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鱼多吃

    太子挂帅,讨伐吐谷浑,此事有些眼熟,王頍忽然觉得眼前一花,仿佛回到了三十多年前。

    武帝宇文邕,召集王轨、宇文伯举、宇文孝伯等心腹大臣商议,决定让太子宇文赟挂帅,讨伐吐谷浑。

    那时,他只是一个小小郎官,在殿外候命。

    三十年世事变迁,又有一位父亲为了让儿子立军功,费尽心思布局。

    王頍收回思绪,瞥了一眼宇文温,心中快速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天子想让太子挂帅西征立军功,以此抵消燕王东征大胜归来的影响,天子觉得对太子有亏欠,所以要弥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要再次向朝野内外表明,即便太子的娘家为尉迟氏,太子的地位也不会有丝毫动摇。

    所以,直接下令就好,何必多此一举?

    王頍接过许绍递来的资料,慢慢翻看着,以此拖延时间,也好将思路捋一捋。

    他知道天子多疑却善断,所以对于这件事本不该纠结的。

    太子作为储君,有大义名分在手,实际上不需要什么军功,也不需要以军功向百官证明什么,相反,若领兵出征,一旦出师不利,反倒会影响声望。

    其次,太子不应长期远离京师,否则一旦有变,很容易被人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说,王頍反对太子挂帅西征。

    但作为一个父亲,他很理解天子的决定,天子有许多儿子,虽说嫡庶有别,做父亲的却都希望儿子成才,有一个好的前途,所以庶出的长子,得了东征大功。

    太子本就因为娘家人的缘故,处境有些微妙,若有军功在手,也能平息一些质疑,如今燕王立了大功,很容易被人以此挤兑。

    故而,太子必须要立军功,毕竟这事有前例,很好办。

    但天子却不如以往那样,竟然纠结起来,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出在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按照最新的说法,吐谷浑所处西海地势很高,以至于空气稀薄,“大气压变低”,所以平原之人到了那里,很容易出现“高原反应”。

    出现了“高原反应”,轻则头晕脑胀、精神不济、全身乏力,重则呼吸不畅、昏迷不醒,甚至会因为伤风感冒而暴毙。

    大概,天子怕太子挂帅西征会得“高原反应”,以至于发生不测,所以在犹豫。

    是这样么?

    王頍想了想,认为应该不是。

    太子挂帅,各项军务肯定是让长史等僚佐负责,若怕有“高原反应”,其本人留在河州即可,美其名曰“运筹帷幄之间、决胜千里之外”,不需要入西海。

    许绍、史万岁、宇文十五和杨济,赞同太子挂帅西征,也提出让太子坐镇河州居中调遣,不需要亲临前线,按说正合天子之意,结果天子还要听听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所以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頍心中计较已定,向天子提出自己的建议:不如来个‘一鱼多吃’。

    他首先表态:吐谷浑是必须敲打的,但不需要灭其国,实际上也灭不掉。

    那么,与其联合突厥对吐谷浑用兵,不如换个人选。

    那就是让活动在天山北麓、西突厥的铁勒各部动手,以接受对方效命为甜头,让其翻越天山,从北向南进攻吐谷浑,而周国不需要动手,就等着吐谷浑的慕容可汗焦头烂额,上门求救。

    届时,巡抚陇右的太子,正好居中调解。

    作为条件,周国(太子)可以要求吐谷浑可汗慕容伏允交一个人出来,那就是众叛亲离、逃入西海避难的西突厥达头可汗。

    达头可汗到底在不在吐谷浑国内,没人有十足把握,姑且判断对方在。

    若事情进展顺利,吐谷浑经此一难实力大损,又顾忌铁勒各部再次南侵,所以只能向周国屈服,不敢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其次,铁勒各部从此亲近周国,而周国可以借着扶持铁勒各部,把西突厥国内局势弄得更乱,甚至借机将西突厥弄得四分五裂都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第三,若得了达头可汗,交给东突厥的启民可汗,也是不错的选择,可以进一步拉拢启民可汗。

    第四,太子解决了吐谷浑的问题,又说得铁勒各部投靠周国,自然声望大涨。

    此即为“一鱼多吃”,比起与突厥合兵讨伐吐谷浑,好处要多得多,而周国也不需要大动干戈,坐享其成即可。

    王頍见宇文温沉吟着,若有所思的样子,自己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西突厥如今内乱,治下铁勒各部又早有不臣之心,其莫何可汗实力雄劲,必然想要有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前些年,铁勒兵犯周国凉州总管府边境,被边军击退,随后厚着脸皮遣使求和,想要投靠,如今得了一个盼头,自然会倾向于动手。

    加上攻打吐谷浑能抢夺牲畜、人口,扩充实力,甚至还能击杀昔日高高在上的达头可汗,以此震慑其他部族,可想而知莫何可汗会如何的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待得吐谷浑再次服软,周国可以借助铁勒各部,加速西突厥的瓦解,阻碍东突厥的启民可汗统一东、西突厥,这也是不错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中书令。”杨济忽然发话,见着大家看向自己,便问:“铁勒之于突厥,恐怕类似突厥之于柔然,皇朝扶持铁勒,就不怕养虎为患么?”

    “当年,柔然为锻奴突厥所灭,而新起的突厥要比柔然更加凶猛,若铁勒灭了突厥,即便只是灭了西突厥,恐怕其威胁也不会小。”

    听得杨济质疑,王頍点点头:“此是自然,养虎必为患,可皇朝有火铳、火炮,还有火轮船支撑的黄河航运,在此前提下,养出来的就只会是一条脖子栓了铁链的猎犬,杨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杨济想说些什么,但终究没说出口,史万岁思索片刻,也认可王頍的建议,许绍和宇文十五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有了火轮船支撑起来的黄河航运,使得朝廷可以高效、低成本的向河套地区输送人员、物资,甚至可以直接驻扎重兵在阴山一线,随时出击草原,或者策应河西。

    有了火铳、火炮,周国在河西的州郡城池,城中军民可以据城死守,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围攻都无所畏惧,耗上数月甚至大半年,等来援兵。

    周国的国力正在快速增长,再过数年,即便铁勒真的变成了中山狼,也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,因为到时候,周国会有更多的兵力可以投入到草原。

    所以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思索片刻,眼睛一亮,对于王頍的建议表示满意:“此策甚妙,正合朕意!”

    好个‘一鱼多吃’,这下我儿子的声望可得蹭蹭蹭往上涨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