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八十三章 鲛鳄舞隐鳞

    “澳州皮货,澳州皮货!本店新到澳州皮货,数量有限,欲购从速!”

    伙计的吆喝,引来不少行人,而类似的吆喝,在西市里此起彼伏,来自澳州的皮货,有着不小的魅力,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顾客。

    微服出巡的宇文温,此刻就坐在这家邸店内,看着伙计介绍的各类澳州皮货,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:“这皮货,果真是澳州鳄鱼皮做的?我看和南洋鳄鱼皮没多大差别嘛!”

    “哎哟,客官真是内行呀,不过这南洋鳄鱼和澳州鳄鱼,都属一种,只是澳洲鳄鱼占的地盘好,没什么人去猎,故而长得膘肥体壮,皮质自然就好了许多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好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客官请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伙计驾轻就熟的拿起一双鳄鱼皮短靴,向宇文温做详细介绍,鼓吹“澳州鳄鱼皮”其皮质是如何的好,而宇文温饶有趣味的听着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模样,坐在旁边的杨丽华几乎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杨丽华知道,伙计所说内容,可都是宇文温所编宣传澳州鳄鱼皮的用语,如今班门弄斧,一个说得天花乱坠,一个装作懵懵懂懂,简直了。。。

    今日天气不错,宇文温忽然来了兴致,要微服出宫体察民情,让杨丽华作陪,两人换了衣物,扮作寻常夫妇,出了宫,到西市走走,顺便“逛街”。

    当然,便装侍卫是必须要随行的。

    如今随着南洋贸易公司从澳洲运来大量澳州鳄鱼皮,各类“澳州皮货”开始以奢侈品的身份进入各大都会,因为鳄鱼皮自古都属上等,所以来自澳州的鳄鱼皮深受追捧。

    澳州的鳄鱼,据说身形庞大,宛若巨兽,想要猎杀需要冒着极大风险,所以每一张澳州鳄鱼皮都很珍贵,以其所制制品之价格,自然就水涨船高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用鳄鱼皮所制皮货,主要是皮衣、腰带、鞋履、小包为主,还有作为坐垫、挂件的整张鳄鱼皮,无一不彰显其主人的“轻奢”风格。

    想到“轻奢”二字,杨丽华又想笑,她不明白宇文温是如何想出这个名词的,觉得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她在一旁“看戏”,伙计好容易夸完自家皮货,宇文温随后做恍然大悟状,当场选定三个样式,每个样式各来两双,随行女眷(杨丽华)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双鳄鱼皮短靴可不便宜,见着来客如此财大气粗,伙计笑得眼都眯起来,赶紧让一男一女两名鞋匠来为客人量脚,以便制作新靴。

    伙计方才拿来展示的各式靴子,当然是样品,以便让客人选定样式后,再让鞋匠“量脚制鞋”。

    鞋(履、靴)是这般,皮衣也是如此,但腰带、小包却是成品,可以直接购买。

    制作新鞋需要时间,所以今天是交不了货的,宇文温让随从交了流通券,拿了凭据,然后留个地址,以便店家到时候“送货上门”。

    伙计见着客人出手阔绰,趁热打铁问是否要留脚模,以便日后购买新鞋时,不用那么折腾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留住顾客的手段,宇文温心知肚明,不过他不需要,因为宫中自有匠人为他制鞋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要求,恐怕店家不敢答应,那就是新鞋得分左右,而这种要求在旁人看来是十分可笑的。

    直到近代以前,无论中外,鞋子都是不分左右的,是为“左右不分”,所以鞋匠制鞋所用鞋楦,每个尺寸都是只有一只。

    那种分左右的鞋子名为“鸳鸯鞋”,被视为“不正”,上不得大雅之堂,即便日常穿着,也会被人取笑。

    所以,在这个时代,无论贵贱,新鞋都是不分左右,宇文温一开始不习惯,但不习惯也得习惯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他就不再执着,反正新鞋(履、靴)穿了一段时间,自然就会适应脚型。

    而来自澳州的鳄鱼皮是珍贵之物,这一概念,也迟早会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万里之外的澳州,因为有大量鳄鱼,就不会显得那么鸡肋,不甘平凡的亡命之徒们,有了发财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在有心人的运作下,澳州皮货买卖如今热门得很,有许多船主到处招人,使得河南、河北、两淮、江南的许多“好汉”纷纷应募,要到澳州去猎鳄鱼、袋鼠,发大财。

    只要命硬,在澳州闯荡,最后发财是肯定的,因为澳州鳄鱼真的很多,袋鼠也很多,足够好汉们凭此积累财富,这一点宇文温到可以用信誉保证。

    辽东也差不多,只要肯吃苦,回报颇丰。

    而许多潜在的不安定分子到海外闯荡,走了之后,让当地治安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些不甘平淡又不事生产的好汉们,平日里聚众为盗,打劫往来商旅,随着各地官府严厉打击,敛去锋芒,散伙分行李跑回家乡,但依旧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就像藏在水面之下的鲛、鳄,静静潜伏着,等待时局有变,却又因为躁动不安,时不时扭动身子,以至于在水面上看去,水中有鳞甲舞动。

    宇文温亲手主导了粮价、布价长期低迷,河南、河北均是如此,各地野心勃勃之辈,怕是等着“谷贱伤农”恶化成“民不聊生”,然后天下大乱,他们好趁势而起,所以,得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,这些人光靠杀是杀不完的,正所谓“堵不如疏”,用火铳和暴利将这些人“疏导”到海外,作为开拓者披荆斩棘,倒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。

    只要控制了火药,就能控制火器,所以宇文温丝毫不担心,某些别有用心之人趁此良机囤积火铳图谋造反,而到海外拼搏的人们,想要回来,可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自己有信心,他一定会让大部分百姓都能体面的活下去,如此,就不会有野心家起事的土壤。

    到时候,搞不好原本居心不良的开拓者们,反倒会成为众人口中的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譬如,澳州鳄主刘黑闼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还真带劲。

    宇文温走出邸店,看着熙熙攘攘的街市,心情愈发不错,问杨丽华:“如何,接下来,去哪儿转转呢?”

    杨丽华决定配合一下宇文温,笑道:“那,妾想买些首饰,宝石首饰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买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