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九十四章 立天元一

    从甲、乙、丙、丁四县征调民工修筑河堤,这段河堤的横截面是等腰梯形,已知两端上下底之差,两端高度差,一端上底与高度差,一端高度与堤长之差。

    且已知各县出工人数,每人每日平均取土量、隔山渡水取土距离、负重运输效率和筑堤土方量,以及完工时间等。

    求每人每日可完成的土方量,整段河堤的土方量(河堤体积),以及这段河堤的长度、两端高度、两端上下底宽度,以及各县完成的地段长度等。

    问题总共有四个,前两个问题是相对简单的算术问题,后两个问题要经过推导和“几何”变换,涉及“三次方程”,所以算起来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还好,我会。

    邓全松了口气,又审了一遍题之后,闭上眼,用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洒在地上,反射回来有些刺眼,还好不会影响心情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考场考了明经、史传两科,如今是明算科,考完之后,乡试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邓全睁开眼,拢了拢算筹,开始摆筹式,这道题对于他来说不算难,但要用算筹来计算这个应用题,摆出的筹式很复杂,稍有不慎就会出错。

    所以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一根根竹签(算筹),在他的摆布之下,于书案上变换着各种形态,宛若沙场之上,列出堂堂之阵的兵马,将迎面而来的攻势接连化解。

    邓全喜欢算术,喜欢筹算,喜欢摆布算筹时的感觉,所以即便当珠算兴起,大有取代筹算之势,他也绝不会去学珠算。

    珠算太吵,而西阳算术的解题算式,一样能用算筹摆出来,所以我为何要学珠算?

    邓全如是想,手一直不停,即便隔壁号舍传来噼里啪啦的打算盘声,也影响不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他是族学之中成绩佼佼者,历经十二年寒窗苦读,于前年秋天考中童生,随后开始备战乡试,各种习题不停的做,又在求学社订期刊,随时关注算术新动向。

    此次在豫州举办的乡试,他是族学唯一的参考者,是全族唯一希望,所以,无论如何都要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邓氏族人虽多,却没什么家学流传,族学的建立,也不到二十年,所以在经义、史传这两方面,基础很弱,即便邓全十分用功,明经、史传的成绩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昨日考完之后,邓全自己估了分数,不觉得会有突破,所以他能够依仗的,就只有算术这个强项。

    得益于求学社教师的指导,邓全对考试技巧掌握得比较好,无论哪一科考试,试卷发下来后,首先要写籍贯和姓名,还有考试号码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做题,不是一题题往下做,而是选择先易后难,将有把握做出来的题先挑着做了,留着难题在后面慢慢啃。

    现在,明算科的考试,邓全已经快要写完试卷,将眼前这道应用题做完,他有把握拿到八十分,尚有七八分的上浮空间,但要突破九十分很难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想要靠着明算的成绩拉总分有些吃力,所以,还是得看附加题。

    邓全收回思绪,将计算结果记在草稿纸上,随后收起算筹,再验算了一遍,确定结果无误,于是在草稿子上将算式逐一列出,然后誊抄到试卷上。

    明算科的考试,计算题和应用题不能光写一个结果,得把计算过程也就是算式写出来,每个步骤的算式都是得分点,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若算式错,光有结果对是没用的,等同于随便猜的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邓全好容易将题目解答完毕,仔细检查了三遍,确定无误,将笔放下,闭目养神,等着考官发放附加题。

    附加题,是在各科考试试卷之外,附加发放的一道试卷,试卷内只有一题,满分十分。

    附加题的设置,算是给考生一个额外加分的机会,若在附加题得分,其附加分会加到该科成绩中去,但不会突破满分一百分的限制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让某科学得很好的考生,得一个满分的机会。

    朝廷开科举,设三科联考,以三科总分定名次,若总分相同者,以单科最低成绩为次,这是朝廷防止考生过度偏科所做的规定,与此同时,也给偏科的考生以些许弥补,那就是附加题。

    一分之差,就能决定一个考生能不能上榜,十分,对于竞争激烈的考试来说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十分可不好拿。

    科举考试分四级,除去童子试不说,乡试、会试、殿试,难度是逐级增大,乡试的附加题,难度达到会试级别,所以这十分可不好拿。

    拿不到满分不要紧,计算题和应用题,并不是必须做出正确答案才能得分,只要解题步骤中,达到了得分要求,依旧能得几分。

    前日的明经科、史传科,各自有附加题,但邓全都不会做,即便是蒙,好像也蒙不到一分,所以他的希望,全都集中在明算科考试的附加题上。

    不奢求拿满分,多拿一分是一分。

    忽有悦耳铃声轻轻响起,各巡场吏员向考生们宣布当前时间为下午十四点五十分,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两小时十分钟(十七点结束),接下来,开始发放附加题。

    附加题只有一题,却给了两个小时的答题时间,可想而知难度不会低。

    邓全拿到对折的试卷,还未打开,只觉心跳加速,接下来他能不能从附加题里拿到分,就看这题目难度如何。

    在心中向佛祖许了愿后,邓全深吸一口气,将试卷打开,先把籍贯、姓名、考号写好,然后看题。

    随后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汗珠瞬间就从额头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道应用题,其计算要求,靠常见的算式来算,极其麻烦,短短两个小时根本就不够。

    但若是用另一个算法却可以。

    那就是天元术。

    天元术,是前年秋天在黄州州学出现的一门算法,据说可以解决不少实际应用问题,按照西阳算术的用语,此术名为“列方程”。

    用天元术进行计算,若用算筹来摆,其算式为“天元式”,天元式十分诡异,如果对此术不熟悉,根本就摆不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此术,若不熟练,计算过程中很容易摆错算式,又或者摆对算式,但整个计算过程耗时不少,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够熟练掌握的。

    天元术问世到现在不过一年时间,公开发行的刊物之中,只有求学社和黄州州学联合出版的期刊有刊载,而且还是特刊。

    那期特刊,是天元术的专刊,厚度像砖头,价格是正常期刊的十倍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求学社的期刊在各地州学都有订阅,但这期特刊,未必有很多人看过。

    而我,看过那期特刊,但是,看不太懂啊!

    邓全此时脑袋一片空白,他是族里唯一的指望,又因为擅长算术,所以那期特刊,族学还是买了,然而其内容太过高深,即便列有筹算算式和西阳算式图解,从求学社请来的老师,也只是看懂个大概。

    邓全有空的时候,不时翻看特刊琢磨这天元术,如今处于似懂非懂的状态,对于天元式,好像记得,好像又记不全,所以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肯定能从这附加题拿到几分,问题是,最高能拿到几分?

    很可能就差那一分便能上榜了!

    邓全此刻心如鹿撞,汗出如浆,双手颤抖,几乎拿不住算筹,好不容易才想起老师的话:“切记,考试时,得一分是一分,集腋成裘!”

    他用手抹了一把脸,连续深呼吸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随后拢了拢算筹,仔细回想自己看过的内容。

    行天元术,列天元式,首先要“立天元一为某某”,若以西阳算术而言,便是“设未知数为某某”。。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