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四章 法宝(续)

    “老张,这张熊皮可惜了,背后破了洞,不然就能算良品,还能卖更好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别,这破洞用块皮子补一补,谁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?能买得起这熊皮的人家,总是有好手把关,用皮子补破洞,事前说清楚那还好,无非便宜些卖,若是糊弄人被对方发现了,那可就没回头客了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这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多给你一杆双管猎铳,还有铅子和火药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定居点内,大当家张金称和驵主陈青山谈成一笔买卖,这段时间他们通过打猎获得的兽皮,以不错的价格卖给陈青山的商队。

    买卖是以物易物,双方都很满意,而前不久黄秋收之子黄二郎打死的那头黑熊,其毛皮也买了不错的价格。

    黄秋收一家老实巴交,不会谈买卖,张金称为其做主卖熊皮,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多出来的一杆双管猎铳及铅子、火药,就是张金称的“佣金”。

    买卖谈完了,张金称请陈青山一行在寨子里吃个便饭,顺便拉拉关系,以便对方下次过来时,多带些好货。

    定居点里有许多猎物,所以不愁肉食,拿来招待客人,不会显得寒酸。

    即便寒酸,陈青山也无所谓,毕竟各定居点都是初创没多久,条件差一点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陈青山,是“北羊”的驵主,负责这片地区的各种买卖,他带领的商队,定期穿梭于这片地区各移民定居点之间,为定居点的居民带来各种日用品,顺便收购对方手中的各种出产。

    这些出产多以各类野兽的毛皮为主,各定居点如今能大量拿出来做买卖的物品,也就只有毛皮。

    自从今年年初,朝廷和高句丽和谈之后,辽东就处于官军的控制之下,随后而来的各类商团和移民团,纷纷冲向辽东。

    大家在辽东总管府的组织下,向着白山黑水进军,不断划出属于自己的地盘,然后定居。

    大多自河北以及青徐之地的移民们,想要在这地广人稀的新天地开荒,确实不容易,不过朝廷组织得当,又有各商社全力以赴,“闯关东”在头一年就进行得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得益于长期的准备,在辽东定居、开荒所需的各项物资都很充足,而囊中羞涩的移民们,可以直接以赊账的方式领取各类必需品,当年就在辽东各地扎根。

    而作为移民们的护身法宝,火铳和火炮(小型火炮)必不可少,销售火铳和火炮的商社,会组织移民们进行火器使用及维护的训练,一个月时间就能学会。

    有了火铳,移民们在定居点附近打猎有如神助,狩猎一般的猎物用不着火铳,但遇到猛兽,有了火铳,移民们的底气就足了许多。

    新开垦的荒地,想要有像样的产出得过上数年,但打猎却能轻易获得许多猎物,辽东的山山水水之间有很多野物,所以对于移民来说,农闲之际打猎,是迅速增加收入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张金称在扯队伍来辽东时,就已经打定了这个主意,他带来的人,多是开弓射箭的好手,定居点附近又有大山,每隔几天就到山里转一圈,猎得的猎物就能让大家吃上几日。

    剥下的毛皮,可以当钱用,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经过的大小商队,对于毛皮是有多少收多少。

    张金称想好了,在这里开荒的头几年,就以打猎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,买更多的火铳、火炮和铅子、火药,然后从清河家乡多招人,增加人手,扩大地盘。

    有了地,就有了粮食,有了这些就有了家,到时候来寨子定居的人越来越多,生地变成熟地,他就到官府那儿登记户口,缴纳赋税。

    换得官府认他做村主(寨主),然后继续招募移民定居,把寨子扩大成为一座城,他就成了张城主,让乡亲们都看看,张金称出息了。

    他也要当地主,雇佃农给自己种地,买奴婢伺候自己,让自己和儿子孙子都过上舒服日子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要有武力作保障,所以如何获得更多的火铳,同样是张金称要考虑的问题,

    往日里官军才准备的火铳,在辽东并不限制,但想要买火铳,要么到襄平官府那里登记购买,要么找诸如北洋贸易公司这样的大商社才买得到。

    这种打猎、防身、护家都不可或缺的法宝,绝对不嫌多,但价格不便宜,更别说还得有火药和铅子,所以自己要有稳定的收入,还要和商社搞好关系,确保有稳定的货源。

    张金称脑子很灵活,知道要巴结的实际上不是陈青山,而是陈青山后面的“北羊”,所以此时不忘打听,看看“公司”最近有什么“重点收购货物”。

    “老规矩,就是大量收毛皮,貂皮、狐皮、鹿皮、虎皮、熊皮,有多少收多少,价格公道,你不用担心。”陈青山说完,不忘交代张金称:

    “你选几个好手,放箭时射准点,莫要坏了毛皮,不然卖不出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熊皮、虎皮就不要勉强了,太危险,肯定得上火器,那就会打出大洞,所以风险大、收益相对没那么大,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海东以北的海参崴,那边有一帮老手,猎熊有一套,手段了得,剥的熊皮又大又完整,大多是上等品,在不要说在长安,在莱州都卖断货了,公司主要从那边收熊皮,你们呐,不要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别小看貂皮、狐皮,销路一样不错,价格也很高,积少成多,那也是不得了的收入,你想想,是抓一百只貂容易,还是猎一头熊容易?”

    见着张金称点点头,陈青山喝了杯温水。

    这处定居点,是按着“标准模范”建立起来的,土木混合结构(方便快速搭建),其内各类生活设施一应俱全,还包括水井。

    冬天烧起热炕,足以确保居民度过严寒。

    如有贼人来袭,关上寨门,靠着壕沟、箭楼还有火铳、火炮,足以自保。

    若认真经营,勤劳开荒,数年后,这里必然变成富足的村落,就不知届时这位张大当家,是不是还想着啸聚山林,做山大王。

    张金称的来历,陈青山很清楚,这位是清河人,出身微寒,家徒四壁,不事生产,曾聚集亡命之徒,以打劫过往商旅为生。

    可是上了红名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今,张金称带着手下和招募来的乡亲、游民“闯辽东”,到辽东开荒定居,陈青山暗中观察过,发现这位好像真的是在“走正道”拼家业。

    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,许多河北地界不安分的好汉们,纷纷呼朋唤友“闯辽东”,在地广人稀的辽东地区安家落户,使得河北各州郡的治安似乎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朝廷似乎把“闯辽东”作为一个法宝,将河北地界上的“妖孽”收了魂,引到辽东去了。

    对此,陈青山很感兴趣,他想看看数年之后,这些好汉们能在辽东闯出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是羽翼渐丰之后占山为王、打家劫舍,还是安安分分做地主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