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百零二章 打听

    码头,分客货两个区域,各自靠泊着许多火轮船,杜淹此时是在货运码头里转悠,一座座蒸汽起重机轰鸣着,不停装卸着货物,他对这嘈杂场景十分适应,和别人的交谈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杜淹因为公务的原因,和渭口港官吏算是熟悉,所以他问问题,别人也愿意回答,不过不该问的问题,杜淹不会问,问了,别人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火轮船问世迄今不过数年,但已经深深影响到大家的日常生活,仅就官员而论,大家从长安出发去外地公干、上任,基本上都乘坐过火轮船,

    譬如从长安去河东、并朔,以前是从同州——蒲津河段过河,走的是陆路,现在都是在渭口或蒲津坐船,走水路,昼夜兼程,省时省力。

    虽然火轮船的毛病是吵,但客船的设计尽可能避免客舱靠近机舱及水轮,所以除非特别挑剔的人,一般都能忍。

    随行人员、家眷,所有人的起居都在船上,两三日时间就能抵达目的地,可比骑马赶路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通济渠、永济渠的通航,使得火轮船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,河北、河南、两淮、江南,天南地北的官民出行,都越来越依赖火轮船,货物输送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运河加上火轮船,使得关东物资输入关中愈发方便,只是有一处天险作祟,使得黄河中下游河段航运脱节。

    那天险就是有中流砥柱之称的砥柱山。

    砥柱山河段,水流湍急,行船十分危险,即便有了火轮船,想要通过砥柱之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所以关中、关东之间的人员、物资往来,要经由水陆转运。

    水陆转运终究麻烦,若是没有如鲠在喉的砥柱山,满载物资的火轮船从永济渠、通济渠入黄河后,可以直接抵达渭口、或者前往河东甚至河套地区,反之亦然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根鱼刺要怎么拔,引发许多议论。

    朝廷有猛炸药,开山劈石异常犀利,如今横贯太行山东西、连接晋阳和邺城的井陉,连接蜀地和关中的蜀道,连接山南荆襄和关中的武关道,都是靠猛炸药才得以拓宽。

    又有翻越伏牛山、连接荆襄和洛阳的三鸦道,同样也是靠着猛炸药拓宽、截弯取直。

    既然猛炸药这么“猛”,大家都想将砥柱山炸掉,把这根插在黄河河道上的刺拔出来。

    杜淹不太懂河道疏浚之事,但他也觉得这砥柱山是该解决了,却有些疑惑:“这是个好主意。。。。。莫非还有难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杜兄想来也见过砥柱山,这山屹立河中数千年不倒,可见其质地坚硬。”

    那吏员和杜淹很熟,所以相互间称兄道弟:“这质地坚硬,不是说猛炸药炸不开,问题是炸断之后,整座山倒在河里,搞不好就如滚水坝挡在河道上一般。“

    “届时水位上涨,沿岸地区受灾不说,日后再想将其炸碎,可山体都倒在河里,又如何炸得了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那先把水面上的山体炸碎,将碎石运走,如此一来不就安全许多?”

    “说得没错,问题是如何将碎石运走?这炸药一炸,碎石到处乱飞,滚落山脚就直接入河,届时谁也说不准会有多少大块碎石堆积在河中,所以一直都在琢磨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杜淹闻言默默点头,他在南中,参与主持东川铜矿的大开采,自然就要用猛炸药开山修路,以便人员物资进出,炸开的碎石滚落山脚,可以从容处理,但落到河里,就只能祈祷碎石被河水冲走而不是堆积起来。

    砥柱之险,如鲠在喉,能解决的人,必然前途大好,但这功劳可不是那么好拿的。

    他在思索,那吏员继续说着:“还有,莫要以为砥柱之险只是那突出水面的山峰,实际上砥柱山周围、河面以下,还有暗礁,与砥柱山一道使得河水形成三股激流,形同三门,构成砥柱之险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砥柱下游,百余里河段,激流险滩不断,舟行其上,依旧险象环生,如今也只有火轮船能从容航行,若炸了砥柱山,碎石为河水冲走,堆积在下游险滩之中,是否会影响河道航运,仍未有定论。”

    几位议论着砥柱之险,不远处靠在码头上的一艘火轮船,维护完蒸汽锅炉的船员们,跑到甲板上透气。

    身着工作服的武士彟,一身煤灰,面上也是如此,直接坐在甲板上,靠着船帮休息,他现在还是技术学校的学生,如今是实习,跟船往来并州晋阳和关中渭口,忙得不行。

    机舱里很吵,无论是锅炉工还是技术员,说话时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喊,久而久之,都变成了大嗓门,又因为工作环境很吵,所以武士彟和同事的听力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。

    没办法,干这行就是这样,火轮船的动力装置很复杂,一般人学不来,所以能够成为技术员,待遇都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看在钱的份上,耳背些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如今是盛夏,烈日当空,但比起高温的机舱,甲板上反倒凉爽一些,武士彟感受着“凉风拂面”,看着码头上的蒸汽起重机往船里货舱吊装货箱。

    他工作的货船,从晋阳出发,出发时满载小茴香,到关中渭口卸货,小茴香是一种很香的调味料,所以船上弥漫着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现在,起重机从岸上吊来的货箱,也带着淡淡香味,但这香味和小茴香的香味不同,武士彟闻得出来。

    武士彟学开火轮船,为的是日后做航运,自己做船主,而不是一辈子开船,所以实习期间,他时刻留意火轮船航运的各种内情。

    哪种货物比较好卖,运输哪种货物比较划算,以及来自天南地北的货物其进价如何、售价如何,这都是武士彟打听的内容。

    他的这种行为,实际上在船员之中很普遍,不过轮船招商总局不怎么禁止船员打听行情,因为这一行的发展前景广阔,对运力的需求很大,招商总局巴不得更多的人投入到这个行业中来。

    随船押货的“保镖”,和船员们关系不错,见着勤学好问的武三郎打听起这些正在装卸的货物,也不避讳什么,直接坦然相告:“这是大茴香,来自岭南的大茴香”

    武士彟问言恍然大悟:“啊。。。。大茴香?”

    “对,又称舶茴香,或者八角茴香,之所以称为大茴香,自然是对应小茴香。”

    按说押货的人,不该跟旁人提起货物是什么,免得招来觊觎,半路遇劫,但来自岭表的大茴香,如今可是热销货物,从渭口去并州或者河套的火轮船,基本上多多少少都装有大茴香。

    虽然同是调味的香料,小茴香和大茴香的风味各有不同,并朔之地的大户吃惯了小茴香调味的肉食,偶尔换换口味,用南方的大茴香调味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同样,习惯了大茴香调味的南方大户,偶尔用小茴香给肉食调味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这年头,寻常百姓可不怎么吃得起肉,所以对大、小茴香的需求不是很大,但天底下富贵人家还是多,故而调味香药的买卖越来越红火。

    武士彟没见过大茴香,不清楚其别称“八角茴香”有何出处,所以疑问较多。

    那保镖闲得无聊,见着武士彟问题多,正好打发时间:“八角,当然因为这大茴香的形状是八角形。。我跟你说,都说岭南烟瘴之地,如今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蔗糖就不多说了,有多少要多少,如今本是南洋舶来之物的大茴香,原来在岭南也有,尤其是桂管、容管和邕管地界,数量还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那些野人不识货,所以荒山野岭里的大茴香无人问津,最近这些年,那些岭表豪族还有各地豪商,都心急火燎的去三管之地抢地盘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