千柄铁刀,铁镞箭矢万支,不知可否让贵部勇士胆气大涨?”

    “啊?铁、铁、铁。。。。”也咥可汗被惊喜惊得话都说不利索,待得听到这位周国大官重复了一遍(通事又翻译了一遍)后,激动得起身就要磕头,被裴世矩扶住。

    裴世矩不认为扶持薛延陀这种游牧部族是好事,迟早养虎为患,更别说还送铁甲和兵器,但周国如今有火器,那么局面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有火炮拱卫的敦煌城(鸣沙城)固若金汤,即便有数万身着铁甲的敌兵来犯,在火炮面前也只能血流成河,至于野战,在火器面前,铁甲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所以,送些许铁甲、兵器,过去是资敌,现在没什么大不了,对方不老实,日后自然有官军来收拾,裴世矩目前的任务,就是让薛延陀部当一条听话的猎犬。

    “可汗,天子很想看看贵部的表现如何,所以,西海之事,想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?”

    几近于喜极而泣的也咥可汗,几乎要拍着胸膛保证:“天使请放心,来年定要让吐谷浑好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