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零三章 宝贝

    “这八角茴香,简称八角,别名大茴香,又名舶茴香,自古都是从南洋舶来,故而有此称呼,如今可不一样了,桂州的荒山野岭也有这东西出产。”

    “八角茴香有真假之分,可不能弄错,因为假八角有毒,误做佐料,吃了会引起各种不适,具体如何分辨,郎君请看这边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临桂城内某邸店,化名“余郎君”的宇文维乾,以行商的身份,来此洽谈八角茴香的进货事宜,他一口关中音,本来很显眼,但如今临桂城里天南地北的口音都有,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邸店伙计十分热情,拿出几种状若八角星的植物果实,向“余郎君”讲解如何分辨真假八角。

    所谓八角,实际上是由八枚“骨突果”聚合而成的八角星状“聚合果”,真八角,果实为浅棕色或红棕色,果体厚实,单瓣果实前端平直圆钝货钝尖。

    真八角的香气浓郁且强烈,滋味辛、甜。

    假八角之一:“红茴香”,颜色比真八角红,故而得名,其骨突果一般是七到八枚,所以有时看上去是“七角”,果体单薄,单瓣果实前端尖而向上弯曲。

    红茴香的香气较弱,味道偏甜。

    假八角之二:“地枫皮”,由十到十三枚骨突果组成聚合果,红棕色,果实整体瘦小,外观一看就不是八角星,香味平淡,有涩味。

    假八角之三:“莽草”,由十到十四枚骨突果组成聚合果,果实很薄,同样是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八角星,香味更淡,吃了会麻舌。

    伙计的介绍简单明了,宇文维乾很容易就分清楚何为真假八角,店伙计收好“样货”,继续向客人介绍起八角的相关故事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三种假八角在江南各地、岭表(岭南)各地山区都有野生,所以人们都认为只有南洋才产真八角,故而八角茴香是南洋香药之一,价格昂贵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,随着朝廷分岭南为东西二道,又分桂州总管府设邕州总管府、容州总管府,朝廷对于岭南西道的开发力度加大,原先认为的蛮荒之地,渐渐有许多宝贝开发出来。

    真八角就是其中之一,又有一种香药名为“木犀”,这东西是桂树上的花朵,故而又名“桂花”,其香味清淡,虽然比不上龙涎香,但却和具备浓郁香味的龙涎香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世间常以兰花比喻君子,这“木犀”(桂花)的香味清香淡雅,恰到好处,正符合清流名士的需求,所以和八角一道,成为岭南西道最热门的名产之一。

    仅次于蔗糖,还有生口。

    伙计一番长篇大论,说到最后,眼巴巴的看着“余郎君”,“余郎君”觉得对方挺不容易的,点点头,示意随从订货。

    作为皇子,他不需要靠做买卖盈利,而且岭南方物在宫里也不缺,更别说皇宫名下商社,本来就从岭南进了大量的八角茴香和木犀,所以,宇文维乾本打算进行纯粹的市场调查而已。

    但人家如此热情,说了那么话,怕不是说得口干舌燥,于是宇文维乾意思意思进了一些八角,也算是当做礼物,带回去送给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调查桂州的市场行情,这是父亲定的任务之一,宇文维乾作为岭南西道观察使来桂州,当然不是来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在临桂城,流通券居然也能流通(商业买卖),让宇文维乾颇为惊讶,不过想想也就释然:临桂城里有商会,还有各家知名柜坊的分号,其中还包括日兴昌,有了信用担保,流通券流通起来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宇文维乾走出邸店,漫步街道,看着熙熙攘攘的行人,又看看远处那湘桂贸易公司分号的大招牌,犹豫了一会,还是没往那边去。

    他是“微服出巡”,可不能去那地方坐坐,毕竟湘桂贸易公司做的是大宗货物买卖,他“囊中羞涩”,去那里除了暴露身份,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湘桂贸易公司,是参考两洋贸易公司架构组建的大商社,同样是“官督商办”,同样对外公开招股,以潭州总管府为根基,向南开拓商路。

    公司吸收潭管、桂管以及岭南各地豪强大户为大小股东,吸纳大量民间资本,组织无数商队、捕奴队,在桂管、容管、邕管三地进行大规模经营。

    围绕三管的州郡设置,开辟种植园、商屯、贸易据点、僚市(奴隶市场),从年头忙到年尾。

    湘桂贸易公司成立没几年,但业绩却逐年暴涨,其发展势头之迅猛,靠的就是火轮船带来的便利水运,以及朝廷允许使用火器。

    有了火器,商队、贸易据点、定居点才有了可靠的安全保障,而有了火轮船,甘蔗种植园出产的蔗糖,收购来的八角、木犀、生口,全都能以较低成本经由水路外运。

    水路枢要是东西交界处的苍梧,大量船队抵达苍梧后,要么满载货物东进,顺流而下前往广管,要么在苍梧入桂水北上,前往桂管。

    然后经由灵渠或者陆路翻越大山,进入潭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量武装移民团携带火铳、轻型火炮,乘坐火轮船进入桂管、容管、邕管,在朝廷许给他们的新天地,开辟定居点,开荒种地,或者开辟新的种植园。

    邕州、容州的州城,已有大量中原移民定居,加上大量寓居的商旅,两座州城各有逾万户的居民,据说城内热闹非凡,曾经被视作蛮荒之地的岭南西道,已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身处桂州州治临桂的宇文维乾,深深体会到这点,临桂是中原进入岭南西道的门户,他抵达临桂后,短短十来日,就有十几支移民团在城内落脚,然后乘坐火轮船沿着漓水(桂水在临桂河段的别称)南下,前往苍梧。

    到了苍梧,折向西,沿着郁水前往容管、邕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有大量捕奴队反方向过来,带着大量生口前往潭管,将“货物”卖给翘首以盼的煤矿矿主们。

    临桂的人气之旺盛,和之前那边陲荒城的传言完全不同,宇文维乾看着喧嚣不已的商业街,感慨着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”。

    随后想起父亲说的那段话。

    大周疆域那么大,却没有哪块土地是多余的,绝不可轻言放弃,别看有的地方现在是荒地,可谁知道会不会哪天就在地里发现了什么宝贝呢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