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八十四章 异变

    下午,逛完西市的宇文温,带着杨丽华转到顺风镖行分号,看看这个已经成立近二十年的镖行,现在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顺风镖行分号掌柜李新禾,得宫里侍卫提前一步通知,知道天子微服出巡至此,早已做好准备,但不声张,以迎接东主巡视的排场来接待“余东主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确实是顺风镖行的东主之一,还是大东主,但他不怎么干涉镖行的事务,分号掌柜李新禾认得宇文温,毕竟当年在黄州,宇文温还是“宇文使君”时,李新禾就在宇文温面前混了个“眼熟”。

    但其他伙计却不认得,只知道是向来不露面的大东主来了,一个个紧张起来,生怕哪里做得不好,让东主揪住不放,丢了饭碗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着上门办理“业务”的客人不少,不想打扰镖行的正常运营,便让李新禾前面带路,到后院镖师们习武的演武厅里看看,顺便问些事情。

    演武厅里,许多年轻的镖师正在训练,此刻进行的训练项目是躲箭,手持一把佩刀的镖师,必须在五十步距离上,化解教头所射三只箭,才算合格。

    化解,可以是用竹刀将训练箭拨开,也可以直接躲闪,反正不能让训练箭射中身躯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一旁看了看,见着几名上场的镖师都做到了“箭矢免疫”,满意的点点头,开始问问题:“去年一年,长安分号,镖师的伤亡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李新禾答道:“回。。。东主,分号无一人死亡,伤分轻、中、重,其中又有重复,轻伤不计,中伤一百一十二人次,重伤三十六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听到这里,眉头一皱:“重伤?沿途还是有许多剪径强人?”

    “回东主,这亡命之徒总是有的,为了钱财,什么都不顾。”李新禾说完,又补充:“不过天下承平,如今走镖,可比当年安全多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历史里,得官府承认的镖行(镖局),要到清(中期)才伴随着山西票号出现,而在这个时代,镖行是随着黄州工商业的兴盛而出现。

    新生的镖行,既以提供安全保障的方式收取费用,护送商旅及贵重货物前往目的地,又作为各工场、商社的“合作伙伴”,为其跑腿,将各类制品(商品)送往各地交货。

    第一项服务内容,就是历史上镖行(局)的“主业”,第二项服务内容,使得镖行具备了“物流公司”的特性,随着黄州工商业的快速发展,这一特性,让各源自黄州的镖行发生了异变。

    虽然柜坊的发展也很迅速,来自柜坊的服务需求同样逐年递增,但相比工商业的需求,柜坊的需求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黄州工商业的爆发性扩张,使得各镖行的“营业额”中,“物流”所占比例越来越大,而当叶宛漕渠、永济渠、通济渠通航以及火轮船的出现,镖行的“物流”特性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各镖行和各商社、工场以及签订契约,及时为其押运货物前往不同目的地,持续多年的良好合作关系,让镖行每年都有了稳定且持续增长的收入,所以客户主体是工商业,“散客”反倒退居其次。

    但无论怎么发展,镖行的职业特性决定了这是个高危行业,镖师们是武装人员,必须具备足够的自保能力,以保人、货安全。

    足够的自保能力,这句话限定了镖师们的装备,那就是不许携带弩、穿戴铠甲,只能携带刀、剑、长棍、枪(红缨枪之类)、盾牌、弓箭等兵器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,都不许民间持有弩及铠甲,这是红线。

    而镖队作为武装团体,若不加强管理,很容易造成不良后果,那就是在沿途各地“恃武伤人”。

    这不是宇文温自己危言耸听,而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情,一度还引起公愤,激起不小的风波。

    譬如,镖队走镖途中,见着路边几名村妇长得不错,于是镖师吹起口哨或者出言戏弄;

    譬如,见着路人势单力孤,便故意大喊一声,吓得对方坠马或者呆若木鸡;

    还有仗着自己人多,和路上商旅起口角然后爆发冲突,住店时把先住店的客人赶走,亦或是经过人群密集的村镇时,为了快速通过,推搡百姓。

    种种“恶行”,使得地方官及百信对镖队的意见很大,经过几次大整顿及行业自律,这种情况才渐渐减少。

    作为执政者,宇文温不允许任何武装团体欺凌百姓,他不会容忍权贵、世家大户、豪强们的部曲私兵横行霸道,同样也不会允许镖队发生异变,变成在各地横着走的“黑恶势力”。

    押镖就押镖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夹着尾巴走完全程即可,不许惹事生非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定下的规矩,就是镖队具备足够的自保能力即可。

    镖队走镖,想要保得安全,主要靠的不是武力而是沿途打点(花点买路钱)、人脉(与沿途地头蛇搞好关系),但没有武力做基础又不行,所以必要的兵器得有。

    有了兵器,还得有技艺,如此方能自保,所以平日训练不能懈怠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一旁看了看,对镖师们的表现很满意,转到厢房,听取李新禾的“秘密报告”:去年一年,有哪些“瘤子”开始“异变”。

    镖队走镖,路线是固定的,会和沿途的地头蛇打交道,这些地头蛇,包括各种山大王和当地大户,而那些山大王,实际上是治安毒瘤,威胁着过往行人及周边村落的安全。

    镖队给地头蛇以好处或买路钱,不是怕或者打不过,而是因为“划算”,毕竟若发生冲突导致镖师伤亡,这笔开销可不小,所以选择花点钱买平安。

    镖队财大气粗,可以花钱买平安,但寻常百姓可没钱,即便是结伴上路,人数也不多,遇到了拦路抢劫的匪徒,下场可不妙。

    作为执政者,本该将这种治安毒瘤铲除,然而以当前官府的控制能力,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因为这些山寨、贼窝和野草一般,除不干净。

    于是,宇文温退而求其次,以镖队为耳目,探查主要道路上的“瘤子”,若这“瘤子”是良性(未成气候),就暂时留着,若是已经“异变”,马上派人铲除。

    首恶斩首示众,从犯流放澳州开荒。

    天下各地,“瘤子”会不停冒出来,然后“异变”,那么流放到澳州的人,就会源源不断。

    现在,按照李新禾提供的资料,宇文温发现又有几个“瘤子”开始“异变”,不由得心中大喜:这是怎的,澳州开荒缺人手,你们自己作死送上门,真是体贴啊。。。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